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徐祥临 | 党政干部不能成为互联网公司分割农村金融蛋糕的帮凶

2020-11-21 10:18

原作者: 徐祥临 来自: 徐祥临今日头条号
食物主权按

利息高低是衡量金融业务先进与落后的主要标准,互联网公司将大数据技术运用于金融业务,无非是要尽可能地消除信息不对称隐患,以高科技的幌子吸取农民的血、榨取农村的剩余。

党政干部对此应该有清醒的认识,带领群众在“生产合作、供销合作、信用合作融为一体的‘三位一体’农民合作社体系”中发展合作金融,才是为人民服务宗旨的正确体现。

本文转载自徐祥临老师的今日头条号,感谢徐老师对人民食物主权的支持!

作者|徐祥临,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教研部教授、博士生导师
转载编辑|九牛
后台编辑|童话


前     言

敬告读我头条号文章的网友,每篇文章都要附上同样的后记,目的是坦露写此系列文章的初心和基本手法,如果您已经读过,连这句前言也可略过,直接阅读下面的内容。


在系列之二《蚂蚁通过金融管道吸农民的血,旺资不旺农》,我警告蚂蚁集团不能到农村吃金融蛋糕,并在文章末尾处留下话茬儿:这个话只说给蚂蚁集团还不行,更重要的是要向党政领导干部们讲明白。

本文所说的党政领导干部主要是指县委书记和县长们:作为中央党校教员。我要提醒你们:别犯傻啦,帮助蚂蚁集团等互联网金融企业进入本地农村市场,那是被老板们卖了,还帮助人家数钱!

书记县长们被老板们卖了是啥意思?很简单,那就是,作为党的一级组织的领导干部,你们应该按照党的宗旨和要求给党做事,为人民服务。可你们却按照老板们的意思做事:他们要在你们辖区范围内搞互联网金融,你们就凭借党赋予的权力,乐颠颠地给钱给物给人给予大力支持(请看系列之二提到的侯风云教授的文章)。

帮老板们数钱是啥意思?互联网金融尤其是消费类金融的贷款利息是很高的,书记县长们却允许老板们堂而皇之地从农民的口袋里把钱掏走,农民还不上,你们还要帮助老板们把农民记入失信黑名单。再看看你们自己,县委书记和县长两个人的工资加起来,也不如人家蚂蚁集团放在你地面上的“一只小蚂蚁”收入多!

其实,我早就如上当面含蓄地批评过地方党政领导干部。他们有人不服气,认为蚂蚁金服等公司利用互联网搞金融,是高科技支撑的高档次市场经济,不配合他们,就落后了。

这是十分糊涂的认识!

利息高低是衡量金融业务先进与落后的主要标准。不论生产者还是消费者,贷出钱来花出去,都能推动经济发展,都愿意贷款利息低一些。但我国迄今为止的互联网金融贷款利息都很高,比亚当·斯密出版《国富论》时(至今2020-1776=244年)英国的法定年化利率5%高得多,说明他们搞的市场经济比英国落后了250年左右,比大清帝国好不了多少。他们无非是利用一下并非由他们创造的互联网放贷而已,从业务操作的角度看,与刷信用卡没有本质区别,县委书记和县长的秘书们乃至中青年村党支部书记们都会搞。

互联网金融公司的老板和员工们大讲什么大数据优势,在我看来也是蒙人的。大数据技术运用于金融业务,无非是要尽可能地消除信息不对称隐患。但互联网金融公司做到了吗?没有。那么多年轻人透支消费过度,他们的大数据管用了吗?不管用。

那么,县委书记和县长们在农村金融市场上应该帮谁数钱?当然是帮农民尤其是在村里勤勤恳恳种田的农民数钱,这就叫以人民利益为中心,否则就是忘记初心和使命。

怎么帮助农民数钱?系列之二已经给出了方向性答案:按照领导同志的顶层设计,在“生产合作、供销合作、信用合作融为一体的‘三位一体’农民合作社体系”中发展合作金融。这样的合作金融,信息对称程度最高,信贷风险最低,利差完全归存款和贷款的农民们共同分享。

县委书记和县长们会问:“三位一体”综合性农民合作社是怎么回事啊,我不知道啊!这我相信。不知者不怪。但那些党政系统中主管金融工作的领导干部们应当知道,系列之四我就批评他们。

后    记

领导同志指出,改革是乡村振兴的法宝。要解放思想、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破除体制机制弊端,突破利益固化樊篱。十九届五中全会要求,要发扬斗争精神。

所以,我在头条号上发表的系列文章,直指多年来形成的体制机制弊端,目的是以斗争姿态推动乡村振兴。但这种斗争,局限在学者与不同观点争辩的范围内。是非曲直,由实践进行检验。这是当年农村改革的初心,不能忘掉。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