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骑手的命运,多等5分钟就能改变吗?

2020-9-11 15:36

来自: 新工号51
导语
从工厂跳到外卖,不过是从一个监狱跳到了另一个监狱,从一个地狱跳到了另一个地狱。资本主义总会不断地产生新商机、新职业,这次送外卖凉了,下次还会有其他的“机会”。骑手和“厂狗”、环卫工、服务员、建筑工等等无数工人一样,受着同样一套制度的剥削,唯一的出路也只有彻底打碎如今这整套吃人的制度。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新工号51”,感谢“新工号51”对人民食物主权的支持!


手上的外卖没有过去香了,我们送外卖的和点外卖的都能感觉到。这个“过去”也不是很久以前,就是2015、16年,外送这一行刚刚火起来的时候。

在当时,点外卖的好处对于消费者自然不用说,有着平台的补贴,精打细算一点,顿顿十元饱餐不是太难。我们外卖骑手同样,只要勤跑单,拿到一份比在工厂里拧螺丝,或者在餐馆端盘子要高不少的收入也不成问题,工作还自由。


不过现如今,提到这些场景,我们也就只有怀念过去了。

是谁偷吃了消费者的十元外卖,又是谁抢走了外卖骑手的工资?要明白这些,还得先搞清楚过去的外卖为什么这么“香”,为什么很多工人都跑去送外卖。

大家都知道,美团、饿了么其实就是互联网公司。过去,像肯德基这些餐厅饭店也往出送外卖,不过比起这些互联网公司,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这些互联网公司在线上搭建业务平台,线下雇佣骑手送餐。他们给外卖行业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叫做“互联网经济”,而实际上就是通过对信息资源(消费者的需求)的垄断剥削骑手的“平台资本主义”。电商、网约车、外卖都是这个套路。

平台资本主义坏得很。


对于传统的雇佣劳动,我们工人在几百年的时间里,通过不断地斗争迫使资产阶级政府颁布法律规定最低工资,为工伤、失业和养老提供保障。

但这些最低保障,平台资本主义通通无视。平台资本家美其名曰:“我们只是提供了一个平台,不能算做雇佣劳动”,甚至声称平台和外卖骑手之间是合作关系!

像美团、众包不用说了,骑手跑一单是一单,底薪和社保是不可能的,就算在跑单时受了伤,由于和平台建立的是劳务关系、承包关系,不在劳动法的适用范围内,伤得再重也往往不被认定为工伤,拿不到赔偿。

即使是专送类型的骑手,薪资待遇因站而异,但至少在我身边,能有底薪保障的也很少,有时候还要以单价克扣作为代价。拥有齐全社保的骑手也同样少之又少,比较常见的就是平台给骑手买一个意外险了事。

骑手们失业后怎么办,年老后怎么办,生病了怎么办,都与平台无关。就算买了意外险, 获得赔偿的条件也很苛刻——不能闯红灯,必须在指定路线balabala……总之就是一个字,扣!

既然从一开始送外卖就不是什么好差事,为啥有这么多工友转行去送外卖?

说白了,还是工资相对高。数据显示,2015至2018年美团骑手的数量增加了40倍,这些骑手中,近一半人上一份工作是在工厂或餐饮业。饿了么骑手的平均月薪在4000-8000元之间,超过10%的骑手月薪超过8000元。加上不用整天闷在环境糟糕的室内,对咱苦逼的工人来说啊,送外卖还是个相对比较好的差事,起码能多赚点现金,解解燃眉之急。


可在高收入表象背后,则是资本在外卖这个新兴行业疯狂的烧钱式竞争。

“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人间一切法律。”

面对一个整体饱和的市场,2010年代的资本家迫不及待地将资本转移到各种新兴平台行业,大打价格战吸引消费者,开出高工资吸引工人,目的无非是为了抢占市场,排挤对手,最终形成市场垄断。

资本家之间的狗咬狗,给早期的消费者和工人都带来了一些福利,但明白资本本质的人都清楚,这种福利是不可持续的。

最早从自由竞争中胜出的外卖品牌有三家——美团、饿了么和百度外卖。2017年8月,饿了么收购百度;2018年2月,阿里巴巴收购饿了么。从此外卖行业进入两家寡头垄断的时代。经历了几年的快速发展,整个行业在供给(商家、送餐)和需求(顾客、点餐)两方面也逐渐饱和。


垄断的形成和无利可图后资本的冷却,带来的必然是过去烧钱竞争的结束。行业回到社会平均利润,劳动力作为商品,其价格(即骑手的工资)不会高于市场价格,餐品作为商品,其价格也不会低于市场平均水平。甚至,实现了垄断的平台还可以任意操纵单价、佣金、提成,肆意剥削骑手。

事实上也正是这样,最近一两年, 我们骑手都知道,一方面单价越来越低(物价却越来越高):4、5公里的单,从5、6块降到4块、3块甚至2块;送餐时间反而从之前的50分钟下降到40、又降到了30甚至20!

而各种罚款却层出不穷:超时、差评、餐损、客户退款……不由分说全部都要骑手负责。高峰时段本身时间紧,出餐、交通、顾客每一环都不确定,而克扣的却只有骑手的工资,这是要逼死外卖小哥的节奏吗?

另一方面,疫情之下不少人失业,为了生计被迫加入骑手行列的人越来越多,特别是众包,很多时候根本派不到单,等上个一整天也几乎一无所获。

这种时候,美团和蜂鸟还搞出了“段位”机制,从“青铜”到“王者”,越往上越优先派单。表面上多劳多得,然而即使大家都累死累活,有多少人能上“王者”?实际上,这种机制就是鼓励骑手内部的恶性竞争,刺激低等级骑手,给高等级骑手制造虚假的心理安慰。骑手们干得越卖命,跑得越疯狂,这幕后资本家呀,赚得就越多!

到如今,习惯了点外卖的消费者感到手上的外卖再也不香了,曾经满怀希望加入骑手队伍的我们,发现这个行业越来越艰难……资本家收起了小恩小惠,露出了青面獠牙。这个时候,我们才恍然大悟:原来在资本主义的世界,哪里有什么好事?所谓互联网新经济,也不过是资产者最新建好的血汗工厂。


每当一个新商机出现,各路资本总会像嗅到血腥味一般涌来。最开始,为了吸引工人过来就业,吸引顾客在自己家消费,资本家不惜亏本竞争,送上些红包优惠,工人也的确能分得一点蛋糕屑;可别忘了,一旦大鱼吃小鱼的游戏结束,他们之前送出来的,一定会加倍地从我们身上榨回去。工人的日子,哪里可能越来越好?

从工厂跳到外卖,不过是从一个监狱跳到了另一个监狱,从一个地狱跳到了另一个地狱。资本主义总会不断地产生新商机、新职业,这次送外卖凉了,下次还会有其他的“机会”,可难道我们还要一次次地满足于资本家为了在狗咬狗的竞争中获胜才扔给我们的施舍,一次次地把命运寄托于幻想吗?

不,这不是我们的出路!我们骑手和“厂狗”、环卫工、服务员、建筑工等等无数工人一样,受着同样一套制度的剥削,唯一的出路也只有彻底打碎如今这整套吃人的制度。

【编者注:编辑时对原文有删减,如果作者有异议,可以联系我们删除。】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