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陈美霞 | 从钓鱼岛问题反思国家领土主权教育的缺失

2020-7-31 16:15

原作者: 陈美霞 台湾钓鱼台教育协会理事长、国立成功大学公共卫生研究所特聘教授 来自: 《中国时报》时论广场
导语

今年6月,日本冲绳县石垣市议会提案变更钓鱼岛行政地址为“登野城尖阁”,企图再次在钓鱼岛问题上制造冲突。

对此,中国政府加强了对钓鱼岛的常态化巡逻,实现了对钓鱼岛的实际控制。而反观蔡英文,近来对于钓鱼岛问题只在口头重申,招致了台湾朝野的一致批评。

钓鱼岛问题产生于1970年代,本文作者陈美霞老师作为台湾保钓民间团体的代表,指出并批评了台湾社会缺乏国土意识和国土教育这一现状。

作者|陈美霞 台湾钓鱼台教育协会理事长、国立成功大学公共卫生研究所特聘教授
转载编辑|喀秋莎
后台编辑|童   话

图片来源:台湾保钓办公室

近月来,日本妄图经由石垣市议会将钓鱼台改名,侵犯我国钓鱼台领土主权,激起台湾社会巨大的反弹及相应的保钓行动。

但在这一波风潮中,我们也分别从几个面向看到在钓鱼台争议中,有关国土意识与国民教育上的严重缺憾。

日前蔡英文出席“与高中生面对面论坛”时,一位高中生以“钓鱼台无故遭改名”、“太平岛被判定为太平礁”为例,询问蔡英文,面对国家主权问题时,“我们该如何宣示主权,让其他国家知道,这里是我们的地?”

但蔡英文不说明为何钓鱼台是我们的、不批判日本中央与地方政府侵犯我领土主权的行径、不宣告政府保主权、护渔权的具体作法,只讲一些与日犯我主权无关又空泛的团结云云、坚持云云,让与会高中生不知如何是从?

这十足反映层峰对钓鱼台的主权意识与历史体认充满不确定性,不只无法为学子解惑,也给社会带来更多的困惑。

上位者如此,校园里的莘莘学子又如何?

此前,钓鱼台教育协会曾在宜兰县国小进行钓鱼台乡土教育课程,过程中就发现,小学生或不知道有钓鱼台,或不知道钓鱼台在哪里,甚至有些小学生竟然认为钓鱼台是日本的!

我们必须指出:这样对钓鱼台主权归属与历史争议无知的现象,即使在钓鱼台行政归属的宜兰县也十分严重!至于其他县市的学生或青年反应更消极:他们竟然问:“有这个地方吗?是几个岛?可以去观光吗?”

再看看我们的义务教育到底教了什么给孩子?108 年(编者注:民国108年,即公元2019年)课纲的国中地理教科书中关于钓鱼台的内容非常之少,以国中一年级康轩版本的教科书为例,仅在地理科包含这样的字句:

台湾与中国、日本对于钓鱼台列屿的主权问题始终争议不断,与菲律宾也常发生渔事纠纷。

短短几句,完全没有主权意识,一翻就过去。义务教育的课纲与教科书内容是如此漠视,更不用说是广泛的课外学习、媒体与艺文活动的范畴亦付之阙如。

相较于南韩在独岛问题上倾国家之力投入教科书与国民教育,更显政府对钓鱼台的教育实在太过轻忽。

这是一个相当严峻的国土意识与国民教育问题。

钓鱼台列屿作为我国一个主权被侵犯的国土,亟需在教育体系中有更多的内容,包括从历史、地理、生态、渔业等方面,来谈钓鱼台和台湾社会的关系。也应该审视如何教育学生与一般民众,凝聚全民爱乡爱土的集体情感与意志,这包括课纲、教科书、课外学习、媒体、艺文等等。

归纳上述,我们认为,当前台湾保钓最急迫的任务就是全民的钓鱼台教育。

教育的目标包含:

★ 让全民了解钓鱼台争议的内容;

★ 建立全民积极捍卫钓鱼台的共识。

期待未来,台湾的下一代以及社会各界能对钓鱼台问题更为了解,也更能“团结坚持”捍卫钓鱼台。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