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当某天,知了不再声声叫着夏天······

2020-7-31 16:03

原作者: 宋庆亮 来自: 大地的孩子阿亮

作者|宋庆亮 在山东临沂从事小规模生态种植
排版|童   话

正文:

很喜欢罗大佑的歌曲《童年》里唱的:池塘边的榕树上,知了在声声叫着夏天······

现在,又到了一年知了猴变蝉的季节,望着暮色下声势浩大的捕蝉大军,心里冷不丁冒出一个念头:在全民地毯式的搜捕下,多年以后,这知了猴会不会被捉光殆尽啊。

全民捉知了猴

可能有人会说,这样的思考根本就是杞人忧天。世界上的知了那么多,树林也很多,到处都是山林,知了繁殖快,是捉不尽、吃不完的。

凭我多年对生态环境的观察,我认为这还真不是杞人忧天:知了猴真的比以前少了很多很多!

记得小时候我家的菜园旁有几棵大杨树,靠近杨树的十几平方土地上父亲种了红薯。到秋天收红薯挖地,十几平方的土地里竟然挖出了将近100个知了猴。

知了猴如此密集,我仅碰到这么一次。从那以后我再也没见过,也没听说人说过。

平时,我也从不出去抓知了猴,因为担心树林里有蛇,尤其是地上的小洞洞,仿佛都是蛇的窝,其实它们都是知了猴的洞穴。

知了猴的家

我们一家人都不擅长捉知了猴,所以餐桌上也很少摆放这道菜。

但是我常听邻居朋友们闲聊:昨天晚上又捉了多少知了猴,自己吃了多少,卖了多少。

真不知道他们为何这么聪明厉害,为何总能轻易捉到那么多。

炸知了猴

因为具有高蛋白、高营养价值,知了猴成为人们餐桌上的高级食材。

在我们当地,收购价达到7毛一个,一斤大概有100个,算起来至少70多元一斤。如果进了饭店,其价格又不知会翻几倍。

每到暮色降临,大小的树林里,无数灯光。人们用手灯照射树干,仔细搜索着知了猴的身影,不肯放过任何一只。

路过村边的树林,发现很多人捉知了猴

在农村,只要晚上没事,无论男女老少,都喜欢去捉知了猴。反正晚上没事,捉到了可以回家吃,也可以卖给贩子,换点小钱。

有些捉知了猴的高手,一晚上可以捉好几百个,卖掉后能收入两三百块。因此也导致了一些人每到这个季节就专业抓知了猴。

很多城里人,也参与到抓捕热潮中。每到傍晚他们把车子停在树林旁,三三两两也扎进林里,埋头搜寻,好不专注。

为了抓捕到更多的知了猴,聪明的老百姓想出许多好方法。

方法一:在杨树距离地面1.2米左右距离,绑上透明胶带,这样知了猴爬到胶带位置,因为太滑失去了抓力,就不能前行,很容易被抓住。

胶带是抓捕知了猴的神器

方法二:很多老百姓会辨别哪些树枝被蝉产了卵,折取这样的树枝,埋在树底下,三年后就会出来很多知了猴。这在民间也称为种知了猴。

这种蝉下卵的树枝可以埋在土里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逐渐提高,对天然的、健康的食物越来越感兴趣。知了猴这种高营养的昆虫自然是水涨船高,价格一路飙升。

在我们山东,知了猴早已经形成一种产业。一个几百号人的村庄,每到晚上,常常有三分之一甚至一半以上的人都出来抓知了猴。从菏泽到临沂,从济南到烟台,每到夏至以后的晚上,树林里总闪烁着星星点点的抓捕灯光。

我常常想,很多看似平常的东西,似乎一直在身边,也许突然有一天,你会发现它已经离你很远。

比如清澈的河水,清新的空气。以前总是唾手可得,现在却极为奢侈。

曾经遍布田野的萤火虫、蜻蜓、蚂蚱,现在都成了稀有动物。目前还算常见的知了猴,是否也会走上同样的道路呢?

漫天蜻蜓的现象再也没了

前两年,我曾经去过山东西部某平原地区,那里的经历让我十分惊讶。

8月初的盛夏,那里居然几乎没有蚊子。我在那里的农村住了两天,晚上也出来溜达,居然都没有碰到什么蚊子。

我问朋友,为什么没啥蚊子,朋友说这里蚊子本就不多。

我感到诧异,说我们那边蚊子太多了,一到夏天晚上,在外面你根本坐不住,到处都是蚊子。

动物界的小强蚊子居然也不见踪迹

到了白天,我又四处观察,似乎发现了没有蚊子的秘密。

我发现这里地处平原地区,人口密集,除了村庄和农田外,几乎没有多少树木,另外河渠污染也都很严重。

我想,这一望无际都是农田,每块农田都大量喷杀虫剂、除草剂,蚊子也没有藏身之地,多半也被喷死了。还有沟渠里的水都污染了,蚊子也没法产卵。蚊子的生存环境也被破坏了,所以种群数量大大减少。

沟渠污染,蚊子失去繁殖环境

大量喷洒农药,杀灭了蚊子数量

这里不同于我们丘陵地带,我们那里闲地、树林比较多,河流、沟渠污染较轻,因此蚊子的生存环境还不错,所以总是太多,太讨厌。

由此也引起了我深深的思考。连无处不在、生生不息的蚊子都有灭绝的危险,其他的昆虫、动物似乎更显得脆弱。

做生态种植数年,期间,我曾经仔细观察过田间的各种昆虫动物,比如蚂蚱、蜻蜓、蟾蜍、四脚蛇,都大大减少,尤其是四脚蛇和萤火虫,几乎接近灭绝状态。 

我已经有好几年没见过一条四脚蛇了,然而二十多年前,这种样子怪怪的小动物却随处可见,走在地里,甚至常常钻到人的裤脚里。

这种外形有点恐怖的小动物以前特别多

它们的减少和甚至濒临灭绝都与一件杀器密不可分——那就是农药!

常年大量不间断地使用杀虫剂、除草剂,让它们一年年减少,甚至濒危。这一现象,我在之前写过的文章《被农药浸染的土地》里曾经详细描述过。

农药对生态环境的破坏可以说是触目惊心。我今天文章里所写的主人公“知了”也是其中的受害者。

农田里、树林里到处都喷洒了杀虫剂、除草剂,再加上毫无节制的抓捕,小小的知了猴怎么能招架的住呢?

这一切的后果,彰显了严重的生态危机和农业危机,可是却迟迟不能引起重视。

我在种植过程中,不喷洒农药治虫和除草。很多人都不理解,甚至抱以耻笑态度。

我因不喷洒除草剂常被人说三道四

在生态种植中,虽然产量相对比较低,但完全能产出足够的粮食满足人们的需求。为什么非得要一个极高的产量呢?生产太多垃圾粮食,既对健康不利,又对生态无益,究竟又为哪般?

我们真应该深刻思考一下所作所为对生态平衡的破坏。

如果持续目前的习惯,毫无节制,继续肆无忌惮破坏环境,说不定有一天“池塘边的榕树上,知了在声声叫着夏天”还真会成为绝响!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