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老田摘录——1956-1957年毛泽东五次谈到剪刀差

2019-11-22 14:30

原作者: 老田摘录 来自: 人民食物主权
老田按:
对剪刀差研究的兴旺,肇源于两个方面的理由:一是经济学界试图给社会主义国家的高积累能力寻找一个外部来源,这是就理论的解释功能方面着眼的;二是分田之后也有些学者试图从“国家工业化对农业和农民的历史负债”角度去寻找一个新的政策支农的道义支点,这个有明显的道义意涵。

不过,从剪刀差本义(提高工业品价格同时压倒农产品价格)来说,中国从未进行过相关操作,历来的价格政策实践都是相反的——提高农产品价格同时降低工业品价格,据国家物价局资料计算结果是:1976年相对1950年,农产品收购价格提高了2.1倍,而农村工业品销售价格仅仅上升了9.75%,农产品相对价格则提升了1.91倍,如果从比较剪刀差概念原本的概念内涵对照,毛时代农产品贸易条件不仅没有恶化,还大为改善,相对工业品的净贸易条件提升了191%,完全不存在任何扩大剪刀差的价格变化依据(见附录)。

检索第一代领导人毛泽东的内部讲话和著作,发现他本人在1956-1957年间曾经五次谈到过剪刀差问题,此后这个问题就从他的思考中间消失了,而相关的价格政策实践倒是一直延续了他所说的“缩小剪刀差”方向。

在上世纪20年代,苏联为加快积累工业化所需要的资金,压低农产品收购价格,提高工业产品的价格。
这种交换关系使得农业和农民的部分收入额外地流入工业,当时被称为“超额税”。
在1923年苏共中央全会上,斯大林把农业流入工业的这种超额税正式称作“剪刀差” | 图片来源:网络

国家要有积累,集体也要有积累,但是都不能过多。国家的积累,我们主要是经过税收,而不是经过价格。工农业品的交换,在我们这里是采取缩小剪刀差,等价交换或者近乎等价交换的政策,工业品是采取薄利多销的政策和稳定物价政策。

总之,国家和工厂,国家和工人,工厂和工人,国家和集体经济组织,国家和农民,集体经济组织和农民,都必须兼顾,都不能只顾一头,这一条有一些新的东西。这是一个大问题,是关系到六亿人民的大问题,必须引起全党的重视。(毛泽东:论十大关系(一九五六年四月二十五日),载《毛泽东思想万岁》49-57卷)

【本次谈话公开发表版本的文字为:我们对农民的政策不是苏联的那种政策,而是兼顾国家和农民的利益。我们的农业税历来比较轻。工农业品的交换,我们是采取缩小剪刀差,等价交换或者近乎等价交换的政策。我们统购农产品是按照正常的价格,农民并不吃亏,而且收购的价格还逐步有所增长。我们在向农民供应工业品方面,采取薄利多销、稳定物价或适当降价的政策,在向缺粮区农民供应粮食方面,一般略有补贴。但是就是这样,如果粗心大意,也还是会犯这种或那种错误。鉴于苏联在这个问题上犯了严重错误,我们必须更多地注意处理好国家同农民的关系。毛泽东:论十大关系[1](一九五六年四月二十五日),载《毛泽东文集》第七卷】

国际关系问题。一部分不要盲从,有的我们已有经验。苏联已展开很大批评,有些在我国、在苏联都不适用,我们鉴于他们的垂直领导犯了很多错误,如对肃反,我们就大部不捉、一个不杀。一长制是军事观点、群众路线还是恩赐观点,积累资金办法是剪刀差还是征税都有问题,但不是说苏联没有东西可学了,有很多东西是值得我们学习的,帮助我们建设的是苏联,还是社会主义国家好,现在只有这样一个国家,虽然有那样多的错误,但是值得学习的多,我们不要盲从,应加以分析,屁有香臭,不能说苏联的屁都是香的。现在人家说臭我们也跟着说臭。凡是适用的都要学,资本主义好的也应该学。(毛泽东: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的发言(一九五六年四月二十五日),载《毛泽东思想万岁》49-57卷)

特别是谈到农产品价格问题,邓子恢同志在福建发了一个电报,他主要是讲农产品收购价格低了,尤其是粮价,所以农民不愿生产粮食,他主张提高粮价,同时,中央主张对生猪的收购价格也提高一些。现在解决粮食问题,一方面是节约,抓紧不要多销,另一方面,还要使农民愿意多生产粮食,这对于解决副食品供应,特别是猪肉,有密切的关系。因为农民不愿生产粮食,没有饲料,猪也就养不起来,如果粮食多了,再把生猪价格提高一点,发展生猪也就比较可靠一点。总之,农产品价格要定得恰当。有些同志希望把工农业产品的剪刀差价赶快搞平,这是不可能的。因为现在的剪刀差的情况,是以国民收入为一百,剪刀差价占百分之三十,而农民直接的税收负担,全国平均不过百分之十左右,如果现在要求完全消灭剪刀差价做到等价交换,国家积累就会受影响。但是剪刀差价太大,使得农民无利可图,那也是错误的。总之,在不影响国家积累的情况下,逐步地缩小工农业品的剪刀差价,以提高农民的生活,是完全必要的。(毛泽东:在八届二中全会上的总结讲话(一九五六年十一月十五日),载《毛泽东思想万岁》49-57卷)

国家积累主要靠工业,不靠农业。国家预算收入平均每年二百七十亿元,农业只有三十亿,加上工农业产品剪刀差也不过七十亿左右。我们为什么保存资本家?因为国家有需要,对人民有利益,可以增加工业品。要同民族资产阶级实行同盟,才能巩固同农民结成的同盟,因为农民需要工业品进行交换。同时,还能比较好地稳定物价,保证市场供应。(毛泽东:同民建和工商联负责人的谈话(一九五六年十二月七日),载《毛泽东文集》第七卷)

一九五五年上半年梁漱溟也替农民叫过苦,党内也有人叫,好像党中央省委不代表农民,只有他们代表农民。江苏有一个调查,叫苦的人,大多数是家里有余粮不卖。军队有同志反映说:“乡村左了,城市右了。”这种说法根本是错误的。举例说,一个农民一年收入六十元,工人一个月收入六十元,但一个工人养活四口人,平均每人十五元。以户来算,工人每年拿七百二十元,农民每年拿二百四十元,但城市费用大,农村费用少。农民生活的改善,要靠自己生产,国家不能给他们发工资。农村很多副业没有抽税,税收取了农民收入的百分之八,再从剪刀差取了农民一部分,不到百分之十二,两部分最多不超过百分之二十,比苏联百分之四十五少的多,至于统购,只按市价买的。国家帮助农民主要是肥料、水利(小型水利农民搞,大中型水利国家搞)城市看来好像右了。过去资本家每年拿去一亿五千万,六年拿了九亿,现在定息七年这么给他八亿,共十七亿。那时候还要看情况,这关系到国际问题。出这一点钱买了这么个阶级(包括它的知识分子、民主党派共约八百万人),他们是知识比较高的阶级,要把他们的政治资本剥干净,办法一是出钱赎买,二是出位子安排。共产党加左派占三分之二,三分之一非举手不可,不举手就没有饭吃。他们的子弟要学匈牙利,挪到他父亲那里就要打屁股。(毛泽东:在省委书记会议上的讲话(一九五七年一月),载《毛泽东思想万岁》49-57卷)

附录

依据国家统计局的价格数据,在每一个时期的工农业产品定价趋势都是:农产品的价格是愈趋上升的,农产品跟工业品的交换比价是愈趋缩小的,从未有过执行过扩大剪刀差政策的数字依据:“以一九五〇年为100,一九五二年农副产品收购价格总指数为121.6,农村工业品零售价格总指数为109.7,工农业品综合比价指数为90.2(以农产品收购指数为100),交换比价缩小了9.8%。……一五期间,产品收购价格总指数提高了20.2%,农村工业品零售价格总指数上升了2.2%,……一九六五年与一九五七年相比,农副产品收购价格提高了28.5%,农村工业品零售价格上升5.6%,……一九七六年同一九六五年相比,农副产品收购价格总指数提高了11.6%,农村工业品零售价格总指数降低了7.3%。”【胡邦定主编《当代中国的物价》当代中国出版社电子图书,第十六章第三节】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