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舍新觅旧,一位老兵对老种子的坚持

2019-8-6 10:13

原作者: 许 远 国 来自: 老许有话说


导语:重新审视二十多年来的“三农”问题,现代化农业中的种子危机早已渗入我们的生活。“现代化”种子从基因源头改变了农产品的口感和营养,不仅影响了我们的传统种植方式,更是侵蚀了生物多样性。我们的四季耕作、时令养生正在被悄悄改写。如今,一批有情怀、懂乡土的人正在自发保护老种子,延续传统种植方法,探寻“从老种子老口味吃出健康”。


七年前,我对中国的土地大面积荒芜忧虑重重。对网上方舟子跟“直言了”、崔永元关于转基因粮食有毒没毒的争论十分关注。不管姓方的如何狡辩,但从这两人与方舟子的争论中我们看出端倪,那就是当今的所谓当红学者没有一个是好东西,因为这帮鸟人都有跨国背景。他们拿了人家的钱,到中国做说客,基本是以坑中国老百姓为前提。他们巧言令色、巧口如簧,企图用巧夺天工的手段,把中国老百姓带到泥坑里去,可是他们都失算了,在许多有正义感,有良知,有辨别真假能力人的面前,一个个的都信誉破产了。


幸亏,我们这些人是从毛泽东时代走过来的,我们对照现实,哪一点都逃脱不了中国人民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的预言和留下的锦囊妙计。用现在的话说就是阶层分析法,分清敌我,彻底看清他们不是我们的同路人,但他们还必须寄生在普通老百姓身上生活,是普通老百姓的害人虫。

毛主席说,

要打破幻想,准备斗争,要以粮为纲,全面发展,要自己动手,才能丰衣足食;要独立自主,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奋发图强。

毛主席还讲,

万万不可仰人鼻息,任何时候都要备战备荒,手中有粮,心中不慌,脚踏实地,喜气洋洋。

回乡下,没房子住不行,将老父曾经住的破屋整理了一下,又盖了个门楼,就是今天的样子。

2002年中国农村干部李昌平在写给高官的信谈到,农民真穷,农业真危险,农村真苦的“三农”问题,引起当时社会强烈反响。但快二十年过去了,农业、农村、农民的面貌不仅没有得到任何改观,相反的,乡下种田的农民越来越少了,土地撂荒越来越多了,而且吃的粮食出现的问题更严重了。并且从那以后,留在乡下的种田人,不再用传统耕作方式除草施肥,整个农业生产出来的东西都浸泡在草甘膦和化肥之中,中国的土地土壤污染程度无法叙述了。

不断来看看老许到底在做些啥的老友

我是农民的儿子。虽然从军二十年,拿到了当年农民求之不得的商品粮粮本,而且转业回地方还有较理想的工作,但当看到家乡好好的良田大面积撂荒,当看到农民进城打工,留守乡下的亲人,用打工挣来的钱买粮食时,我心里是不安的,这现象岂能用“农民真穷,农村真苦,农业真危险”能够概括得了的?照此下去,农业奄奄一息了,农村死了,说不好听点,当粮食没有进口来源时,都一块死吧!我不甘心,沉不住气,决定下乡种田,当时我58岁生日已经过了。

信阳农林学院院长范宏伟等一行来考察

下乡种田,到哪里去种?怎么种?种什么种子?在有些人的眼里,那就应该有背景,会跑项目,先把土地圈起来,再搞所谓高大上的 “生态农业”、“有机农业”、“观光农业”、“智慧农业”、“5G农业”,只管玩花样翻新就行了,这样就有了梧桐树会引来金凤凰。可是,我一个退休工人,当年没有贪污受贿的资本,叫化子是找不到要饭的门路的,跑项目不用跑项目的那套潜规则就不要做梦了,这样的套路我不是不懂,但捷径我走不通,于是就坚决的白手起家,先自己干起来。

无论合作社大小,产品的质量是要有个明显标志的,
那就是老许的老种子,老口味,不施化肥,不用除草剂,会吃出你的健康来。

还好,在家的两个老弟都在外面打工,他们的地荒着,用地的问题解决了。但是,我真的不会种田。现在的种田难度很大,旧农具没有了,耕牛也没有了。即使有,还得付耕牛的工钱。一些耕牛的主人,不会把牛交给你,他们担心他们的牛累坏了,要亲自操作才放心。见到这现象,我只好先从一亩地开始耕作,慢慢来,不着急。幸好,在此之前,我接触了对转基因粮食和种子有先知先觉的农业专家,这一亩耕地,我种上了老种子粮。

老表嫂,姑家的媳妇,也早就老人一位了,给我准备老种子,这次捞了一把老种子。

做农业,是个苦差事,但这个苦差事必须有人来做,否则没有粮食,谁都活不成!而除掉农业外,苦差事就没有了吗?危险行业多的是,脏臭甚至涉及化学污染及核辐射危险的行业多的是,但近年的城市人看不起农民,农民看不起农民,主流不重视农业,水利、生产道路及其配套设施全部荒废。除种粮大户有机械能支撑起种植来以外,少量的土地要求爷爷,告奶奶才能等到别人整过田,插过秧,割完稻,再轮到自己。

苦瓜,味苦,却是降压防暑好食材。世代相传的老种子,吃不完可晒苦瓜干,可入药。

我下乡,是怀着一腔热情,组织农民搞好种植,能够安居乐业。但是,事情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好,如今的农村,大多不再是有理想有抱负的农民,不再是有集体主义观念的农民,而是见钱思迁,见利忘义的人了。虽然我拿我自己的积蓄注册了一个农业合作社,但是你没钱支撑各种劳动工时费用,谁也不会听你的。

下乡助阵的老伴,我再也不是孤军奋战了

当初,谈发展的时候,跟乡亲进行了多少个彻夜长谈,大家都兴奋不已,到后来用个把工把一下雨就泥泞的路填一下土坑,不使其被雨淋得坑坑洼洼,村民们宁愿赌博输钱,都不愿出工,我只好自己慢慢地干。我理解,人不为利,谁肯早起,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深入人心,这些公益事业,只能奉献,更何况还有许多在外打工的,如果让这些人出劳力,感觉吃亏划不来不很正常吗?

这辆电动车,我骑六年多,电瓶已经换了一次了

一个人,只要树立了理想和有了坚定信念,是谁也动摇不了他/她的意志的。本人下乡,遇到重重困难,甚至谣言四起,我有的预料到了,有的没有预料到。预料到的,碰到就会联想到,早就有准备便心中无恙。但没有预料到的,就会一时不解气上心头,但我还是会克制住情绪。

当年的旧农具,除草用的,
打入几十年的冷宫,现在都找出来了

比如,预料到的世俗偏见,农民固有的小生产者习气,只顾眼前利益,不想长远利益,只能共享受,不能共患难,想合作又不想合拍,拔一毛而天下不为。有的还恃强凌弱,搞的你路走不成,活干不了,还天天到你门口骂人。别说我这没钱想干事的人,就是大款们落荒而逃的人也大有人在等等。但这都阻挡不了我铁心做农业的信心和决心。

老黄粒菜籽油,满屋飘散着香气,小时候的味道,上世纪八十年代从美国进口的“品种油菜”在当地很少有人问津了。

幸亏,我经常学习毛主席著作,把毛主席有关的教导背得滚瓜烂熟,也对毛主席雄文《论持久战》有比较浅薄的认识。我用毛主席的十六字方针对待眼前发生的事情,他说的“坚持数年必有好处”,“贵在坚持”,“坚持就是胜利”,一直鼓舞着我,支持着我坚持下来。

“我们的同志,在困难的时候,要看到成绩,要看到光明,要提高我们的勇气”。“学习的敌人是自己的满足,要学习一点东西,必须从不自满开始”。我从毛主席这些理论中悟出,从前走的路较顺利,现在(已经成为过去),想在这个环境里生存,我要从零开始摸爬探索。就这么样,我从零又开始起步。

老种子大米,很多人喜欢,每年春节前都差不多销售一空

说起我的合作社,是够寒酸的。开始是以我出生地的旧时生产队,现在的村民组24户人家组织起来的。到一年多后,只有我光杆司令一个,其他人因为没有眼前的利益,都脱离了合作社。我光杆司令,要跳独脚舞,我就坚持金鸡独立,继续干。一个人干一个人的,省得顾左又顾右,照顾这个,那个有失偏颇。

老种子红薯,大集体时期就有的老种子

我一个人干,就发现一个人干的好处,我种几亩薄地,但不仅仅限于几种种子。当时,全村水稻种子只有我的能留种,而且现在有的种子看来必须淘汰,我必须找回老种子。在这之后,我用几年功夫全心全力去寻找老种子。我晴天雨天,冬天夏天,不断地往几个村的老乡家里跑,终于找到水稻种子三种,并把红薯、高粱、大豆、芝麻和油菜的老种子以及当地所有蔬菜老种子都找了回来。

今年本人种植的十余亩水稻,种子多样化,还有培育品种十二种,计划用五年时间培育出可推广的品种。

当今,互联网比较发达,我看到有人制作美篇挺能反映问题,便制作了美篇,把我的收获发到美篇上,得到了网友们的支持。通过网络,我又找到数种老种子,一直发展到今天二十多种。到我注册公众号以后,得到许多人的关注,在我把情况做了介绍之后,又得到全国各地网友的大力支持,前来指导者络绎不绝。

前来合作社观光的战友们

现在我的种植面积已经扩大到将近50亩,老种子水稻品种达到24种,其中从水稻里发现的异常稻穗12种,正常大面积种植的有12种。里面有千年,百年和大集体时期曾经有过的稻种。如果需要普及此种常规稻,可种植4万亩以上。我的稻子可吃可留种子。如果谁有兴趣保留种子,我愿意提供微薄的帮助;要是哪天种子出现危机,我亦当以杯水车薪解救之。

严格按照合同文本种植,违反合同则赔偿名誉损失金,老许视诚信为千斤,以诚信为本,做农民讲诚信,种粮食先种良心。

现在,我又对我合作社的组织形式进行了总结,我这叫做松散式合作社。这个松散式合作社是从某年三讲里总结出来的,三讲时有人调侃为“你讲你的,我讲我的,是你不讲我,我不讲你,你若讲我我必讲你”,改为“你干你的,我干我的,你跟我合作,我就跟你合作,你不跟我合作,我也不跟你合作,你若醒悟再来,我热情跟你合作”。我完全按照入社自愿、退社自由的办法,本村民组不跟我合作的社员全部退出,到外村去发展社员。之后,合作社种植专业户形成稳定队伍,并且渐渐壮大。从2016年开始,合作社社员由原来的24户锐减到3户再发展到今天的50余户。

七十多岁的老共产党员正在阅读合同文本

这50余户中,全部按照我的要求种植水稻、红薯、花生、大豆、芝麻、油菜、土豆以及蔬菜、野山货。他们全部按照无农药,无化肥,不打除草剂的办法种植,合作社将以以高于当地价格一倍以上进行收购,并把产品性能特征向社会推荐,将产品销往全国各地。当地的老头老太,他们的儿女虽然在城市打工,一年到头并不见得给他们多少生活费。他们不能干下稻田的力气活,但可以种菜园子,他们的蔬菜因为快递不方便可以制作干菜,如干香椿、干四季豆、干豇豆、干扁豆、梅干菜、苦瓜干等数十种,然后卖些钱来做零花。

晒的干香椿。香椿,是春天家庭的一道好菜,将吃不完的香椿焯水晒干,
配以腊肉、鱼、鸡蛋等,味道新鲜,尤其是剩菜里加点干香椿,味道鲜美。

这50余户中,除水稻专业户以外,有的是养蜂、养猪专业户,有的是采摘野山菜专业户,有的是种茶、炒茶专业户,今后还要扩大到当地风味小吃初加工制作等方面。通过努力,现在终于不是我一个人在跳独脚舞,做光杆司令了。我向各位郑重承诺:

凡我合作的产品,种植的坚决取缔除草剂,凡用除草剂的,一经查出,除赔偿我的名誉损失外,将按照合同追究责任。不参杂使假,不夸大功能欺骗客户,所有产品都保持原汁原味,不做加工,不使用其它手段。签订合同,按合同守约。

鸡公山风景区,每年要组织种类山地运动会,合作社产品参加运动会活动展销。

这七年,我也可以称得上耐住寂寞,抗住诱惑,顶住嘲讽;排除干扰,呕心沥血,夙兴夜昧;言词必察,反复思量,勤于总结,求教方家,总算走出了一条具有自己深刻体会的可行的路子。

在此,再一次深深感谢关注我的网友们!没有你们的支持,我早逃回城市;没有你们的大力支持,我早就精神崩溃!我的合作社,是我辛苦打造的,是火种,是柳暗花明。我将继续努力。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