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反转月报 | 这边禁止那边放行,转基因的持久战还要打多久?

2019-7-1 09:45

原作者: 天气预爆汇编 来自: 人民食物主权
六月看点:

1.法国禁止使用五种导致蜜蜂死亡的杀虫剂

2.哥斯达黎加将禁止在农业部门中使用草甘膦

3.德国铁路公司全面停用可能“致癌”的草甘膦除草剂

4.韩国麦当劳承诺不使用基改马铃薯

5.美国华盛顿州再度发现未经许可种植的基改小麦

6.欧盟“反转中坚力量”瑞士批准一项转基因大麦田间实验

7.俄罗斯启动17亿美元基因编辑研究计划

8.拜耳公司:600人被列入孟山都在德国和法国的“观察名单”

9.联合国粮农组织在重要关口迎来首位中国籍干事

10.俄产中国大豆运抵中国,美国628个农场破产后,俄再承诺提供土地

1、法国禁止使用五种导致蜜蜂死亡的杀虫剂

图片来源:shutterstock.com

2018年5月,欧盟禁止了3种和蜜蜂种群崩溃有关的杀虫剂。噻虫胺(clothianidin)、吡虫啉(imidacloprid)和噻虫嗪(thiamethoxam)已经被禁止用于农作物。法国则为保护蜜蜂设定了更高的标准,禁止使用五种导致蜜蜂死亡的杀虫剂。
 
已有研究表明,新烟碱类农药会对昆虫的中枢神经系统造成损伤,导致记忆和归航能力的丧失,也会降低生育能力。不能返回蜂巢的蜜蜂会很快死亡。这类农药对蝴蝶、鸟类和其他授粉昆虫也会产生影响。
 
法国对导致蜜蜂死亡的杀虫剂采取更加严厉的措施是有原因的:这些“杀死蜜蜂”(bee killing)的杀虫剂最早于上世纪90年代在法国的农田被检验。法国农民亲眼目睹了1994年的灾难性后果:几天之内40万只蜜蜂都死亡了,形成了“死蜂地毯”(a carpet of dead bees)。但是,这个事件被贪污和扭曲的科学埋没了。从那时开始,保护蜜蜂的积极分子和农药制造商之间就展开了斗争。
 
消息来源:http://www.herbs-info.com
编译:侯娣

2、哥斯达黎加将禁止在农业部门中使用草甘膦

图片来源:agencianova

哥斯达黎加卫生部宣布将限制草甘膦在该国某些地区的使用,并且由于该产品对人类的毒性影响,在其他地区也将出台新法规。
 
根据哥斯达黎加卫生部长丹尼尔·萨拉斯(Daniel Salas)的说法,草甘膦是一种广泛用于该国的除草剂,可引起癌症等疾病。在哥斯达黎加,草甘膦主要用于水稻、菠萝和其他蔬菜作物,它与瓜纳卡斯特慢性肾病(CKD)以及癌症的发病率有关。
 
哥斯达黎加的政府联合工作单位由卫生部、农业和畜牧部、环境部以及能源部组成。从这个意义上说,他们做出了一项重要的政治决定,以防止人们出现健康问题。
 
消息来源:agencianova
2019年6月19日
编译:丁卯

3、德国铁路公司全面停用可能“致癌”的草甘膦除草剂

图片来源:网络

2019年6月14日,德国国有铁路运营商德国铁路公司(Deutsche Bahn)将停止在其轨道上使用草甘膦,并正在寻找替代品来取代除草剂。铁路设施负责人Ronald Pofalla表示:使用草甘膦除草剂不环保,我们计划建立一个研究项目,旨在探索出更加环保同时又有效的方式来维护3万3千公里的铁路网络。
 
据悉,铁路运营商是德国最大的草甘膦用户,每年购买近65吨除草剂,以除去在铁路轨道上生长的杂草。德国环境部长Svenja Schulze对此倡议表示欢迎,她认为:“草甘膦在杀死杂草的同时也杀死了昆虫,德国应该限制草甘膦的使用。”
 
生产草甘膦除草剂最出名的公司是孟山都公司生产的除草剂农达(Roundup),这家公司目前已经被德国拜耳公司收购,目前该公司一直身处好几起与健康相关的法律诉讼中。而世界卫生组织已经将草甘膦定性为“可能致癌”的物质。
 
消息来源:法新社
2019年6月28日
编译:马刘儿

小编点评:德国向来对于草甘膦的态度是非常明确的,去年德国总理发表的一份联合政府草案声明德国将限制使用含有草甘膦的农业化学用品,最终目的是尽快终止使用草甘膦。作为德国草甘膦第一大客户能够身先士卒禁用草甘膦,对德国全国全面禁止草甘膦必将做出重要贡献。这个过程并不会一帆风顺,期间代替方案的研发困难和草甘膦业务既得利益集团的阻挠都可能使得德国铁路禁令夭折,但是人们的健康和生态环境的可持续是无价的,所以加油德铁,你们一定能排除万难探索出更加环保又有效的除草方法!

4、韩国麦当劳承诺不使用基改马铃薯

图片来源:校园午餐搞非基

今年5月18日,约有二百位韩国民间反基改倡议者齐聚首尔东大门广场,参与一年一度全球反孟山都游行(March Against Monsanto),主要聚焦于基改马铃薯的安全审查、进口许可及潜藏的未知风险。
 
本次游行主办单位之一“全国反GMO行动”,于当天公布了国内十七家快餐业者是否会使用基改马铃薯的意愿调查,结果只有麦当劳、侬特利、또래오래(炸鸡店)、도미노(披萨店)等四家业者,回复承诺不使用基改马铃薯。
 
台日韩三国民间组织继去年成立“台日韩反基改运动联机”之后,今年五月再度签署“2019台日韩反基改马铃薯联合声明”,提出“政府不准”、“企业不卖”、“人民不买”的“三不”行动。要求政府采取更为严格的审查机制、呼吁企业秉持良心与社会责任拒绝贩卖,同时集结消费者力量拒买拒吃,合力防堵基改入侵我们的生活。
 
近几年,辛普劳公司推出使用RNA干扰(RNAi)技术、具低丙烯酰胺与减少黑斑特性的E12基改马铃薯,已通过日、韩两国的安全审查。在台湾,E12基改马铃薯则于2017年申请进口,至今仍处于审核阶段。
 
然而有越来越多学术研究指出,食用基改食物可能对人体健康有负面的影响。甚至,基改马铃薯研发者Dr. Caius Rommens在所撰写的《潘多拉的马铃薯:最糟糕的基改作物》一书中,揭露E12基改马铃薯并未妥适地进行风险评估试验,未知健康风险高于其他基改作物。
 
附:【倡议】2019台日韩反基改马铃薯联合声明

消息来源:校园午餐搞非基
2019年6月5日
编译:陈儒玮

5、美国华盛顿州再度发现未经许可种植的基改小麦

图片来源:校园午餐搞非基

近日,美国农业部动植物卫生检验局(APHIS)于华盛顿州的一个休耕农田中,发现了耐草甘膦除草剂的基改小麦。APHIS表示,目前美国并没有核准任何基改小麦的商业化种植许可,市场上也没有贩卖任何基改小麦。
 
对此,美国小麦协会和全国小麦种植者协会发表联合声明承认确有此事,同时转述了APHIS的说法,认为目前并没有明确证据表示基改小麦进入食品供应链之中。
 
这已不是华盛顿州第一次发现基改小麦的踪迹了。2016年7月,美国农业部动植物卫生检验局宣布,在华盛顿州发现22株未经批准种植的基因改造小麦植株。该款基因改造小麦是由孟山都研发编号为MON-71700的品项,含有CP4-EPSPS蛋白,具有耐除草剂草甘膦的特性。消息一出,韩国主管机关旋即表示基于安全理由,要求APHIS提供违法种植基因改造小麦的细节与检查方法,并暂停部分美国小麦报关进口。
 
而这当然这也不是美国首次出现违法种植的基改小麦污染事件。2013年5月,美国西岸农业重镇之一的奥勒冈州,遭人举发出现未经核准种植的基因改造小麦。惊觉小麦异常的农业咨询师将小麦样品送进实验室检测,发现了抗草甘膦的转殖基因—CP4 ,追查后确认是孟山都基改小麦MON-718ØØ。
 
这起案件令人费解的症结在于,孟山都公司虽然研发成功,但因为国际间的商业压力及消费者的疑虑,早在2004年就放弃申请商业化种植,也将研发出来的基因改造小麦种子销毁,为何时隔近十年,竟赫然在美国麦田里现身?
 
孟山都坚持当年基因改造小麦种子俱已销毁,宣称这是一起独立的意外事件。不过,引起进口美国小麦的日、韩等国高度警戒,立即停止进口。经检验后并未发现有任何进一步基改污染的证据,才又重新开放。
 
一年多之后的2014年9月,蒙大拿州州立大学里的试验田,又出现基因改造小麦踪迹。此地曾是孟山都用来进行抗除草剂的基因改造小麦田的试验所在地,还好只做实验田之用,所以并未实际影响美国小麦的外销。
 
基因改造小麦污染事件何以会接连发生,事实真相确实如罗生门般迷离,目前没有一个肯定的答案,恐怕短期间也难有解答。
 
今年再次爆发基因改造小麦污染事件,真相究竟为何,仍有待后续追踪调查。
 
消息来源:校园午餐搞非基
2019年6月9日
编译:陈儒玮

6、欧盟“反转中坚力量”瑞士批准一项转基因大麦田间实验

图片来源:网络

据瑞士联邦委员会消息,瑞士联邦环境办公室(FOEN)于6月12日批准了苏黎世大学在瑞士境内进行一项转基因大麦田间实验。FOEN发布的公告显示,苏黎世大学需要在严格的条件下,进行对转基因大麦真菌病抵抗力的研究。作为实验申请方,苏黎世大学必须采取包括控制种植区距离、实验后销毁实验材料等一系列措施,确保人类、动物和环境的安全,并防止转基因材料在实验区外扩散。
 
目前,欧盟是世界上对转基因作物监管最为严格的地区,迄今为止仅批准了两个转基因作物:孟山都的MON810玉米和巴斯夫的Amflora土豆。而瑞士和法国则被认为是欧盟地区对转基因监管最为严格的国家。2016年6月,瑞士内阁批准了转基因农业的禁令延长至2021年。该禁令禁止转基因作物的使用和种植,从2005年开始生效,在2010年该禁令被延长到2013年,在2012年延长至2017年,在2016年又延长至2021年。
 
自20世纪90年代末以来,瑞士在相关领域的研究人员一共只提交过6份转基因植物的田间实验申请;1999年瑞士联邦政府拒绝了两项实验申请,理由是“与任何可能产生的经济利益相比,其社会和环境风险过高”。但在2016年批准了这项禁令后,瑞士内阁又对基因工程法进行了修正,希望2021年之后在瑞士部分地区建立转基因作物种植区。
 
实际上,在2013年之前,位于苏黎世雷肯霍尔茨的站点就已经被用做转基因实验和其他类型的研究。2008年,30多名蒙面激进人士摧毁了该实验田里大约1/3的实验植物。此后研究人员用科研经费安装了三台监控摄像头、铁丝网和运动传感器,并建造了双栅栏,并雇佣了保安人员每天监视。
 
根据2013年发布在《细胞》子刊的一份研究显示,在瑞士研究人员进行的转基因试验中,78%的经费被花在了保障实验安全的方面。此后,瑞士联邦政府批准从2014年至2017年每年投入60万欧元,建立对转基因作物实验的永久保护地点,也就是本次批准的实验地点。
 
消息来源:澎湃新闻
2019年6月19日

7、俄罗斯启动17亿美元基因编辑研究计划

图片来源:网络

俄罗斯启动了一项价值17亿美元的联邦研究计划,该计划将在2020年之前开发10种新基因编辑的作物和动物,到2027年将开发另外20种基因编辑的品种。
 
俄罗斯科学院(RAS)新西伯利亚细胞学和遗传学研究所西伯利亚分部主任Alexey Kochetov称赞这一新的努力,强调该国几十年来一直“长期资金不足”。该研究计划还表明,除研究用途外,基因编辑的产品将免于 2016 年通过的禁止在俄罗斯种植转基因作物的法律。
 
消息来源:智种网
2019年6月15日

8、拜耳公司:600人被列入孟山都在德国和法国的“观察名单”

图片来源:FRANCE

据法新社6月17日报道,美国种子和农药制造商孟山都的德国母公司拜耳表示,孟山都保留了其在德国和法国的一个约600人的“观察名单”,名单上的人包括支持和反对杀虫剂的关键人员,这些人员将会被深入调查。
 
拜耳承认,这份名单涵盖了欧洲7个国家以及布鲁塞尔的政要、记者和其他人士。拜耳新闻宣传部门在推特上发文:截止到上周末,拜耳委托的一家公司已经与出现在名单上的近600名人员取得了联系。
 
拜耳公司表示,公关公司福莱国际传播咨询公司(Fleishman Hillard)已经在上个月整理出了一个涉及所有利益相关者的名单,这些利益相关者涵盖法国、德国、意大利、荷兰、波兰、西班牙和英国等多个国家,还有一些人员与欧盟机构直接相关。
 
在一家法国电视台披露了孟山都“观察名单”法国版本的存在后,公关公司承诺将对该名单保持高度透明性。由于一些新闻记者出现在“观察名单”上,法新社已向法国数据保护监管机构提起诉讼。
 
拜耳聘请了盛德国际律师事务所(Sidley Austin)对观察名单进行调查,并确定其是否已经扩展到了其他国家。目前,该律师事务所正在与名单上的人员接洽,并告知他们公关公司目前已经收集到他们的信息。拜耳表示,将暂缓公关公司的工作。
 
拜耳坦言,“观察名单”事件加剧了公司自2018年耗资630亿美元收购孟山都以来的困境,作为德国企业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收购,这让拜耳同时背负了大量与健康有关的诉讼。

据悉,在拜耳收购孟山都之前,该名单就已经存在。
 
消息来源:FRANCE
2019年6月17日
编译:岑风

9、联合国粮农组织在重要关口迎来首位中国籍干事

图片来源:FAO

北京时间6月23日,联合国粮农组织各成员国以一国一票的方式进行无记名投票,中国候选人屈冬玉获得超过半数投票,当选该组织首位中国籍干事,首次任期四年。
 
英国政策研究机构查塔姆研究所杰出访问学者蒂姆·伯顿表示,屈冬玉在竞选中凭借着中国“一带一路”倡议投入的大规模投资成功地赢得了发展中国家的支持。他还表示,“全球粮食系统正站在十字路口”,目前这种追求大量廉价高卡路里淀粉类作物的粮食系统如果不进行大刀阔斧的改变,我们将会继续对整个地球乃至人类造成破坏。而屈冬玉对美国的大农业模式和通过生物技术创新提升作物产量的前景并不看好。
 
“让我们携手共建一个更加充满活力的粮农组织,为了建设一个更好的世界,朝着实现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而努力,”屈冬玉在当选后的首次讲话中说到。粮农组织负责人可以连续两届连任。这样一来,下一任粮农组织负责人的任期将有可能持续到2030年,而这也是实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最后期限。

 “成败与否,就在这十年了。” 伯顿说道。
 
消息来源:中外对话
2019年6月25日
翻译:Estelle

10、俄产中国大豆运抵中国,美国628个农场破产后,俄再承诺提供土地

图片来源:BMC中文网

2018年7月至2019年3月,俄罗斯对中国的粮食出口量刷新纪录,达到12万吨,其中,中国自俄进口大幅增长51.3%。以大豆为例,去年,俄罗斯出口到中国的大豆出口额翻了一番,总计达100万吨,而这其中就有中国企业去年10月在俄种植的千吨“中国大豆”,这是中国企业首次在俄罗斯种植的生态大豆大批量回运国内,这也意味着,俄罗斯的优质大豆或将进一步扩大在中国的市场份额。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6月15日援引俄罗斯驻华商务代表谢尔盖伊纽申的分析表示,目前中俄企业间扩大大豆生产规模的谈判正在进行,大豆是战略性产品,中国每年的进口规模未来可能会达到每年400至450亿美元,因此中国对这种产品的稳定供应很重视。对此,俄罗斯联邦认为,农业领域还有非常大的上升空间,俄罗斯远东地区近年也正在努力吸引中国资本参与投资农业领域。然而这些,都是美国农民在失去大买家,损失惨重后,望尘莫及的,根据堪萨斯城联邦储备银行日前发布的数据,从2018年1月至今年3月,美国农场新的破产申请总数达到628份,并且是近七年来的最高总数,而在过去一些月份中,中国买家至少取消4513吨美国猪肉、高粱及大豆等农产品订单的情况也屡见不鲜,以猪肉为例,据中国海关数据,今年前4个月,中国自美进口猪肉7万吨,同比下降53.6%,而自俄罗斯、西班牙、加拿大、英国、荷兰等国进口增长超过10%。
 
消息来源:BWC中文网
2019年6月15日

小编点评:中美争锋新回合,两国贸易起狼烟。你有大棒乱挥舞,我自反击敢亮剑!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