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巴德年同志建议实行全民免费医疗,你赞成吗?

2019-2-8 18:03

原作者: 李华亭 来自: 红歌会网
巴德年同志,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医学科学院中国协和医科大学顾问、中华医学会副会长,他还担任过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中国协和医科大学校长、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委员等职,是第九届、第十届全国政协委员,是国内免疫学奠基人。

巴德年

去年8月31日,在第二届中国医学人文大会上,巴德年同志说:

上个月,中央领导提出继续研究推出一批管用见效的重大改革举措,今天我响应主席号召,提出一个我认为可以解决医疗难题,并且受到广大人民欢迎的举措,那就是建立中国国家医疗制度,打造全民医保,实施全民免费医疗。

巴德年同志说:

印度和俄罗斯都能实现全民免费医疗,中国怕什么。从经济水平来看,印度是中国的十分之一,财政收入是我们的一个零头,但是印度却12亿人口免费医疗。再看俄罗斯,它的整个GDP和财政收入相当于一个广东省,但是俄罗斯2亿人口在2013年11月7号宣布全民免费医疗,虽然第二年遭到了各方制裁,不过俄罗斯仍表示我们可以经济困难,但是要持续做好人民的保健工作。从这个角度来看,在中国现有的情况下,拿出这些钱不算困难,关键是要有正确的认识。那么,为什么到今天还不敢说免费医疗,或者还说的不那么坚决,障碍到底在哪里?


第一,自从实行市场经济以来,有相当一批人想把医疗推向市场。最典型的代表就是江苏省宿迁市当时的市委书记仇he,他把县医院卖了。

第二,我们国家有一些重要部门、重权官员,如发改委、财政部、民政部的部分官员最反对全民医保。为什么?他们有两句话最经典,第一句是“医改是世界难题”,第二句是“外国的成功经验不适合中国国情”,他们把这两句话作为借口,不给中国老百姓实行全民医保。更有甚者,在国外开会时,财政部有负责人说:“中国上下五千年,中央政府从来没有给过老百姓看病拿钱。”但是我们可以看到,这些人绝大多数在反腐斗争当中被抓起来了,因为他们心中没有老百姓。

巴德年同志对8月28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8年下半年重点工作任务》也有自己的想法。他说:

我反复看了这个文件三遍,一共是7项,50条,总的来说有很大的进步,这说明我们的政府已经在贯彻主席关于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的指示。但假设这个文件让我起草的话,我前面一定会写“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70周年,2020年全国全面进入小康社会,为坚决贯彻主席的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的伟大号召,中国政府决定从2020年起实行全民医保,全民医疗免费。”不过,遗憾的是,文件不这么写的。

巴德年同志还说:

对于全民医疗免费的设想,我给出了一个时间表。希望明年3月份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当中能有“中国即将实施全民免费医疗,请各部门、各地区做好相应准备工作”这句话;争取在2020年3月份“两会”期间,出台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健康保障法,明确规定人人参加医疗保障,人人享有免费医疗。

巴德年同志还给出了具体的解决办法。他说:

成立中国人民健康保险公司,允许医保经费进行产业认证,但必须请中国保险公司担保,只许挣不许赔;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要制定全民免费医疗的相关标准和规定;国务院医改办更名为全民免费医疗办公室。全民免费医疗可以先在基层实施,再扩大到三级医院,这样也解决了分级诊疗问题。基层看病不要钱,人们也就不会因为小病往大医院跑了。至于参加全民免费医疗老百姓要交多少钱,我算了一下,要拿的不多,但是必须拿。上至国家的主席,下至一个普通劳动者,都必须交,除了18岁以下和80岁以上无劳动能力者。具体政策要由医保局来定,如果不知道定多少,可以参照党费。没有听说过一个党员交不起党费,挣钱少的交的少,挣钱多的交的多。因此,我们可以参照党费缴纳办法,制定相关国民医疗保障交费体系,体现人人参与。这个问题不难解决。我昨天看了一篇文章很受启发,文章说“像这样的药,能进中国医保,即便是只卖别的国家三分之一的价钱,我们还挣钱”。看了《我不是药神》那个电影的都知道,我们14亿人口本身就是财富,就是中国药厂乃至全世界最好的市场,所以从这个角度我对实行全民医保、实行全民医疗免费充满信心。

我对巴德年同志以上提出的实行全民免费医疗建议是赞成的,这个建议不仅在方法上可行,而且在财力上可承受,在社会主义原则上说得通,那么,对此建议你赞成吗?赞成就顶,就转发!
                                         ——李华亭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