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原创·翻译】墨西哥农业工人抗争获加薪与福利,成绩显著

2015-7-10 12:32

原作者: 理查德·马诺思;翻译:吉秋爽;校对:黄瑜 来自: 人民食物主权


这场抗争由贫困的原住民上门游说开始,最终发展为动员几千人参加的成功运动,迫使势力庞大的农业企业及联邦政府走向谈判桌。

  墨西哥下加利福利亚州这一激烈的农业工人罢工于这个星期正式结束,达成了一项意义重大的协议。专家认为,这一协议的签署标志了墨西哥近年来农场劳工运动的最显著成就。

  成千上万名工人的日薪将上涨50%之多,他们亦将开始获得政府规定的福利。长久以来圣金廷峡谷(位于美国圣地亚哥以南200英里)的众多农场都拒绝给予工人这些福利。

  “我们终于觉醒了!我们不再甘心辛劳一整天只能换来100比索!我们不再愿意看到退休金被剥夺!”周四晚上,劳工领袖菲德尔·桑切斯对着热烈欢呼的工人们如是疾呼。他们相聚在比森特·格雷罗的村庄,聆听协议的细节。

  尽管罢工并未达成工人日薪200比索(约13美金)的目标,而且政府是否会履行诺言贯彻执行基本劳工法仍有待观察,但专家们指出这并不会减弱此次运动的重要意义。

  “这是一个转折点,”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的农业工人研究员萨拉·劳拉说。在研究农场议题的数十年里,劳拉未曾见过农业资本对工人的加薪诉求妥协。

  “真是不可思议,”劳拉说。“它打破了惯例,在劳工运动中开了先河。”

  经过六个小时的谈判,劳资双方终于在周四(6月4日)晚间达成协议,该协议要求建立一个三级的工资制度。大型农场将支付工人180比索(约合11.5美元)的日薪;中型农场,165比索(约10.5美元);小型农场,150比索(约9.5美元)。由于大多数工人都在大农场工作,这一涨幅意味着,圣金廷地区约3万名工人中的大多数每天将获得4美元的工资增幅。
此外,这一协议还保障了工人享有退休金和加班费,并要求政府改善制度,允许工人对视察农场的劳动部官员进行监督。

  专家说,由于此次运动具备了以往劳工运动不具备的多个因素,因此协议得以在此次运动中达成。圣金廷的劳工领袖们——其中一些人有在美国农业工人工会工作的经验——不但能团结工人,还能持续动员组织大规模的劳工抗争,足以吸引国际媒体的关注。

  不论是农场代表、劳工代表,还是学者,都认同“墨西哥产品”这一说法——《时代周刊》在去年12月发表了一系列文章揭露墨西哥出口农场滥用劳工的情况。他们认为这些报道引起人们对墨西哥劳工问题的关注,引发了美国消费者对零售商供应链的更深入监督。

  美国的所有大型零售商,包括沃尔玛、好市多(Costco)和西夫韦(Safeway),都从下加利福利亚州入口各类浆果、番茄、黄瓜等农产品。世界最大的浆果公司德里斯克公司(Driscoll’s)也是下加利福利亚州的农产品的主要批发商,现正面临消费者“拒买”的威胁。

  “我认为《时代周刊》的系列报道引起美国消费者关注其农产品产地(墨西哥)工人的工作条件,为农业工人的罢工打下了铺垫,” 美国农业工人联合会全国副主席埃里克·尼科尔森(Eric Nicholson)说。

  多年来,圣金廷农业工人积怨已深。由于长期无法享受政府规定的福利,加薪诉求亦苦无回应,工人们终于在3月17日走上街头抗议不公,以至引发了与警察的暴力冲突。工人们闯入政府大楼并点火,向警察扔石头,还封锁通往美国加州出口市场的主要高速路达好几个小时。

  农业部官员说,这一罢工造成约8千万美元的损失。

  数星期谈判之后,五月初冲突再次爆发,事缘警察向示威者发射橡胶子弹,造成几十人受伤。受伤农业工人的录像画面向全墨西哥播放,引发了公众对劳工们的同情。

  农业企业依然不肯让步,声称超过15%的加薪幅度会引发经济崩溃。直到5月14日,联邦政府提出承担部分加薪的开支后僵局才得已打破。尽管这项提议在墨西哥广受批评,且被视为不合法,但这帮助联邦政府的谈判人员赢得了时间,以逼迫农场主增加薪资涨幅。

  尽管这一协议的意义重大,但是许多工人对此反应冷淡。相比较历时三个月的疲劳抗争,他们认为所得到的算不了什么。

  “这些日子我们没吃没喝,没能痛快洗个澡,把孩子们扔在家里,放弃工作,然而这就是我们的全部所得吗?”有三个孩子的47岁妈妈马蒂尔德·赫尔南德斯(Matilde Hernandez)这样看待每日4美元的薪资加幅,“我们奋力争取所得到的只不过是鸡毛蒜皮。”

  一些人则抱着务实的态度,认为再假以时日的话,情况会变得越来越好。“我们一点一点地在进步,”玛格丽特·加布里埃尔说(Margarita Gabriel)。她的日薪将增加3美元。

  谈判于周四(6月4日)在圣金廷一间餐厅的会客厅里进行,当时的气氛变得紧张起来。不久,下加利福利亚州州长弗朗西斯科·维加·德·拉马德里(Francisco Vega de Lamadrid)就宣布紧急撤退,因为生怕谈判结果会引发工人骚乱。拉马德里和他的保镖从愤怒的人群中挤出一条路来,人们朝他大声叫骂着“懦夫!叛徒!”,还撞击着他的SUV车。

  自《时代周刊》的新闻调查发布之后,联邦政府在农场劳工问题上承担了更多的责任。二月,农业部秘书长恩里克·马丁内斯·Y·马丁内斯(Enrique Martinez y Martinez)宣布组建一个产业团体联盟,旨在改善一百多万农业工人的生活条件。
在圣金廷,一个联邦政府谈判者促使各方达成妥协。

  专家们认为联邦政府之所以被迫加强惯例,是因为它需要保护国家的出口经济,以及维护墨西哥作为一个开放外商投资的稳定国家的形象。媒体对于劳工剥削以及警方和示威者之间暴力冲突的频密报道使得墨西哥政府焦头烂额。

  下加利福利亚州水果的大买家德里克斯公司的经理们说,受农业工人抗议和美国社会媒体操控的影响,该公司的品牌遭抹黑。公司强烈要求墨西哥官员主持谈判。

  德里克斯公司美洲业务部的执行副主席苏林·比约恩(Soren Bjorn)周五说,《时代周刊》的一系列新闻以及媒体对农业工人的广泛报道提升了美国消费者的意识,他们越来越多地要求自己所购买的农产品是有道义地生产出来的。

  据苏林说,德里克斯公司被普遍认为是在墨西哥经营的企业中较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之一,它努力促使其零售消费者付出稍高的价钱用以持续改善墨西哥供货农场里的工作条件。

  苏林说,消费者的态度已经在发生转变,而媒体报道加速了这一过程,且迫使墨西哥政府和大企业作出改变。

  “这一过程可以用一触即发来形容。一旦有人带头,霎那间便有大批人跳出来参加行动,”苏林说。“这股势头融入农业工人的抗争中,使斗争的火苗越烧越旺”。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