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反转月报︱转基因蚊子将在非洲释放,用当地人做实验支付5元人民币

2018-12-2 15:50

原作者: 天气预报Team 来自: 人民食物主权
十一月看点:

1.德国出台政策加速淘汰草甘膦,农业部长却阻挠?

2.转基因蚊子突降非洲,用人体做实验极为不道德

3.孟山都抗旱转基因玉米的商业化种植申请,遭南非政府拒绝

4.桂格燕麦受草甘膦污染,遭消费者起诉


1. 德国出台政策加速淘汰草甘膦,农业部长却阻挠?

图片来源:校园午餐搞非基

11月6日,德国环境部宣布了一系列关于除草剂和杀虫剂使用的新规定,包括草甘膦除草剂禁用期限及制定无农药补偿区,例如要求自2020年开始,德国生产者若想使用草甘膦或类似的除草剂时,必须提供10%的农田面积以供生态环境保护之用。这一新规出台的主要目的在于逐渐达成淘汰草甘膦除草剂与类似产品的目标。
 
不过,环境部长Svenja Schulze也表示,如果使用其他的、甚至对环境更有杀伤力的农药来取代草甘膦,就有违政策初衷,对环境也没有任何益处,因此新规范中也包含农药批准程序需纳入环境保护的要求。
 
然而,这一新规却引发了同为内阁成员的农业部长Julia Klöckner强烈不满。她表示,目前个人不得施用草甘膦除草剂,农友也只能于特定情况下使用;根据她今年4月提交的一份关键文件显示,过去五年,德国的草甘膦使用量减少了近三分之一,据此,环境部不应该经常质疑农业部在管理草甘膦除草剂上的努力。

消息来源:校园午餐搞非基

点评:关注草甘膦的读者应该还记得,就在去年十一月,欧盟批准了草甘膦许可5年展延,可至2022年12月,就是因为当时的德国农业部长Christian Schmidt于最后关键时刻投下了赞成票,使得原本胶著的情势瞬间逆转。对此,时任德国环境部长的Barbara Hendricks曾公开批评她未遵守政府共识,并呼吁德国应于四年内全面停止使用草甘膦。
 
如今环境部刚刚出台政策旨在加速淘汰草甘膦,农业部就出来表达强烈不满,可见草甘膦背后的利益博弈有多炙手,草甘膦利益集团的反应有多迅速!可令小编费解的是,既然农业部长说,过去五年德国草甘膦使用量减少了近三分之一,因此环境部不应该经常质疑农业部在管理草甘膦除草剂上的努力,这分明表示出农业部为减少草甘膦使用费劲了心思,也做出了很多很多的努力;现在环境部出台的新规定不也同样是旨在减少草甘膦使用嘛,这分明是给农业部分忧帮忙,可农业部长为啥要立马站出来表达强烈不满呢?农业部长到底是想减少草甘膦使用呢,还是以“减少”之名行“阻止”之实呢?
 
不过,即便如此,德国对于减少以至禁用草甘膦的态度也还是明确的。今年2月,德国总理默克尔所属的政党——基督教民主党发表了一份联合政府草案,声明德国将限制使用含有草甘膦的农业化学用品,最终目的是“尽快”终止使用草甘膦,更将与农业部门共同开发替代品,作为农业战略的一部分;此外,法国总统马克龙也表示将在5年任期之内,逐年减少草甘膦的使用量,并于2022年全面禁用,同时会提拨50亿欧元寻找替代政策……然而,正当欧盟各国频频发出减少和禁用草甘膦的讯息时,反观中国,却稳居草甘膦生产第一大国的宝座、斥巨资收购农化巨头先正达、在草甘膦伴侣——转基因商业化的歧途上蠢蠢欲动,也真是醉了!

2. 转基因蚊子突降非洲,用人体做实验极为不道德

图片来源:网络

据报道,公开释放转基因蚊子的申请已于2018年9月获得布基纳法索国家生物安全署(ANB)的批准,因此非洲计划在明年首次公开释放转基因蚊子以减少按蚊的数量,从而降低疟疾发病率。
 
有证据表明塔吉特疟疾公司向当地村民支付每小时400中非共同体法郎(CFA francs,约5元人民币)的补偿,以便从他们自己的身体上收集叮咬的雌蚊子。GeneWatch UK的海伦·华莱士博士说:“在伦理上,利用金钱刺激个人暴露于雌蚊子的叮咬,并有可能感染疟疾,这也是非常值得怀疑的。”除了《目标疟疾》发布的报告外,没有发布环境风险评估报告(ERA),也没有公众咨询。任何关于公开释放转基因蚊子的决定都需要进行有意义的公众咨询,这是布基纳法索签署的《卡塔赫纳生物安全议定书》规定的。
 
第三世界网络高级研究员Lim Li Ching表示:“缺乏一个全面、公开的、经过充分的公众磋商,削弱了报告中批准这些实验的合法性和可信度。没有这一点,当地人在决定是否接受这些风险之前,就无法充分了解这些风险。”

消息来源:可持续脉搏

点评:2012年巴西曾为应对登革热等疾病的传播,培育出转基因蚊子并投放到大自然,4年后巴西爆发了更凶猛的寨卡病毒,导致多名胎儿患上俗称“小头症”的先天性小头畸形症。更可怕的是,小头症畸形不过是最难以掩盖的,最能彰显转基因技术之恐怖杀伤力的一个案例,其他较为隐蔽的危害和风险更加难以预测。
 
但这不久之前的悲剧为何还要在非洲重演?这背后的推手:资本和政府的野心令人胆颤。人类需要的不是高风险的转基因技术,而应该是一种更全面的方法,以显著和可持续的方法来减少疟疾带来的伤害,整合医疗卫生、气候、农业多方面的研究彻底地解决该病的传播。

3. 孟山都抗旱转基因玉米商业化种植申请,遭南非政府拒绝

图片来源:网络

南非政府日前以数据不足证明其宣称的抗旱与杀虫功能为由,拒绝孟山都MON 87460 x MON 89034 x NK 603转基因玉米的商业化种植申请。对此,民间组织“非洲生物多样性中心”(ACB)表示这项决定,正好印证了他们长期对于孟山都转基因抗旱玉米宣称能对抗缺水环境的质疑。
 
主管机关发现,根据孟山都提供的抗旱数据,并未显示转基因品种与传统非转基因玉米之间有统计学上的显著差异,而且在某些试验中,转基因玉米的产量甚至低于传统品项。再者,孟山都公司提供的抗虫数据也颇受质疑,因为抽样只取自单一试验地点,也仅限于某个特定生长季节。

消息来源:校园午餐搞非基、GMWATCH

点评:南非是非洲最早种植转基因作物的国家,由于民众的持续反对,如今用如上充分的理由否决孟山都转基因玉米的商业化申请,这是否意味着南非政府可以以同样的理由叫停已在南非大面积种植的转基因品种?毕竟不断有研究证明,非洲玉米茎蛀褐夜蛾对转基因Bt杀虫玉米已产生了抗性。
 
非洲生物多样性中心(The African Centre for Biodiversity,简称“ACB”)呼吁所有非洲政府采用综合措施应对有害生物,此类防治手段的功效已在田间获得了证明。这些措施包括一系列的农业生态学手段,例如间作、push-pull策略(编者注:push-pull策略指“拒—诱”策略)或有害生物综合治理策略。这些手段已应用于美洲和非洲,为治理草地夜蛾提供了环保有效的方案,并且不会增加农民的开支。
 
小编觉得,随着转基因技术缺陷与危害的证据不断涌现,此类作物在南非极有可能正处于被禁止的转折点。

4. 桂格燕麦受草甘膦污染,遭消费者起诉


一名加州消费者起诉桂格燕麦没有透露他们的17个产品含有草甘膦除草剂。
 
通用磨坊公司(General Mills)正面临着一场集体诉讼。一位佛罗里达州的妇女指控该公司从事欺骗性的商业行为,没有提醒消费者他们的Cheerios和Honey Nut Cheerios谷物产品含有除草剂。桂格燕麦则投诉被告以桂格品牌出售产品。
 
该诉讼参考了环境工作组最近的测试,透露被告的产品含有草甘膦。原告追究百事公司(PepsiCo Inc.)和桂格燕麦公司(The Quaker Oats Co. Inc.)的责任,因为被告在产品标签中提供虚假的产品健康陈述和材料。

消息来源:翻译自Sustainable Pulse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