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厉以宁的学术生涯:“权力效益论”学派的土鳖巨擘

2018-11-21 12:56

原作者: 老田 来自: 乌有之乡
食物主权按:今年是我国改革开放40周年,党中央决定表彰一批为改革开放作出杰出贡献的个人,教育部推选了厉以宁并已公示。厉以宁鼓吹新自由主义和私有化是众所周知的,若不论是非仅就现实来说,在意识形态上他的确为改开做出了些贡献,不过这并不是他的原创只是在鹦鹉学舌而已。在教育部公示期间众多学者进行了有理有据的联名反对,但联名信很快被消失。即使在万马齐喑的今天也不乏坚持真理的优秀教育工作者,不知教育部推选鼓吹新自由主义和私有化是众所周知的厉以宁是有何用意?


据说有官府机构要把厉以宁评为先进意识形态工作者,这个事情最好是别干。毕竟任何事情都是利弊互现的,这个事情真干成了,也许有其不为庸众所知的好处,但落在普通草根民众眼里,此事负面效果绝对巨大。

在中国的主流经济学界,厉以宁以“厉股份”著称,知名度跟“吴市场”不相上下,堪称主流经济学界的土鳖双星。据吴市场的学生周小川在武大讲座时称,吴市场等人自认为是“整体改革协调学派”。双方关于改革指导思想分歧的真实内涵,据在美国任教的北大学子李民骐解读是这样的:厉以宁主张“先私有化再市场化”,而吴敬琏则反过来主张“先市场化再私有化”。而厉以宁本人,在多个场合表现谦虚,说董辅礽才配得上“董股份”的称号,应该说,厉以宁先生有节制地对“淌来之誉”明确表态,很值得表扬。

不过,根据当年与“股改”主张进行公开争论的马宾老同志考据:股份制既不是董辅礽的原创,更不是厉以宁的“版权”,而是直接来自于世界银行的建议。由此看来,各路主张借壳股份制推销私有化主张的大腕,都不过是“华盛顿共识”的宣传员而已。应该说,这是一个很坏的考据,在阶级分析法被彻底否定之后,中国已经有很多人愿意宣传和信服共济会统治世界且带偏中国的结论,不知道马老这个考据成果,会不会被人引用来证明共济会在中国如何起作用的证据。


记得大学毕业那年,厉以宁先生的学术专著《非均衡的中国经济》一书出版(1990年),看了厉大教授在前言中间的自述,顿时感到为学当真不易。厉大教授在前言中间说,有且只有这本书,才算是真正代表他本人学术观点的著作,此前的各种写作充其量是些东拼西凑的教材而已,而那一年厉以宁先生已经年届花甲了。在这本书里,厉以宁从政府、企业、市场三者关系来分析,在经济非均衡条件下,市场调节的局限性十分突出。主张加速企业运行机制的改造,发挥政府在商品市场配额调整和建立社会主义商品经济秩序中的主导作用,使中国经济逐步从非均衡状态转向均衡状态。更为有趣的是,书中说因为非均衡的存在,中国经济也有陷入美国“滞涨”的可能性,这也需要通过推进改革去加以避免。

应该说,厉以宁的论证方案并不独特,而是体现了主流经济学界的平均水平和共同旨趣所在。不管是熟谙西方经济学术的海龟如林毅夫辈,还是前朝遗留的土鳖大腕,在1980年代早期的经济学生涯中间,都异口同声地指责前朝“做事不密”,对劳动者和企业缺乏有效的激励和约束,因此,改革的唯一方向就是强化对个人和企业的激励和约束。应该说学界主流的一致性,高度耦合了邓小平有关强化责任制的改革设计,同时也完美响应了《人民日报》关于“大锅饭养懒汉”的宣传口径。

大体而言,主流经济学的论证与改革阶段,有着高度一致性,可以粗略地分为前后相继的三个阶段。在最初阶段是说要强化管理权力,由干部垄断管理权同时还需要弱化劳动者抵抗管理权的各种基础制度,以便通过强化权力去逼迫劳动者多干活,据以提高企业效益。在第二阶段的承包制改革期间,主流经济学说团队生产的监督是很困难的,需要激励管理者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以有效监控,由于监控信息属于私人信息,因此需要引入激励相容约束,让管理者分享企业利润——即厂长拿承包费,以促进其用心投入管理。第三个阶段的主流经济学解释,则说要建设现代企业制度,创造合格的市场经济主体,非私有化不可,因此“靓女先嫁”“冰棍论”等妙论大为流行。

这三个阶段的主流经济学理论阐发,可以用“权力创造效益”来一以贯之,第一阶段主流们说没有权力的有效强制,劳动者肯定要偷懒,所以减少需要强化和垄断权力;第二阶段主流们则说,监督偷懒缺乏制度化的方案,这需要激励管理者充分利用私人信息,所以,授予管理者以剩余索取权是绝对必需的;第三阶段主流们则说,公有制意味着产权模糊和虚置,激励相容约束条件下对管理层进行剩余分成制激励,强度还远远不足,需要把整个的产权和全部的剩余索取权都授予管理团队——所谓的“管理层买断”就是这么推导出来的,这样才能够创造监督权力有效的现代治理结构的基础。因此,中国的主流经济学的主流理论,不管源自海龟还是土鳖,均可以用“权力效益论”学派来界定。

几十年过去了,主流们的论证也成为了历史,他们想要改革的过去也早就不存在了,但是,各个时期的企业效益数据还在,并且还严重地不符合主流们做出的理论解释。正是在激励逐步强化,说权力强化和垄断肯定会创造效益的当口,国企效益一路恶化下去了,到1996-1997年连续两年,国企盈利企业的总盈利小于亏损企业的总亏损,出现了全局性亏损局面,然后就是朱镕基以“国企甩卖改革”来实现“国企三年脱困”目标了,改革结果是国企大多数不存在了,当然也就无所谓困难和亏损了。下面这个曲线图,是改开年代国企三个主要效益指标稳步下滑的趋势图,1997年之后朱镕基灭企改革启动之后,残留的国企及其效益与从前不再具有可比性。

 

虽然,后来的改革真的逐步地强化了管理权力,恢复了劳动者的雇佣地位,企业也恢复了“为利润而生产”的目标,但是,曾经许诺的企业效益改进和劳动者努力水平提高,却一点影子都见不到,这极大地毁坏了主流经济学的信誉,同时也极大地束缚了主流经济学的论证方法。

由于主流经济学的“权力效益论”得不到实践支持,结果在经验和理论展开两个方面都陷入了困境。也就是说,主流经济学家们的理论展开和论证方式,既无法做到“实证研究”的材料和数据说话,也做不到“规范研究”的合乎逻辑要求,不得不长期停留在“公理解释学”的浅薄层次上,做各种低水平的巡回往复。厉大教授也一样受制于这个巨大的瓶颈,长期走不出“公理阐释学”的套路,应该说,这样的学术生涯和理论努力,低于任何一种学术评价标准的门槛高度。

而且,由于天不假年,厉大教授开始其真正观点表达的时期,已经年过花甲了,这就有了巨大的学习劣势。在今日中特资本社会中间,支持非公企业,既不谈不上理论贡献,也谈不上学术创新,只能够算是一种有关政治正确的老生常谈而已。而且,在厉大教授主持的非共三十六条中间,揭示出厉大教授受制于年龄和学习能力衰退的巨大瓶颈,理论知识极度匮乏而充满了想当然。

老田在微观经济学第一课课堂上,就被教会了“生产可能性边界”——各种生产要素的组合产出有其最大边界,但厉大教授似乎到老都没有对此形成起码的概念。非公经济三十六条的各种政策扶助措施,实际上体现出要把非公经济扶助到超越“生产可能性边界”之外的空间去,应该说,这是一个幻想透过政策扶持实现“过度生产”的不切实际的方案,即便是出台了也不具备落实条件。后来有些主流经济学家和官员,硬是从民营企业银行贷款困难的现实出发,鼓噪了一场宣传运动,然后据以支持P2P金融出台,去对接遭遇到银行嫌弃的“劣质客户”,试图以此支持非公企业在生产可能性边界之外的扩张,获得新的发展空间,结果导致巨大的经济和政治风险,其负面结果早就人所共知了。由此看来,厉大教授对于私有制条件下市场经济发展的现实空间,也缺乏最基本的理解,想要以主观的良好愿望去代替客观的市场选择,结果遭遇到了现实的惩罚,当然,其严重恶果是由社会承担的,没有要厉大教授自己承担。

前两年,厉大教授在东部某省调查三农问题,也有一个著名言论发布。老田与武汉几位著名三农学者饭局相逢,私下里讨论过此事,这几位学者都认为厉大教授理论水准如何未知,但吸收农村现实信息的能力太差,严重低于门槛水平,他所阐发的政策建议也严重不靠谱。

应该说,厉以宁作为老一辈土鳖学者,还是受到过较为系统的马克思主义理论训练的,但是,因为想要当与时俱进的聪明人,只做聪明选择,就不得不装出“健忘症”的种种表现来。结果,他在北大第二届世马大会上的发言,被与会青年学者极度看低了,很是“瞧他没有起”。

“格雷欣法则”的经济政治学:秦桧得宠的“媚权”秘诀被某些主流经济学家发扬光大了


撇开“权力效益论”被实践证伪不说,仅仅就学术原创性而言,主流经济学家们的贡献度也严重不足,就时间先后顺序而言,在先出场的,先后有邓小平(1979年的责任制讲话《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人民日报》(1981-82年就大规模开始宣传“大锅饭养懒汉”了)和世界银行(1984年就出版了中国经济考察团报告)。在这个方面,厉以宁当然也体现了平均水平而未能例外。

如果厉大教授依据需要真的当上了先进,对于一个主要理论被实践彻底证实为谬说的大教授来说,对一个主要观点没有丝毫原创性的学者来说,没有多少正面宣传价值,人为地高评和宣传,这无论是对他自己还是对官府机构,恐怕都不是什么好事。有句老话说得好,“狗屎不臭挑起来臭”,理性选择是不要去挑。

当然,如果官府机构真的抱有淳化学风、敦化学理的善愿,谨推荐一个这样的正面方案:敦促厉大教授就其为实践所证伪的那部分谬说道歉。这才会带来正面的学术建设效果,至少让庸众看到大学者中间,还是有个别人愿意尊重实践和经验的,还有人愿意放弃“淌来之誉”去修正自己的错误并痛改前非的。

不得不说,岁月是把杀猪刀,没有人可以躲过其锋刃。曾经万众仰望的名大教授,昨日的理论和预言都被后来的经济现实彻底证伪,到了垂暮之年他本人既不能学会新理论的入门知识,又不能从现实中间透过调查提取真实有效的信息,就算是这样了,似乎还有很多人不愿意让他真正退休,体面地离开舆论场,何其悲哉!呜呼,阎王爷保佑厉大教授吧。

二〇一八年十一月十五日

选中下边空白处,查看被消失的联名信。

百名学者专家致中共教育部党组的一封信

我们的意见
——致中共教育部党组的一封信

中共教育部党组、教育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表彰人选推荐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

  2018年11月13日,我们看到贵部网站发布的“改革开放杰出贡献表彰推荐人选”,我们感到惊讶、迷茫、不解、非常气愤!

  对贵部推荐的人选——厉以宁教授,我们坚决反对!

  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界的最高管理部门,肩负着重大历史使命,应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依据宪法和有关规定,承担“拟订教育改革与发展的方针、政策和规划,起草有关法律法规草案并监督实施。”的职责,应为“坚持正确的办学方向,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遵循教育规律,创新教学方法,大力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制定教育规章、指导和监督全国教育工作等义务。所以,贵部制定的任何一个规范性文件和任何举措,都是一种举足轻重的社会导向,都直接影响我国社会“科教兴国”战略的落实和走向。所以,你们任何重大活动的举办和展开,应该慎之又慎;贵部树立的各种典型或标杆,应该是当代学界公认的、经得起历史考验的,贵部推荐的各项人选,应该是德学双馨的、是全国学者和学子的好榜样!

  可是,贵部这次活动推荐的厉以宁教授,他的不少观点和政策主张是违背我国宪法规定和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十八大以来的有关决定、意见精神的。例如:

  一、厉以宁教授公开主张“产权私有化”。他说:“我认为产权改革是最重要,许多人不理解为什么要搞股份制,为什么搞产权私有化,所以一段时间虽然我们压力很大,但照样在推进。最后,终于认为产权改革是重要的。”[i]

  这种主张与我党改革开放以来一直主张的国企改革“绝不搞私有化”[ii]的指导思想是背离的。

  二、厉以宁教授宣扬“改革开放需要牺牲三千万职工的利益”和“我国贫富差距不大”。[iii] 这与我党提出改革开放的初衷——社会主义制度的发展和完善,发挥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是完全背离的。他对于我国贫富差距的判断,背离了我们党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

  三、厉以宁教授宣扬:“经济改革的成功并不取决于价格改革,而取决于所有制改革,公有制的完善是经济体制改革的关键。公有制的完善是指突破传统的全民所有制形式,把传统公有制改为新型公有制。”还说,这是“这些年来,(18年来,引者注)我一直坚持上述观点。”集体所有制“徒有‘集体’之名而已。”“真正的集体所有制,即公众持股经济。”[iv]“国有资本在混改企业中一定要减持只占30%才能有效发挥作用”[v] 他主张“混合所有制改革只有国有资本持股占30%才能有效发挥作用”““由国有企业控股的混合所有制企业不一定要死守51%这条控股线”,“30%甚至更低一些”,“才能使国有股……行使有效的控股”,等等”[vi] 他的这些一系列观点、主张不仅违背了2015年9月13日发表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和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指示,即“国有企业是主力军、生力军。攻坚克难、打硬仗还要靠主力军。国有企业在中国的地位只能加强”[vii]以及“坚定不移把国有企业做强做优做大”[viii]的讲话精神,而且混淆了西方经济理论与马克思主义及其中国化经济理论的区别,严重影响了广大人民群众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改革开放的认同、拥护和支持。

  四、厉以宁教授一贯主张时间先后的市场与政府“两次调节论”,就是放弃党、人大和政府必要的首先立法、执法和监管,这是导致“疫苗事件”、“天津化学爆炸案”和劳资冲突等许多恶性事件的理论一个重要原因。[ix]

  五、厉以宁教授宣扬“24%的物价上涨也问题不大”。当时就受到朱镕基总理不点名的批评。[x]

  六、1988年中央电视台播放的极力颂扬西方文明优越的政论片“河殇”[xi],是对中国共产党领导和坚持的社会主义道路、人民民主专政、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意识形态和中国为代表的东方文明的一次全面、系统围剿,是“六四风波”的重要前奏和舆论基础,当时王震等中央领导同志就提出严厉批评,一直到现在,其影响依然存在。厉以宁教授竟然是该片一个主要顾问。[xii]

  七、厉以宁教授公然不顾历史事实,不顾中共中央《关于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关于经济问题的正确评价,不顾习近平主席不能否定改革开放前三十年的讲话精神,2017年还在宣称“计划经济的实行……到20世纪中叶,中国已进入国民经济濒临崩溃的困难境地”。[xiii]与中共中央决议“建国三十二年历史的基本估计”中指出的:“五、在工业建设中取得重大成就,逐步建立了独立的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六、农业生产条件发生显著改变,生产水平有了很大提高。……七、城乡商业和对外贸易都有很大增长。……八、教育、科学、文化、卫生、体育事业有很大发展。……”的评价截然相反;即使对“文革大革命”十年期间经济成就的评价,《决议》是说:“我国国民经济虽然遭到巨大损失,仍然取得了进展。……”[xiv]厉以宁这种对我建国后的前三十年的评价,与社会上否定社会主义制度,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的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有直接关系。

  依据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劳动模范洪可柱等同志和许多网民的揭露,建议贵部、中纪委和监察委先查清其家族经济有没有违法违纪问题,然后再考虑是否列入推荐名单。千万不要再出现被社会广泛嘲笑的类似“今年提升、明年双规”、“今日表彰座上客,明日班房里边坐”的现象了。

  中国经济学界有杰出贡献的优秀学者不少,如中国社科院原副院长刘国光教授等,建议教育部推荐中国人民大学一级荣誉教授卫兴华。

  此致
敬礼!

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等100多位学者专家

2018年11月16日
  
  [i]参见:《厉以宁回忆光华学院30年》, 《光明日报》 2015年05月31日 04版
  [ii]参见:国企改革聚焦:国企改革寻求突破但绝不搞私有化http://www.chinanews.com/1999-9-23/26/1626.html
  [iii]参见:http://blog.sohu.com/s/ODc2NjU3NDk/302669510.html
  [iv]参见:http://www.xuehuile.com/thesis/full_be2e73a0a8a444a6a3ca01be90169b20.html;什么是公有制和公有制企业——与厉以宁先生商榷。“新型公有制就是西方私有资本控股的公众公司”;项启源研究员:《不能把股份制等同于公有制——兼与厉以宁教授商榷》,《经济学动态》 2004年第04期,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JJXD200404003.htm
  [v]参见:夏小林:国有企业混改不能搞大规模“抽血疗法”——与厉以宁教授商榷http://www.szhgh.com/Article/opinion/xuezhe/2017-08-26/145708.htm
  [vi]参见:《为“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进经济平稳健康发展”建言献策——政协第十二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一次会议发言摘登》, 2017年6月28日《人民政协报》,http://www.cppcc.gov.cn/zxww/2017/06/28/ARTI1498613776727864.shtml。
  [vii]参见: 新华网:《十九大前夕,总书记基层听民声,问计于民》,http://politics.people.com.cn/n1/2017/0421/c1024-29225587.html。
  [viii]参见: 习近平《在全国国有企业党的建设会议上的讲话》,2016年10月10日
  [ix]参见:《论市场调节与国家调节的结合机制——与厉以宁同志商榷之三》《世界经济文汇》1991年第四期
  [x]参见:当时就受到朱镕基总理不点名的批评,参见程恩富教授:《反通货膨胀是当前宏观调控的首要任务》,《经济改革与发展》1994年第11期
  [xi]参见:《意识形态与政论纪录片—— 从《河殇》到《大国崛起》;http://www.doc88.com/p-6723252201799.html]
  [xii]参见:《意识形态与政论纪录片》—— 从《河殇》到《大国崛起》http://www.doc88.com/p-6723252201799.html; https://baike.sogou.com/v75733909.htm?fromTitle=%E3%80%8A%E6%B2%B3%E6%AE%87%E3%80%8B%E6%89%B9%E5%88%A4
  [xiii]参见《高校主题出版》,北京大学党委宣传部组编:《铸魂——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十二讲》,北京大学的出版社2017年1月第1版,第4页
  [xiv] 参见:《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见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改革开放三十年重要文献选编》上,中央文献出版社,2008年12月,第185——188页,第199页;
  [xiv]刘日新编著:《新中国前三十年的经济——1950——1980的国民经济计划》,中国经济出版社2016年8月第1版;孙学文:《毛泽东盖世功勋与日月同辉——兼驳建国头29年“经济崩溃”论,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网刊《旗帜新声》第三期,载:2010年1月5日 274期《环球视野》);王立华:《讲改革开放必要性时,切莫搞历史虚无主义——兼论毛泽东时代中国与世界主要国家的经济发展速度》,https://mp.weixin.qq.com/s?src=11×tamp=1542596078&ver=1253&signature=EDwe0oacWDA0rscUl2Jkbqhf5M660DBkrTn75TcsIWlQWYvAIbbzKrSiis3A-KjxyfKLeNIiwhhtpmU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