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母乳中检测到草甘膦,转基因大国下令暂停注册与流通

2018-9-5 22:49

原作者: 译者︱陈儒玮 等;汇编︱七 音,侯 雷 来自: 人民食物主权
食物主权按:人们往往认为母乳营养丰富,易于消化,是喂养婴儿的最佳食品。殊不知,美国和巴西最近的研究显示,母乳中竟含有草甘膦除草剂成分,而草甘膦在2015年被世卫组织下属的国际癌症研究机构列为2A级致癌物。这一结果令人心惊,也不禁令人思考,为何母乳中竟会有此类对人体——特别是婴儿——有害的物质?实际上,母乳中的草甘膦来自日常饮食,尤其是转基因食物和受草甘膦除草剂污染的饮用水。母乳中检测出草甘膦正是转基因农业的结果。


2014年全球首次发现美国母亲的母乳内含有草甘膦除草剂

图片来源:sustainablepulse.com

初步研究表明母亲体内存在草甘膦积累。

尿液测试显示草甘膦含量比欧洲高出十多倍。

初次测试显示孟山都(Monsanto)和全球监管机构对草甘膦在生物体内积聚方面的认识是错误的,这导致了严重的公共健康问题。

测试专员敦促美国农业部和美国环境保护署暂时禁止使用以草甘膦为基本成分的除草剂以保护公共健康,这次禁令最好持续到草甘膦在母乳中的进一步全面及独立的测试完成。
 
在2014年首次对美国母亲的母乳进行草甘膦除草剂残留的检测中,“妈妈纵横美国”(Moms Across America)以及“可持续脉搏”(Sustainable Pulse)发现检测的十个样本中有三个含有大量草甘膦。一名弗罗里达州的母亲检测到的草甘膦含量最高(166微克/升),另外两位显示“阳性”结果的母亲分别来自弗吉尼亚州(76微克/升)和俄勒冈州(99微克/升)。这一令人震惊的结果表明母体中的草甘膦含量是在一段时间内积累的。直到最近,全球的监管部门以及生物科技产业才对这一结果进行反驳。

含有草甘膦的除草剂是世界上最畅销的除草剂,商标上标有孟山都的“Roundup”(农达,即草甘膦除草剂)。由于农达大量用于转基因作物(GE作物),2013年孟山都的农达销售利润上升了73%,达到3.71亿美元。
 
就单独的杀虫剂而言,母乳测试中测出的76微克/升以及166微克/升的草甘膦含量高出欧洲饮用水指令规定允许量的760倍到1600倍,却低于美国草甘膦最高污染级别 (MCL) 的700微克/升。MCL的数值由美国环境保护署 (EPA)规定,当时他们错误地认为草甘膦不会在生物体内积聚。
 
孟山都和全世界的监管机构都在一种假设的基础上制定各种条例,即草甘膦不会在生物体内积聚。孟山都的资深科学家丹·戈德斯坦(Dan Goldstein)近期声明称:

如果摄入草甘膦,它会快速排出,不会在人体脂肪或组织中聚集,也不会参与人体的新陈代谢。当然,它在尿液中排出时并没有改变。

由“妈妈纵横美国”和“可持续脉搏”委托进行的草甘膦测试也分析了全美的35份尿样以及21份饮用水样品。检测发现这些尿液中的草甘膦含量比2013年欧洲“地球之友”(Friends of the Earth,环保组织)进行的类似调查所测出的含量高出10多倍。
 
初次测试是在密苏里圣路易斯的微生物技术(Microbe Inotech)实验室完成的。这次测试并不代表全面的科学研究。它是由全世界的监管机构以及独立科学家组织的,旨在激励并着手进行关于草甘膦的全面科学研究,并进行同行评议。
 
“妈妈纵横美国”的创始人兼董事曾·亨尼卡特(Zen Honeycutt)近日说道:

当医生和实验室人员告知我不能用自己或孩子的尿液检测除草剂时,我决定要找到一种可以检测的方式,这种除草剂一年前在全世界广泛使用。

“可持续脉搏”的董事,亨利·罗兰德斯(Henry Rowlands)说道:

全世界的监管机构和政府需要快速行动,暂时禁止使用以草甘膦为基本成分的除草剂,同时全球的监管机构、政府以及独立科学家将共同进行长期测试。这是他们可以重获信任,保护母亲、婴儿以及公众健康的唯一方式。

八成母乳样本检验出草甘膦除草剂,巴西宣布暂停此类产品注册与流通

根据巴西皮奥伊联邦大学(UFPI)健康与科学中心研究生伊纳西奥·佩雷拉·利马(Inacio Pereira Lima)所做的研究显示,在巴西乌鲁苏伊(Urucui)地区医院产科病房所采样的母乳中,约有83.4%的样本检验出含有草甘膦和主要代谢物氨基甲基膦酸(AMPA)。
 
利马解释,母乳验出草甘膦意味着人体直接受到除草剂的污染,或者是该农业地区施用的除草剂数量非常高。但如果处于非农业地区,母乳中的草甘膦则很有可能是来自水源的污染。
 
巴西大规模种植孟山都公司所研发的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是世界上第二大的大豆生产国及出口国。

图片来源:校园午餐搞非基

8月3日,巴西联邦法官宣判暂停草甘膦这一广泛应用于大豆和其他作物的除草剂,称含有草甘膦这一活性成分的新产品将无法在巴西获得登记,已登记产品可能在未来30天内暂停,直至政府完成对草甘膦毒理学的重新评估。

该项决定同样适用于阿维菌素【编者注:一种杀菌/虫/螨剂】和福美双【编者注:一种杀菌剂】,以上判决或将经历多次上诉。
 
孟山都公司发表声明表示,全球研究已证实草甘膦安全无虞,而且巴西农民使用草甘膦的历史已经长达四十余年。巴西农企业协会主席路易斯·罗仁科(Luiz Lourenço)也认为法官做出了错误的决定,没有草甘膦除草剂,根本就不会有大豆产业。

7月,美国一联邦法官做出判决,允许数百名癌症患者或病故者家属针对孟山都的诉讼进入审判程序。第一起起诉孟山都农达产品致癌案于7月9日开庭,历经了一个月的审讯,法庭最终于8月10日判定孟山都公司对非霍奇金淋巴瘤患者韦恩·约翰逊负责,并向他支付2.89亿美元赔偿金。
 
巴西于2003年开放种植转基因作物,希望减少施用农药。但根据2017年出版的研究论文《Use of genetically modified crops and pesticides in Brazil: growing hazards》[1],巴西全国农药使用总量在2000年至2012年间增加了1.6倍,用在大豆的数量则增加了3倍。其中,农药施用累进增加率比作物生产力多3倍(kg/ha),比同期人口增加率高出10倍;平均每人每年农药使用量增长7%,但生产力仅增长3.5%。

草甘膦危害已定性,中国何时能禁止?

草甘膦是许多广谱灭生性除草剂的主要活性成分,能灭杀几乎所有天然农作物和植物,农民给它起了个外号叫“见绿杀”。但是草甘膦杀不死 “抗草甘膦”转基因作物,这是因为转基因专家把能够抵抗草甘膦的基因强制转入到农作物,让转基因大豆等作物具备吸收草甘膦而与之共存的能力,这样草甘膦除草剂就只杀死非转基因植物而不杀死转基因作物了。全世界86%的转基因作物都是所谓的“抗草甘膦”转基因作物,草甘膦用量越大,转基因作物吸收草甘膦的量就越多!

中国进口美国和阿根廷的转基因大豆中草甘膦含量高达20-100毫克/公斤。而非转基因大豆等作物内部的草甘膦含量等于零!所以草甘膦致癌就意味着抗草甘膦转基因农产品致癌。巴西暂停草甘膦使用说明草甘膦已经极其严重地危害巴西人民的身体健康,否则巴西绝不会不顾转基因大豆的重大损失而暂停使用草甘膦。

全世界癌症研究最权威的机构——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于2015年3月宣布草甘膦为2A级致癌物,有“充分的证据”表明对动物致癌。别忘了,人类也是动物,只不过是高级动物而已。但是人类的抗毒性只有老鼠的几十分之一,老鼠吃含草甘膦的转基因食物长肿瘤,人类长期吃转基因食品摄入草甘膦能不生肿瘤吗?

环视世界各国,俄罗斯于2016年禁止生产、进口转基因动植物及产品。日本、韩国、大多数欧洲国家,甚至非洲绝大多数国家,都禁止种植转基因作物。印度多地因问题严重已弃种转基因棉花。如今连转基因农业的大本营美国、巴西都开始重新审视转基因伴侣草甘膦的安全性,中国还不该反思转基因农业并采取行动吗?

参考资料:


文章来源:
GMO Seralini(中文)
可持续脉搏(英文):
校园午餐搞非基:
世界农化网:
重磅!巴西宣布暂停草甘膦、阿维菌素、福美双使用 农业从业者呼吁撤销该裁决
椰爸的今日头条: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