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拒收洋垃圾,欧美污染转移却并未停止

2018-9-7 18:12

原作者: 王学堔 来自: 界面新闻
食物主权按:众所周知,中国是“世界工厂”;殊不知中国其实还是“全球垃圾场”,从1995年到2016年,中国的年垃圾进口量从450万吨增长到4500万吨,二十年间翻了十倍。据商业咨询机构China Briefing的数据,2016年美国废纸出口中,有三分之二以上直接送到了中国;欧盟27国中,87%的再生塑料直接或间接运至中国。所以当中国开始拒收洋垃圾后,欧美都慌了神,以后垃圾怎么办?这也暴露了全球垃圾问题的尴尬,欧美国家为了节省垃圾处理成本等费用,不断向发展中国家转移垃圾,缓兵之计无法长久,国际社会更应该共同商讨制定全球垃圾处理方案,以达成真正的环境保护。

图片来源:网络

2017年7月30日,中国正式通知世界贸易组织,将于2018年初停止进口包括废塑料、未分类废纸、废纺织原料和钒渣在内的24种“洋垃圾”。2018年6月,国务院公布《关于全面加强生态环境保护 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意见》,明确将全面禁止“洋垃圾”入境,力争2020年年底前,基本实现固体废物零进口。
 
曾经的“洋垃圾”进口第一大国,正一步步收紧固体废物进口政策。
 
自意见正式印发以来,“洋垃圾”禁令已一年有余,“蝴蝶效应”正在全球卷起风暴:欧盟决定对塑料征税,美国废品回收站堆积如山,星巴克要求禁止塑料吸管……看似各自独立的事物,都在中国拒收“洋垃圾”之后发生着改变。

“世界工厂”背后的“全球垃圾回收站”

中国的“洋垃圾”进口热始于20世纪90年代初期。当时,中国是“世界工厂”,包括制造业在内的诸多产业对原材料有着巨大的需求。满载着“中国制造”的巨大集装箱船离开中国港口,行驶至发达国家,返程时载回这些国家的回收物。之后,经过层层分拣加工,作为原材料的回收物进入各地工厂,被生产成新的货物。
 
这条进口供应链之所以得以运转,源于每个环节各自获利。对发达国家而言,严格的环境标准与较高的劳动力成本意味着废物处理费用高昂,出口至中国无疑是一种更为经济的方式。《中外对话》研究院冯灏撰文分析:

对于发达国家而言,国内处理的费用大概在每吨400美元至1000美元。运到中国,即便加上运费,每吨的成本只有10美元至40美元。

对于中国而言,彼时享誉全球的制造业需要更多原材料。“中国收纳的‘洋垃圾’主要是塑料、废纸、金属材料等,都是还有一定回收利用价值的原材料。我国此前进口这些固体废弃物,作为发展资源不足的补充。”蒋建国称。

图片来源:网络

在李晓的记忆中,货船会停在刘官庄镇的港口,“洋垃圾”压缩包进入到家里的小工厂中,拆解后粉碎、清洗:

进口塑料都是经过分类的,是质量比较好的材料,其次是国内工厂的废弃材料,最次的是国内垃圾回收站运过来的,比较脏也难处理。

除却原材料需求,“企业在这个过程中有利润可图,也是‘洋垃圾’进口的驱动因素。” 中国环保产业协会生活垃圾处理委员会秘书长徐海云称。
 
企业的利润来源,主要在于回收的低成本以及二手元件的再利用。例如在“电子垃圾拆解第一镇”广东贵屿,拆解加工电子‘洋垃圾’不仅可以获取大量铜、铝、锡及贵金属,还可以获取大量可再使用的二手元器件,这些元器件重新流向市场,因质量上乘而广受欢迎。据《贵屿镇建设再生资源专业镇实施方案》显示,2010年,贵屿废旧电子电器、五金、塑料回收加工利用达220万吨,产值高达50亿元。“垃圾致富”并非传说。

中国拒收洋垃圾 影响波及全球

在经济全球化步伐加快、产业分工逐渐深化的今天,各国经济以一种前所未有的速度与规模融入到全球化浪潮中。技术、资本、劳动力在全球范围内流动,而作为一种“副产品”,环境问题也随之在全球范围内扩散。
 
依据“环境成本转移说”,贸易的往来通常也隐含着环境成本的国际转移。由于经济实力与法律规定的差异,发达国家通过进口发展中国家的资源密集型产品满足本国消费,同时将污染物转移至发展中国家。再生资源回收行业所具有的劳动密集型特征,成为环境成本转移的经济驱动因素。
 
据此,劳动力成本比较低的发展中国家成为全球污染的“避难所”,“洋垃圾”的转移很大程度上是通过国际贸易来实现的。从1995年到2016年,中国的年垃圾进口量从450万吨增长到4500万吨,二十年间翻了十倍。据商业咨询机构China Briefing的数据,2016年,美国废纸出口中,有三分之二以上直接送到了中国。欧盟27国中,87%的再生塑料直接或间接运至中国。
 
尽管作为可回收固废的“洋垃圾”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进口国经济发展过程中的原材料短缺,但毫无疑问,如果处置不当,大量固废进口将使发展中国家不得不承担相应的环境污染成本。导演王久良2016年发布的纪录片《塑料王国》描绘了这样的场景:大量未经处理的塑料垃圾进入中国,散布在从北到南几十个大小乡镇,最终在一个个小作坊里,由几乎没有任何防护的工人用手进行粗糙的分拣。“一些‘洋垃圾’的加工过程主要依靠人工手工拆解,对从业人员的健康隐患是很大的。” 蒋建国表示。

近些年来,中国政府开始收紧“洋垃圾”准入标准,一方面源于对环境问题的重视,而另一方面与经济发展阶段也密切相关。自2013年起,中国开始推行“绿篱”行动,对进口垃圾的品质进行严格管理,并以强硬姿态打击非法走私垃圾进口;2017年3月,中国发起“国民利剑”行动,再次收紧对“洋垃圾”的督查。

图片来源:网络

蒋建国介绍:产业机构升级是一个原因,环保意识增强与遏制污染的考量也是。随着我们国家废品产生量也越来越大,处理处置出现了很大问题,洋垃圾挤压了国内废物回收的动力和空间,带来的二次污染隐患也越来越得到重视。

中国的“洋垃圾”禁令对欧美国家的影响,也暴露了全球此前依赖单一进口商的脆弱性。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中国拒绝“洋垃圾”之后,其他劳动力成本较低的发展中国家,例如东南亚、中东、拉美各国,正可能成为新的“垃圾场”。
 
李晓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在“江北塑料第一镇”的诸多中小企业关停之后,“有些年轻人或者家里破产的去了东南亚,像老挝和越南。把同样的模式移植过去,那边人工成本更低,而且不限制,赚钱比在这边多。” 另据《南方周末》报道,印尼塑料回收业协会会长克里斯托•哈利姆(Christine Halim)证实,越来越多的欧美固废正被出口到印尼。
 
“环境具有全球共同性,全球的环境保护是一体的,每一个国家都应该处理自己产生的废物。”中国政法大学环境资源法研究和服务中心主任王灿发告诉界面新闻,中国的新政策是一个风向标,这会倒逼垃圾出口国提升自身的垃圾处理能力,完善本国循环经济体系。
 
生态环境部部长李干杰在公开发言中称:

重要的是大家要统一到巴塞尔公约的精神上,各个国家都要立足于自己产生的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自己来减量、自己来处理、自己来消化,这样很多事情才会更好地理解和解决,也有利于全球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的普及和推动。

原标题:“洋垃圾”禁令一年 中国决策影响全球固废处理系统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