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小农之殇:抵不住天灾,保不住收成

2018-9-4 16:51

原作者: 林澈 汇编 来自: 集室(北京有机农夫市集)
食物主权按:

近日寿光水灾举国震惊,北方城市菜价飙升。这再一次让我们看到,自然灾害给农业带来的伤害是巨大的,一场暴雨就可以让无数农人陷入困境。其实,深陷天灾的农人何止寿光一处?本文中列举的全国各地受灾的农人农园,满目疮痍,令人心痛。难道农民只能坐以待毙吗?来自贵州安顺塘约的抗灾经验或许能给我们一些启示。

2014年,塘约遭遇百年不遇的洪灾,冲毁大片农田和道路,村支书左文学带领村干部组织群众进行集体抗灾,利用这个时机组织全村抱团发展,走集体化道路。短短两年,村里抛荒的地减少了,村里组织村民把淤积多年的塘约河清掏一空,筑上了防洪堤坝,并投工投劳,修复了洪水冲坏的房屋、道路和田地,村民人均收入也实现了翻番。
 
天灾固然难以避免,但抗灾从来不是小农单家独户的事。农田的水利建设需要集体的力量,提高农民在市场和灾难中的抵御能力,同样需要集体的力量。唯有组织起来,才能拯救中国农业,这是灾害带给我们的启示。


今年的气候对农业从业者十分不友好,清明前后的寒潮、夏季接连不断的大雨,使很多农户遭受了巨大损失。前不久的寿光大雨给当地农业造成的灾难无需赘言,除了这些我们能从新闻里看到的灾情,还有很多是普通消费者平时关注不到的。入夏以来,农友们几乎每一个生鲜产品都受到大雨的影响,或减产、或绝收、或品质受到影响。人和自然如何共生共存,是永恒的课题。

从朋友们发出的视频和图片可以看到,一个个的蔬菜大棚要么被风吹翻,要么被洪水淹没;一片片蔬菜基地变成了湖泊;一群群的农人望着眼前的景象,欲哭而无泪。
 
真不知道,自然灾害下的中国农业,我们能有什么办法拯救它。
 
以下是部分农友灾情汇总:

山东


菜地一年内被淹2次,寿光菜农眼睛哭肿一夜白头


山东寿光洪灾,受损最严重也最无助的还是那些靠种地为生的农民。

网传一段视频中,一位男子站在自己的大棚里,里面的水已没过小腿,他只能一边哭喊着:“我的老天呀,你这是要我的命啊”,一边拿着舀水篮无力的捶着水。


寿光是著名的“中国蔬菜之乡”,曾经农业是寿光的骄傲,可现如今,当地很多农民却一夜之间没了骄傲。
 
仅口子村就有80余户养殖户损失惨重,一家养殖户的5000头猪全部被洪水冲走。


烟台·李立君果园

收获前的连续降雨让樱桃大幅减产,裂果问题严重,早红樱桃基本全军覆没。我们是想尽量挑选发货,花了大量人工成本,挑出一小部分以尽量满足更多下了单的朋友。但是后来从预冷库拿出前一天预冷的樱桃,看到了许多水烂斑,这意味着樱桃已经被病菌盯上了,即使挑选好的发出也会很快腐烂。最后预售出去的樱桃只能全部退单处理。

福建

福州

福州千亩稻田被淹,成熟稻谷因发芽只能当饲料


泉州

暴雨突袭泉州 果园被淹根茎烂掉


云南·楚雄·彝族自治州·返乡青年康丽家

云南永仁县,今年的天气情况可以堪称诡异。4月17日,核桃刚刚接小绿果,就来了一场大冰雹。核桃三分之二的小果直接被打落,其他的各种水果、蔬菜和农作物的小苗也受冰雹影响,产量都减少很多。

* 冰雹下的果园 *


5月中旬到6月初半个多月的时间,过去还是旱季,没有雨水,今年连续下雨,杨梅有一半直接落在地里,无法采收了。

* 连续暴雨下的杨梅地 *


7月、8月两个月本应该是整个云南的雨季,各地都应该有大量降雨,但永仁县的情况却是,下雨的地方持续两个月几乎没有停地下雨,不下雨的地方持续20多天都没有降雨。降雨异常,导致野生菌出菌量非常少,品质参差不齐。另外,因为有些地段频繁降雨,出现公路泥泞,山体滑坡等情况,进出山非常困难。

* 被太阳晒裂的牛肝菌 *


* 山体滑坡导致进出山的路被阻断 *


广东·清远·朴然农园

今年2月5日和6日,粤北地区遭遇了50年一遇的霜冻灾害,大片亚热带植物经不住冰霜,受灾严重,朴然农园也不能避开,大量火龙果枝条冻伤、冻死,仅三分之一生长旺盛的植株存活下来。


内蒙古·阿拉善左旗·致良田

我们遭遇到阿拉善多年不遇的气候状况——从3月份到7月中旬,持续4个半月没有降雨,但从7月下旬开始的近一个月,有一半时间在降雨,气候非常不阿拉善。连续的降雨,让我们的蜜瓜产量下降了50%左右,最后出产一批蜜瓜的品质,也有所影响,损失惨重。很多瓜裂开,还有很多瓜有瑕疵没法发货。后面的30亩地产量,居然不如前15亩的产量。下图的瓜都是不能发货,只能烂在地里的:


河北

怀安·一墩青


张家口·快乐返乡青年

年初的倒春寒导致杏花被冻伤,杏仁基本绝收。

四川·成都·亮亮农场


北京

顺义·美田阳光农场


海淀·凤凰公社

年初的倒春寒把梨花全部冻掉了,导致今年没有生产出梨。雨季使我们的桃子口感变得一般,后面全部长了一种菌,损失了四分之一的产量。

大兴·溪青农场

今年7、8月北京连续的雨天导致大白菜和胡萝卜没有出苗,羽衣甘蓝遭受了涝灾被泡死。由于大雨天气无法正常劳作,耽误了草莓地的整理工作。

房山·拙朴坊蜂蜜

今年6月荆条盛花期大旱,蜜蜂采不到蜜。一直旱到7月15日,北京地区才进入雨季,可是漫山遍野的荆条花已经快谢了。旱情造成整个北京市荆条蜜绝收,拙朴坊实际减产60%。

陕西

汉中·刘蜜书

目前反馈受灾最严重的大概是秦岭刘蜜书,土蜂蜜基本绝收。


近乎野生的古法养蜂方式,就是靠天吃饭。气候坏了,蜂蜜也就没希望了。蜂农们着急,我也着急,我恨不得给秦岭建一个巨无霸的大棚,遮住暴雨,为蜜蜂留住花蜜,但在几百公里范围来实施,简直是天方夜谭。
 
干古法养蜂7年了,难道是真的迎来了可怕的“七年之痒”?
 
有一位养蜂的老人说:我活了80多岁,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雨,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长时间的雨。

——《2018绝收记·刘蜜书》

宁可不卖,也不以次充好。
 
2018年阴历二月下旬(清明前后),正是土蜂繁育时节,却遭遇了一场多年不遇的霜冻,当地人称“黑头霜”,结果树木的新芽被冻死,重新发芽的树木将不再开花,蜜蜂的智慧告诉自己,不能繁殖太多的后代,故土蜂数量大幅减少。


祸不单行。

2018年5月-8月,近乎三个月的持续降雨,把大部分野花的蜜冲走了,导致蜜蜂无蜜可采。


往年,大暑过后(7月底),就能取蜜。2018年,到目前为止,我们不敢取蜜,因为蜜少的可怜,只有蜜蜂自己的口粮。

当我们打开蜂箱时,我们发现,蜂巢都没有建设好,何谈有蜜?

综上,2018年,我们的木桶蜜近乎绝收。

核心蜂农灾情

紫柏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李大爷:原有土蜂70多群,蜜蜂因二月霜冻,几乎没有蜂群,6月份因雨天导致土蜂有20多群饿死、逃跑。往年取蜜800多斤,今年取蜜40斤,只够送给亲戚朋友。


汉西林区刘哥:原有土蜂150多群,二月霜冻导致20多桶冻死、饿死;5-7月因无蜜可采逃跑、饿死约30群;考虑到能让土蜂顺利过冬,目前还没有打算取蜜。


桑园大熊猫自然保护区张大哥:原有土蜂80群,二月霜冻几乎没有分群,5-8月逃跑约20群,为了留足蜂子过冬的口粮,不打算取蜜。

小陇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王大哥:80多群,跑的,死的,还有不到30桶了,今年是个哈年成【编者注:坏年成】,不敢取蜜,取了蜂子都跑完了。
 
太白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沈大叔:蜂儿不分,抬了几个桶,都飘轻,今年不敢取了。
 
佛坪熊猫自然保护区庄大爷:本身有60多桶,清明前后,在野外招了3桶,现在基本上没有跑。但是,蜜是不敢取了,谁知道后边是啥天气哩!
 
洋县长青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魏大叔:从来都没有碰到过这么坏的年成,蜂子跑的跑,死的死,冬天死了5群,2-8月份跑的、死的有30群,现在还有30多个老母子了,一个桶都不取,等到明年多繁殖几桶,明年再是这个天气,都不搞了。
 
整个秦岭,几乎全部沦陷,不想再忍痛赘述了……

霜冻和暴雨造成的灾情


近些年频发的气候异常对正常的农业生产已经造成了极大的威胁,希望我们能联合大家的力量,最大限度地给予生态小农提供支持,共度时艰!

原标题:负重前行丨恶劣气候影响下的农友们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