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美国三千多名草甘膦致癌患者起诉孟山都:第一案首开庭

2018-8-2 16:41

原作者: 侯马 编译 来自: 人民食物主权
食物主权按:7月9日,万众瞩目的美国淋巴瘤患者诉孟山都案终于揭开帷幕,46岁的癌症末期病人德韦恩·约翰逊作为第一个案例的原告正式亮相。尽管约翰逊目前只剩几个月的生命,他仍希望在有生之年,可以让世界最大的农化种子公司孟山都给他一个明确的答复:他的非霍奇金淋巴瘤是否和长时间暴露在该公司的农达除草剂之下有关?通过庭审实录,我们清楚地看到孟山都如何通过歪曲科学证据、收买监管机构和践踏消费者权益来实现其逐利的目标。在引人垂涎的丰厚利润面前,人命变得一钱不值。约翰逊案件的结果将关系到3000多名因接触农达而致癌的患者的命运,人民食物主权将继续跟踪事态的发展,为这些无辜的受害者发声!

图片来源:www.facebook.com/gmofreeusa

孟山都农达致癌诉讼案的背景

七月份受全球瞩目的反转大事要数美国癌症患者德韦恩·约翰逊(Dewayne “Lee”Johnson)状告孟山都农达除草剂致癌的案件了。自世界卫生组织下属的癌症研究机构(IARC)评定草甘膦(农达除草剂的主要成分)致癌以后,美国各地先后有3000多名被确诊为非霍奇金淋巴瘤的患者及其家属起诉孟山都。

图片来源:https://truthout.org/articles/secret-documents-expose-monsantos-war-on-cancer-scientists/

这些诉讼案包括集体诉讼案和个人诉讼案。集体诉讼案始于2017年6月20日,来自美国威斯康辛州等六个州的民众提起集体诉讼,指控孟山都虚假宣传蒙骗消费者。孟山都声称草甘膦所影响的酶仅仅存在于植物中,而非存在于“人体或动物体内”。但其实草甘膦除草剂是通过切断“莽草酸代谢途径”从而抑制EPSPS酶的合成。而人体免疫系统有80%的微生物来自肠道,这些细菌有“莽草酸代谢途径”,因此草甘膦会使我们肠道中某些有益微生物作用失效。[1]
 
集体诉讼涉及购买使用农达产品的所有消费者,他们只需证明购买了农达产品但无须证明因使用该产品而遭受个人伤害。这与个人诉讼很不一样。个人诉讼更容易吸引公众的关注,因为这些原告都因接触农达除草剂而罹患非霍奇金淋巴瘤,许多人受疾病缠身痛不欲生,并给家庭带来巨大的压力。因此,公众十分关心到底这些受害者能否通过法律诉讼来得到正义的伸张。
 
个人诉讼案也分两种:联邦法庭诉讼案和州法庭诉讼案。联邦法庭诉讼案最大的一桩是旧金山加州北区联邦地区法院受理的“孟山都农达多地区诉讼案”(MDL- In re Roundup Products Liability Litigation,案件编号3:16-md-02741-VC),目前已经有超过365起诉讼。今年3月,旧金山地区法院举行听证会,邀请研究癌症科学领域的相关专家对簿公堂,就草甘膦的致癌性列举科学依据,从而让法官决定代表双方的科学家是否有资格在接下来的正式审理中以证人的身份出场。[2] 令人欣喜的是,经过这次为期一周的“科学周”大辩论,7月10日,旧金山联邦法庭的法官文斯‧查布里亚(Vince Chhabria)宣布,允许这些科学家可以在接下来的诉讼中出庭作证,使得诉讼可以顺利进行下去。[3]
 
今天所报道的约翰逊告孟山都(Johnson vs. Monsanto)案件,成为州法庭诉讼近4000个案例中的第一起,已经于7月9日开庭,由于证人较多,庭审预计会一直延续到八月份。

陪审员和证人的筛选

为了准备这个诉讼案件,陪审员的筛选工作从6月21日就开始了。法庭给候选陪审员发放问卷,以了解他们对农达除草剂的看法,如是否在家里使用除草剂,家里有没有亲人患癌症,甚至包括一些细节问题,如他们到超市买菜的时候有没有留意食品标签,还有就是如果法庭决定严惩孟山都,他们会不会有保留意见等等。孟山都极力干预陪审员的选拔工作,试图排除对自己不利的候选人。例如,有人认为孟山都是个“不道德的”,甚至“邪恶”的公司,也有人承认已经知道草甘膦致癌,也一直关注孟山都的动向。最后,孟山都得以排斥近三分之一的候选陪审员,最后入围的12人包括来自不同行业背景的七男五女。[4]
 
在证人的准备方面,出庭双方都进行了周密的准备。约翰逊的律师事先采访了十名之前和现在在孟山都就职的员工以及之前被曝光与孟山都有勾连的环保署官员,并拍了视频作为证据在法庭上呈现。另外,他们还邀请了约翰逊本人、他的妻子、皮肤病医生和几位科学家作为专家证人亲自出庭。而被告孟山都一方的证人则包括11名专家证人,他们将对除草剂使用的必要性进行辩护,同时也试图推翻原告的申诉。

孟山都代笔科学论文,打压草甘膦致癌的科学研究

图片来源: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17-08-09/monsanto-was-its-own-ghostwriter-for-some-safety-reviews

开庭的第二天,原告的律师播放了他们采访孟山都前毒理学主管马克‧马腾斯(Dr. Mark Martens)的录像。在追问之下,马腾斯揭发了孟山都在1990年代对一系列关键的动物实验所做的毁誉行动,这些实验证明了孟山都除草剂有基因毒性,这是癌变的潜在前兆。马腾斯和多娜‧法玛博士(Dr. Donna Farmer)——产品保护部的主管在邮件中讨论了如何“打压”这些证据确凿的研究。这些邮件披露,孟山都在1999年聘请了詹姆斯‧帕里(Dr. James Parry),一个备受敬重的基因毒理学家,来承担一项草甘膦的动物实验。可是,帕里发现农达会带来基因突变,也就是癌症的前兆,于是建议开展进一步的研究。当孟山都的这两位科学家得知此事,他们开始谋划如何让帕里改变他的结论。可是经过几番努力,他们意识到,即使他们出高价(超过25万美金),帕里也不会动心,他们只好开始物色别的人选。开庭的那天下午,原告方播放了孟山都科学家威廉‧海登斯(Dr. William Heydens)的证词。他说到:

我们决定采取更经济更简便的方法,那就是笼络那些难以给出定论的学科专家,包括流行病学,以及药理作用机制学( mechanism of action)。然后,我们代笔撰写‘暴露毒性和基因毒性’的章节。我们可以考虑在发表的文章署Greim, Kier和Kirkland的名字。[5] 但是我们如果自己撰稿,只是让这些专家修改和署名,这样的花费会大大减少。回想一下我们是怎么处理Williams, Kores & Monroe那篇论文的。 

Williams, Kores & Monroe合写的文章已经成为一个人们经常引用的笑柄,来讽刺孟山都的代笔行为。[6]
 
随着孟山都诉讼案的展开,美国司法部解谜了许多孟山都公司的内部文件。彭博新闻社和法国《世界报》(Le Monde)均报道了孟山都伪造论文为产品“洗白”的丑闻。[7] 而今年刚刚出版的两篇学术文章,一篇发表在《公共卫生政策杂志》(Journal of Public Health Policy),另一篇发表在《国际医药风险与安全期刊》(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Risk and Safety in Medicine),则揭露了孟山都如何通过代笔科学论文以及操控环保署,来隐瞒农达产品对公众健康的危害。[8]

打通美国环保署

图片来源:https://www.naturalnews.com/2018-07-01-epa-in-bed-with-monsanto-bayer-burying-studies-that-show-glyphosate-causes-cancer.html

审讯进入第二周,原告方的律师在庭上播放了孟山都官员的一些录像证词,其中包括丹尼尔‧詹金斯(Daniel Jenkins),负责与联邦机构联系的监管事务部联络人。陪审团听到了孟山都如何在环保署安插“鼹鼠”,通过收买前农药规划处的高级官员杰斯·罗兰(Jess Rowland),隐瞒农达危害的真相。在詹金斯与罗兰的邮件往来中,我们得知罗兰封杀了一项由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下属的有毒物质与疾病登记署(Agency for Toxic Substances and Disease Registry, ASTDR)所进行的草甘膦评估研究。罗兰甚至得意地说:“如果我能办好这件事,我应该获得一枚奖章”。在庭上播放的视频中,詹金斯脸色苍白,冷汗直冒。
 
原告方证人、流行病学家兼毒理学家克里斯托弗‧波蒂尔(Dr. Christopher Portier),揭露了孟山都如何指挥环保署,来选择那些证明草甘膦无害的研究作为决策依据。比如,今年刚发表的一篇来自美国“农业健康研究项目”(Agricultural Health Study, AHS)的论文,声称草甘膦实际上在保护人体免受非霍奇金淋巴瘤的侵害。[9] 波蒂尔发现,如果翻看这个研究的原始数据,我们会看到草甘膦其实显著地提高T细胞淋巴瘤的发生率,这正是原告约翰逊所患的病症。另一位证人,哥伦比亚大学的艾佛莱德‧纽嘎特(Dr. Alfred Neugut)也向陪审团指出了这项研究的漏洞,尤其是因为没有很好地持续跟进参与者,研究者自己对缺失数据进行了填补(imputation)。[10]
 
另外,当世卫组织下属的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在2015年公布草甘膦为“可能致癌物”之后,孟山都立刻与环保署联系,要求环保署暂缓发表对IARC评估结论的回应,以便为其公关活动赢得更多的时间。[11]

约翰逊的控诉

图片来源:https://www.cbsnews.com/news/monsanto-faces-its-first-trial-over-allegations-roundup-ingredient-caused-cancer-glyphosate/

“如果我知道这种除草剂的危害,我绝不会把它洒在校园里……这不道德!”23日,作为状告该公司隐瞒产品毒性的先行者,美国癌症晚期患者德韦恩·约翰逊首次出庭陈词。

图片来源:http://www.brandonturbeville.com/2018/07/dying-man-testifies-against-monsanto.html

图片来源:https://www.baumhedlundlaw.com/first-monsanto-roundup-trial-june-18/

46岁的约翰逊从2012年开始在加州旧金山北部郊区的一所学校当园丁,负责除杂草和害虫。他长期与含有草甘膦的除草剂打交道,其中一种名为“农达”的农药出自孟山都。尽管平时全身穿着长袖衣服,但直接接触农药还是常事:“每天脸上都是农药,这很难避免。”

他提到有两次意外,包括有一次喷洒除草剂的管子爆裂,导致他与大量药液直接接触:“除草剂把我的衣服全打湿了,弄得满身都是。”

他强调,在得癌症之前,他的“皮肤完好”。但是当他开始干除草的工作后,他开始感到身体不适,还看到全身开始出现疹子、皮肤病变和疼痛:“我全身的皮肤都有问题。”
 
2014年他被诊断出恶性淋巴瘤:“当时我很害怕,也感到很困惑,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立刻致电孟山都,询问农达的危害,但是没有得到孟山都的回复,更不用说得到草甘膦致癌的警告。

法庭上播放了丹尼尔·戈尔茨坦博士(Dr.Daniel Goldstein),即孟山都消费者投诉和消费者安全的部门主管的证词。他承认收到了约翰逊的电话投诉,但是没有回复,原因是孟山都的科学已经证明了农达不会致癌。可是,后来在原告律师的质问下,戈尔茨坦承认他在约翰逊接触农达的14年之前,就已经知道有大量的研究证实了农达与癌症之间的关联性。可是,约翰逊却成为无辜的受害者。在IARC公布草甘膦可能致癌的判定时,他尚处于非霍奇金淋巴瘤的早期,但是由于戈尔茨坦没有及时建议他停止接触草甘膦,他仍不明就理地继续他的除草工作,以至于到现在为时已晚。[12]

图片来源:https://www.baumhedlundlaw.com/first-monsanto-roundup-trial-june-18/

约翰逊痛苦地说:“疾病带走了我的一切……我不会再好转了。”
 
这位2个孩子的父亲如今时日不多,一家人的生活陷入困境。妻子阿拉池莉·约翰逊(Araceli Johnson)也出庭作证,她告诉法官,为了养家糊口,她一人打两份工,分别在一所学校和一家养老院,有时每天连续工作14小时。她面带悲伤地说:

我承受很大的压力。我都不知道如何形容我的感受。

我感到整个世界都崩溃了。我不能思考。不能做家务。我无法做任何事情。

阿拉池莉更不知道如何向两个儿子(一个十岁,另一个十三岁)解释父亲的癌变。她只能说:“爸爸现在病得很严重…你们要多陪陪他…多花时间了解爸爸…”
 
当天出庭作证的还有约翰逊的医生欧佩·欧佛狄勒(Dr. Ope Ofodile),她从2014年开始为约翰逊治疗皮肤病。当时她看到约翰逊身上长的疹子,但是并未将症状与农达联系起来。不过,她尽心尽力对病人进行治疗,甚至致函教育局要求“让他不再接触会使他病情恶化的化学物质”。
 
农达的致癌作用除了基于主要成分草甘膦,还归功于里面添加的表面活性剂。在法庭上,毒理学家威廉·索亚 (William Sawyer) 与孟山都律师乔治·隆巴迪展开了针锋相对的斗争。索亚指出,约翰逊喷洒农达后生病,是因为该除草剂的说明书没有告诉使用者,在喷洒时如何进行自我保护。他说,孟山都内部认为使用者要穿防水服,但是在产品的说明书上却没有注明。约翰逊也称,他在喷洒农达的时候仅仅穿一件衬衣用于防尘,但不知道需要穿防水服。索亚指出,因为农达会刺激皮肤,像约翰逊那样定期接触的人皮肤的渗透性更强,从而使身体吸收更多的农达。
 
约翰逊在两年的暑假期间,喷洒了“超大量”——相当于每小时50加仑(227公升)的农达,这使他非常容易患上淋巴瘤,因为农达配方比纯草甘膦更容易致癌。这是由于农达中添加了表面活性剂,使得农达可以渗入作物内部。
 
在2016年,欧盟已经禁止所有含草甘膦的农业实用助剂牛脂胺(POE-tallowamine),[13] 因为这种助剂有毒性。可是在美国,这种助剂仍然被添加在农达里面。
 
索亚告诉法官,孟山都从来没有对牛脂胺做过毒理实验。但是被告律师反驳认为环保署没有要求做这样的实验。索亚进一步指出,这是因为环保署认定牛脂胺对人体无害。但是他同时也提出质疑,环保署并没有进行长期的动物实验,只是通过计算机模拟实验来得出结论。他愤愤不平地批判这种“不精确的筛选实验根本无法得出任何确定性的结论。”他接着说:“EPA的证据不可靠,因此结论也是条件性的。”
 
可是,法官苏珊·博拉尼奥斯(Suzanne Bolanos)却驳回了欧盟禁用牛脂胺的证据,认为这与本案无关,会混淆法官的视听。

以上是约翰逊vs.孟山都案件头十天的开庭进展报道。通过庭审记录,我们清楚地看到:孟山都如何通过歪曲科学证据、收买监管机构和践踏消费者权益来实现其逐利的目标。以草甘膦为主要原料的农达除草剂,是全球最大化工和种子企业孟山都的重要产品之一。2015年农达除草剂在全世界销售额为48亿美元,在美国销量为3亿磅。

图片来源:https://www.potatopro.com/news/2016/bayer-acquire-monsanto

今年六月,德国拜耳集团宣布完成对孟山都的收购,成为全球最大的种子农化品公司。在引人垂涎的丰厚利润面前,人命变得一钱不值。

约翰逊案件的结果将关系到3000多名因接触农达而致癌的患者的命运,人民食物主权将继续跟踪事态的发展,为这些无辜的受害者发声!

参考资料:

[1] 美国农业部科学家说实话了:转基因、草甘膦不值得信赖!
http://www.shiwuzq.com/portal.php?mod=view&aid=229
[2] 全美科学家就草甘膦是否致癌首次对簿公堂,堪称世纪大辩论!
http://www.shiwuzq.com/portal.php?mod=view&aid=1485
[3] Why a US judge allowed lawsuits over Monsanto's Roundup to proceed to trial. https://www.gmwatch.org/en/news/latest-news/18348-why-a-us-judge-allowed-lawsuits-over-monsanto-s-roundup-to-proceed-to-trial
[4] Monsanto Trial Begins Monday, But Only After Dozens of Jurors Excused.
https://www.organicconsumers.org/blog/monsanto-roundup-trial-DeWayne-Johnson
[5] 孟山都官司牵出内部邮件:涉嫌代写为除草剂背书的学术论文.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646754
[6] Monsanto’s Roundup on Trial: Day 2 in Court. https://www.organicconsumers.org/blog/monsanto-roundup-cancer-trial
[7] Monsanto Was Its Own Ghostwriter for Some Safety Reviews.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17-08-09/monsanto-was-its-own-ghostwriter-for-some-safety-reviews; The Monsanto Papers, Part 1 — Operation: Intoxication. https://www.ehn.org/monsanto-glyphosate-cancer-smear-campaign-2509710888.html
[8] Roundup litigation discovery documents: implications for public health and journal ethics
https://link.springer.com/article/10.1057/s41271-018-0134-z; The Monsanto Papers: Poisoning the scientific well.
https://www.ncbi.nlm.nih.gov/pubmed/29843257
[9] Glyphosate Use and Cancer Incidence in the Agricultural Health Study. https://www.ncbi.nlm.nih.gov/pubmed/29136183.
[10] Ed Begley, Jr. Attends Monsanto Trial. https://www.organicconsumers.org/blog/monsanto-roundup-trial-ed-begley-jr
[11] Day 6: Monsanto’s Head of Consumer Safety Explains Why He Never Returned Plaintiff's Phone Calls. https://www.organicconsumers.org/blog/kennedy-monsanto-roundup-trial-day-6
[12] Day 6: Monsanto’s Head of Consumer Safety Explains Why He Never Returned Plaintiff's Phone Calls. https://www.organicconsumers.org/blog/kennedy-monsanto-roundup-trial-day-6. 
[13] 欧盟成员国支持欧委会限制草甘膦使用的条件.
http://eu.mofcom.gov.cn/article/jmjg/ztdy/201607/20160701359295.shtml

主要文献来源:美国有机消费者协会;
链接:https://www.organicconsumers.org/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