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南非百万家庭用水告急,全球水危机来势汹汹

2018-5-14 15:40

原作者: 综合报道 来自: 有机会网(汇编自BBC、好奇心日报)
食物主权按:

食物主权按:港口城市、现代化大都市、著名旅游城市……这些名词很难让人将南非第二大城市开普敦和“严重缺水”联系在一起,关闭水龙头、排队领水、限量供应,谁能想到只在灾难片中见过的危机却变成了现实。气候变化往往是人们归咎水资源缺乏的主因,却忽略了不同阶层的人们居住在完全不同的空间内。一面是滨海的高档寓所,有游泳池,配备了自动喷淋系统的草坪和私家花园,另一面却是大片的贫民窟,差不多每200米才有一处公共的水龙头。富人不仅拥有更多的财富,也侵占了穷人的水资源。
 
开普顿掀起了全世界水危机的“冰山一角”,气候变化越来越无常的今天,越来越多城市生活中习以为常、伸手即来的资源都将响起警铃,这都将成为生态危机新时代下的“新常态”。而生活在中国的我们,即使无时无处不在接受着节约用水的宣传教育,但没有人会为水危机的到来做好真正的心理准备,而一天天在温水煮青蛙中过去,不要像南非这样,等到大难临头再寻求出路。


开普敦正面临一个丝毫不令人羡慕的命运:这座南非港口城市可能成为现代世界第一个饮用水枯竭的重要城市。
 
不过,其实很久以前专家就已经警告过水源短缺的问题,开普敦目前在干旱天气下面对的问题只不过是当中一个极端的事例。

“零水日”即将到来?

开普敦是南非第二大城市,在持续三年的干旱之后,政府(原本)宣布将于5月11日施行“零水日”(Day Zero)。届时,这座城市超过一百万户家庭的水龙头将被“关闭”,人们需要在城市内新设立的200个供水站前排队取水,每人每天限量供应25公升。【编者注:因为水消耗降低,开普敦官方近日宣布,零水日推迟到7月9日】


开普敦1月底宣布收紧限水令,进一步限制全市370万居民的用水量。这是自去年9月初号召市民节约用水以来,开普敦市政府为缓解水资源枯竭危机所采取的最新举措。市长帕特丽夏·利勒介绍说,政府此前发出的节水号召收效甚微,60%的开普敦市民并未遵守用水配额。为此,政府决定继续控制居民用水。从2月1日起,政府对每位市民限定用水量由之前的每天87升减少至50升,整座城市用水量从每天50万吨减少为45万吨。150天后,市政府将再次评估用水情况,决定是否继续施行。
 
“我们习惯了一打开水龙头就会出水,这好像再自然不过了。但最近几年,开普敦人开始慢慢学着怎么和越来越干旱的日常共处。”Tom Sanya是开普敦大学建筑学院的资深讲师,自己已经开始计算一家人的日常用水量,缩短淋浴时间、降低冲厕频率,他已经记不清上一次洗车的时间了。


Sanya工作的开普敦大学正值假期,校园内的学生较少,餐厅还在照常营业。最初,Sanya的同事们还在讨论,降低公共洗手间的冲厕次数是否“文明”,男士小便池的自动冲洗设施早已被拆除,“如今这些早就不是问题了”。
 
去年8月,Sanya购买了设备,在自己家的后院设置了一口井。他生活在开普敦靠近海岸线的Muizenberg。“我运气比较好,去年就买下了这套设备”,如今,钻井的工具成了抢手货,大部分五金店的现货已经被抢购一空。根据《卫报》的报道,现在想要买到钻井设备,最快也要等上一年,且价格昂贵。
 
恐慌情绪持续蔓延,同样被抢购一空的还有瓶装水、水槽、蓄水池、泳池盖布……瓶装水的价格一路走高,库存迅速减少,许多超市已经开始限购。

干涸的泳池

曾经的种族隔离和之后的收入分化,这座城市不同阶层的人们居住在完全不同的空间内。一面是滨海的高档寓所,有游泳池,配备了自动喷淋系统的草坪和私家花园,另一面是大片的非正式居住区,人们更常使用的称呼是“贫民窟”。开普敦的总人口约为400万,其中100万就居住在这样的非正式居住区内,这里的家庭没有独立的水龙头,在社区内,差不多每200米就有一处公共的水龙头。


“实际上,这些非正式居住区的人们长久以来已经生活在‘零水日’的状态中了。”Sanya 称,他们“被迫”习惯了这种缺水的日常。
 
那些被认为文明、高档、经过专业设计的建筑和城市空间,大多忽略水资源的消耗:

对很多开普敦家庭来说,50%的日常用水被用来灌溉草坪,20%用来冲洗厕所,许多商业大厦在空调系统上使用了60% 的水,而且都是饮用水,很少人研究过这些能否被灰水(grey water,生活废水或生产流程中未被吸收的废水)或其他代替。

Sanya还记得最早从2012年,他在给学生上课时就反复提及这些数据。“但谁都没想到灾难来临时,它们离我们这么近。”
 
“这些本可以通过绿色建筑的设计获得改变”,在南非,已经有许多建筑设计师和开发商为建筑申请绿色建筑委员会的认证,有的通过“被动式设计”(passive design),降低了建筑物的能耗,或是循环使用灰水。“但直到今天,人们仍然认为这不过是一种‘政治正确’。”
 
Sanya出生在非洲东部的乌干达。“童年时期我有过更糟糕的经历,这次并不会觉得恐慌”,17岁前,Sanya每天都要骑着自行车,到15公里以外的地方取水,用水桶装上40公升的水再骑车回家。乌干达的村庄里,几乎每一户家庭都需要依靠微薄的水维持生活;但开普敦不同,这里是现代化的都市,这意味着,人们对这座城市是有期待的,城市对住在这里的人们负有责任。

关于这场灾难的问责仍在进行中,一座城市的水源、供水分配,以及为什么没能更早地开发替代性水源都成为人们讨论的焦点。
 
对单一水源的过度依赖被认为是一大原因。长久以来,开普敦的水源“靠天吃饭”——干旱的年份限量供水,等雨量丰沛时再慢慢丰库。七十年代开始兴建的六大水库是这座城市水的最重要来源,几乎没有成规模的替代性用水:严重依赖少数的几座水库,靠它们收集雨水来养活一座城市。这样一种水系统在面临如今这种极端天气时毫无抵抗力,没有丝毫弹性可言。

Sanya称自己并不喜欢讨论政治,但这场危机确是政治性的。许多年来,省政府向中央要求资源进行基础设施建设,都不被支持。在过去的15年间,开普敦人口持续增长,这座城市也可以保证水的供应,这并不容易。如今开普敦的第三大水库Berg River,在修建之前,西开普省花了很长时间游说国家政府,直到2002年才获得批准。2009年最终建成。“如果没有它,很难想象今天我们怎么面对这场危机。”
 
西开普省的省长Helen Zille试图将原因归咎于严峻的干旱,认为它不可预测。南非气象局的回答是:责怪天气、气候或是天气预报系统是推卸责任,为政治不作为,长期以来都有多个学科的研究指出,南非这个国家、西开普省和开普敦所面临的水危机。


目前,Sanya和他的同事们正在未来水协会(Future Water Institute)进行水敏感都市设计,这是建筑设计、城市规划、环境设计等多个学科的交叉领域。研究雨水收集系统、可持续的排水系统、整合性的水资源管理、水储备和用水需求关系,以及水资源背后的社会平等问题。
 
气候变化会带来更频繁的降雨和干旱。在开普敦,干旱会成为“新的常态”。

我希望这场水危机能把大家从过去那种安稳的生活里叫醒,以开始研究这座城市的转型,变得更有弹性。

除了开普敦,这11个城市或将遭遇水枯竭

虽然水覆盖了地球表面70%的面积,但是它——特别是饮用淡水——并非像人们想象的那么多;地球的水当中只有3%是新鲜淡水。
 
全世界有超过10亿人缺乏获得水源的途径,另外有27亿人一年中至少有一个月面临缺水。2014年一项对全球500大城市的调查估算,每四个城市当中就有一个面临“水源压力”。
 
根据一项受联合国认可的评估,到2030年,全球对淡水的需求将比供应超出40%,造成这些的原因是气候变化、人为影响以及人口增长等因素的共同作用。
 
于是,开普敦的问题就不那么令人意外了,而且它只是冰山一角。以下这11座城市,是最可能在未来面临淡水枯竭的。

1. 圣保罗

在旱季高峰,圣保罗的淡水湖成为一个荒漠

巴西的金融中心城市是世界人口最多的十大城市之一。它在2015年经历了与开普敦类似的困境,当时它的主要水库存水量低于总容积的4%。
 
在危机最高峰时,这座有2170万居民的城市只剩下不足20天的淡水供应,警方必须出动护送运水车,才能避免水车被抢掠。
 
一般认为,造成该次危机的原因是2014至2017年间侵袭巴西东南部的旱灾,不过,联合国派往圣保罗的特派团则是批评政府当局“缺乏适当的规划和资源投放”。
 
供水危机在2016年被认为是“结束了”,但是在2017年1月,主要库存量却还是比预期低15%,再次令该城市未来的供水成疑。

2. 班加罗尔

班加罗尔的水污染问题非常严重

印度南部城市崛起成为一座科技城之后,当地官员被新的物业发展势头所迷惑,正为这里的供水和污水处理系统运作发愁。
 
而更糟的是,这里陈旧的泵水管道急需翻新;全国政府的一份报告发现,因为系统失修,这座城市浪费了超过一半的饮用水。
 
印度和中国一样,都面临着水污染的问题;班加罗尔也不例外:对该城市湖泊的深入调查显示,其中85%的存水仅能用于灌溉和工业冷却。
 
没有一个湖的水适合饮用或者洗澡。

3. 北京


根据世界银行定义,当某个特定地区的居民人均获得淡水资源少于1000立方米的时候,就会被定义为水资源短缺。
 
2014年,北京超过2000万居民当中,人均淡水供应量只有145立方米。
 
中国占全世界大约20%的人口,但只有世界淡水资源的7%。哥伦比亚大学的一项研究估算,中国在2000年至2009年间的存水量下降了13%。
 
此外还有污染问题。2015年的官方数字显示,北京有40%的地上水资源受到污染的程度使之甚至不能作农业或工业用途。
 
中国当局已经通过建设大量分流系统来应对相关问题;同时还引入教育项目,以及向大规模商业用户征收高费用等等。

4. 开罗

埃及有97%的供水来自尼罗河

尼罗河在当代遭遇重重困难。
 
它是埃及全国97%供水的源头,但是同时也是越来越大量的农业和居民排放未处理废水的终点。
 
世界卫生组织数据显示,在中下收入的国家当中,埃及在与水污染相关的死亡人数上排名相当高。
 
联合国估计,该国至2025年将面临严重的水源短缺。

5. 雅加达

印尼首都的非法开井问题,使之更容易受到洪水侵袭

就像很多沿海城市一样,印度尼西亚首都面临着海平面上升的威胁。
 
不过在雅加达,是人为因素令问题变得更严重。由于该城市的1000万居民当中只有不到一半能获得管道自来水,因此非法开井的行为相当普遍。这种做法令地下含水层逐渐枯竭,实际上也相当于将地下层抽干。
 
结果,根据世界银行的估算,现在雅加达约40%的面积都处在海平面以下。
 
而更糟糕的是,虽然当地降雨很多,但是地下含水层却并没有得到补充——由于水泥和沥青的普遍使用,令空旷地无法吸引雨水。

6. 莫斯科


世界上有四分之一的淡水储备都在俄罗斯境内,但是该国都备受苏联时代工业污染遗留问题的困扰。
 
莫斯科尤其令人担忧,那里70%的淡水供应都依赖于地表水。官方监管机构承认,俄罗斯有35%至60%的饮用水储备达不到卫生标准。

7. 伊斯坦布尔

一场长达10个月的干旱令伊斯坦布尔附近的湖泊干枯

根据土耳其政府的官方数据,该国实际上已经处于水源压力当中,因为人均供水量已经在2016年跌破1000立方米。
 
当地专家已经警告,到2030年,情况可能就会恶化为水源短缺。
 
近年,像伊斯坦布尔(1400万居民)这类受到重度污染的地区已经开始在干旱月份缺水。
 
在2014年初,该城市的淡水湖水量已经下降至总容积的30%以下。

8. 墨西哥城

一位墨西哥城居民从社区取水处提水回家

对于墨西哥首都的2100万居民来说,水资源短缺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
 
每五个人当中就有一个人每星期只有几个小时能够获得自来水,另外还有20%的人只在每天有限的时间里有自来水可用。
 
该城市有40%的水需要从遥远的地方进口,但是却没有大规模的废水循环处理系统。另据估计,管道系统的问题也造成了约40%的水流失。

9. 伦敦

伦敦的淡水浪费率高达25%

要说世界上哪些城市会水源短缺,伦敦肯定不是人们首先想到的。
 
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年平均降雨量为600毫米(少于巴黎,只有纽约的一半)的伦敦,有80%的水来自河流(泰晤士和利河)。
 
根据大伦敦政府(Greater London Authority)的数据,该城市正在向供不应求逼近,并且可能在2025年出现供水问题,并在2040年出现“严重短缺”。
 
看起来,“软水管用水禁令”(hosepipe ban)在未来或许会越来越普遍。

10. 东京

日本东京地区梅雨期结束 水库因降水不足而严重缺水

日本首都的降雨量与美国西岸以爱下雨著称的西雅图不相上下,但是,这里的降雨却主要集中在每年的四个月当中。
 
这些雨水需要被收集起来,因为一些雨季的雨量不及预期,就有可能带来干旱。东京至少有750座私人和公共建筑有雨水收集和净化系统。
 
拥有超过3000万人口的东京,用水系统有70%要依赖地表水(河流、湖泊以及融雪)。
 
最近在管道基建上的投资,也是为了在不久的将来把水流失降低到3%。

11. 迈阿密

迈阿密海滩

美国佛罗里达州是美国每年降雨量最多的五个州份之一,但是,它最著名的城市迈阿密却面临着供水难题。
 
20世纪初的一个项目在该城市周围的沼泽抽水,却带来了当时未被预见的后果:大西洋的海水玷污了比斯坎蓄水层(Biscayne Aquifer),那是迈阿密的主要淡水来源。
 
尽管人们在20世纪30年代就发现了这一问题,但是海水仍然不断涌入。特别是随着海平面上升,海水越过了近几十年修建的地下堤坝。
 
邻近城市已经开始面临供水困境。迈阿密以北几英里路的哈伦代尔海滩(Hallandale Beach)就由于咸水渗入而不得不关闭了八个水井当中的六个。

原标题:百万家庭被迫限量用水,开普敦的水危机只是“冰山一角”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