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印度赤脚大学,这才是教育该有的模样

2018-5-13 11:40

原作者: @simple,荟琳 来自: 生态分子,人人公益
食物主权按:

曾几何时,活跃在中国乡村大地的赤脚医生为农民们带去了健康和医治,如今在印度的乡村大地上,活跃着一所赤脚大学,则为农村的穷人们带去知识和平等。
 
反观我们当下的教育,日益成为阶层固化剂。去年北京的高考状元感叹农村孩子越来越难考上好大学,教育成为资本牟利的工具,知识沦为权力的附庸。

印度的赤脚大学给我们看到了别样的景象,教育在这里只是为平民服务。不仅如此,它还在产生更多的可能性:致力于公平与民主,为生活与生产服务,消除体脑、工农和城乡差别,改变贫困,并赋能妇女、儿童与老人。或许这就是教育本来的模样,许许多多目不识丁的农人成为专家,建设大家的社区。


在印度拉贾斯坦邦地龙泥村,有一所名为“赤脚大学”的学校,至今已培养出超过383位太阳能工程师,其中有169位曾是文盲妇女。

“这是分流线圈,
这是八针连接器,
这是筒形线圈。”
 
黛微熟练地拿起烙铁,
将电线焊接到相应的电路板上。
而几个月前,
这些零件、术语对她来说,
简直就是火星文。

文盲妇女没有想到有一天也可以念大学
 
赤脚大学的学生都是像黛微这样不识字的妇女。手把手教学和巧妙地给零件做色彩编码,就这样,经过六个月的培训,她们就能成为“太阳能工程师”。
 
学成之后,她们就可以带着太阳能设备和专业技术回乡,为村里的父老乡亲安装太阳能电池板、充电站和小型LED灯,并负责处理系统故障和维护工作。


她们还从学生变成了老师,开办乡村电力工作坊,给村中其他女性做培训,培养更多太阳能工程师。每个安装了太阳能系统的村庄,都设立了一个基金作为维护费用,五年或十年后换电池的开销就靠这笔钱了。
 
直到今天,这些毕业于赤脚大学的女工程师,已经为印度1000多个偏远黑暗的村庄带来了光明。甚至有约旦的妇女来到印度,在赤脚大学学习太阳能工程。学成后以替代能源专家的身份回到约旦,成为当地的妇女领袖,培训更多的太阳能工程师。
 
这一切都是因为这所与众不同的学校。

如今太阳能技术已经进入印度以外其他第三世界国家

将太阳能技术去神秘化和去中心化

成立于1972年的赤脚大学,创办人是邦克·罗伊(Bunker Roy)博士,他出生于优渥的家庭,从小念的是印度的贵族学校,拿到博士学位后,他却告诉父母:我想去小村落为村民工作。
 
在社会的底层,有许多人找不到工作,甚至连最基本的健康和生存都无法保障。但在赤脚大学,连祖母都可以接受教育成为工程师。赤脚大学也是印度唯一设置在乡村地区、由穷人建造与管理的大学。其多年来取得的成就,是政府始终做不到的。

妇女齐心协力让太阳能设备就绪
 
赤脚大学的终极目标是让村落得以自给自足,不需仰赖外来的知识分子,也能够胼手胝足建立起自己的家园。受到甘地“理想社会”的启发,罗伊博士认为想要建立一个能教育人类灵性的社区,就必须以社区为基础,经济、卫生、教育、健康都能自给自足,将掌控权留在社区,这样社区才能永续发展。因此在赤脚大学,不欢迎受过高等教育的精英分子,也拒绝资本主义,人们只有通过为他人提供服务,才能拥有崇高的地位。
 
正是因为这个理念,1984年赤脚大学开始尝试太阳能。因为没有电,会连带产生贫穷、疾病、失业、教育等问题,赤脚大学决定将太阳能技术去神秘化和去中心化,帮助社区成立太阳能中心,不让技术集中在少数知识分子和富人手上。

为太阳能技术去神秘化与去中心化是赤脚大学的宗旨
 
并非每个社区都可以成立太阳能中心,唯有偏远或贫穷的黑暗村落才有资格申请。首先,机构会让村民了解大阳能所带来的效益。之后,若是全村一致认为需要发展太阳能,这时“社区环境委员会”便自然形成。
 
由村民组成的委员会,会实地调查需要加入的家庭,依照不同收入标准,每个月共同支付一笔合理的费用,这里的收费基于每户家庭每个月大约花费多少金钱购买煤油或相关电力支出。共同支出有利于参与居民产生认同感。基金成立后,下一步是训练太阳能工程师,定期维护太阳能系统,并且定期开工作坊,确保每户家庭及公共区域的设备完好无误。为了避免学员得到完整训练后便离开社区,转而到大都市谋职,赤脚大学培育出的工程师,为社区服务的时间不得少于五年。

重新定义教育

在赤脚大学,除了学习太阳能,还可以在纺织机旁研习传统手工艺,或在室外研究水利,对着模型学习医疗知识。


村里的牙医奶奶60多岁了,正在诊所里帮村民检查牙齿,向他们传授牙齿护理的常识。她没什么资格证,但从赤脚大学培训至今,多年来她一直为村民服务,且没有出过一次差错。


在偏远的乡村,医疗资源非常贫乏,助产士Achuki成为村民唯一的依靠。
 
35年前,她在赤脚大学接受医疗培训,之后她接生超过1200个婴儿,为1500多名妇女儿童提供产前产后护理。
 
Achuki还在村里推广各种避孕方法让100多位妇女从中受益,并鼓励她们参与女性平权斗争。现在她70岁了,仍不知疲倦地说:“我是村里的健康卫士,我不能停下来。”
 
对了,赤脚大学招学生,其实更偏重女性,即使已经当奶奶了,也可以来上学。

在世界各地,你会发现,所有的男性都想要一张证书。为什么?因为他们想离开村庄,到城市去找工作。

在罗伊看来,妈妈们对家乡感情最深,学到技术之后她们不会一走了之,而是会为了家庭留在村里,造福大家,为家乡的发展作贡献。长远来说,这还有利于拉近城乡差距。

赤脚大学为下一代建立一个美好的愿景
 
赤脚大学也不会给任何学生发毕业证书,因为你给乡村带来的改变,就是最好的证明。
 
渴望得到教育的又岂止村中的妇女?孩子们更加需要学习的机会。
 
赤脚大学里没有全职的学生。考虑到孩子们白天要放羊、干家务活,罗伊为他们开设了夜校。除了读写和常识,民主程序、公民权利、领土的测量、受到凌辱应如何保护自己,以及家畜的治疗方法等都是必修课。

白天干活夜晚上学,这些孩子比谁都认真
 
每五年,这些6-14岁的孩子都要进行一次民主选举,选出来的“总理”要和内阁一起监管150所学校的7000个孩子,而内阁则由教育部长、能源部长和卫生部长组成。


凭着对这份“甘地精神”的坚守,罗伊重新定义了教育,将许许多多目不识丁的农人培养成专家。
 
带着这份精神,一贫如洗的她们正在默默地改变世界。

校长罗伊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