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全球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特辑

2018-5-10 13:42

原作者: 花果山 来自: 人民食物主权
食物主权按:

1818年,正值世界资本主义羽翼丰满、乘风破浪之际,卡尔·马克思诞生在德国莱茵河畔的一个律师家庭。

200年来,当世界资本主义的触角跨过英国、欧洲,走向全世界,带给人类诸多进步与苦难的同时,马克思及无数革命先辈倾尽其毕生心血,从未停止探索人类解放的光明大道。

200年后,站在当今世界资本主义的风口浪尖,面对人类社会的折叠,尤其是底层的艰难,面对大自然的生态破坏与资源耗竭,马克思留给我们的精神遗产愈加弥足珍贵。

在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之际,世界各地各界也以不同的方式纪念这位深邃的思想家和革命家,人民食物主权特推出【全球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特辑】以飨读者。


欧美篇

本部分为欧洲、北美篇,让我们看看马克思出生的德国,起草《共产党宣言》的比利时,为《资本论》提供素材的英国等如何纪念这位“过去一千年最伟大的思想家!”

德国

5月5日,在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之际,由中国赠送的马克思雕像揭幕仪式在他的故乡——德国西南部城市特里尔举行。在揭幕仪式上,特里尔市长莱布表示,马克思有理由作为这个城市最伟大的儿子站立在此。他还指出可以借今年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的契机,不带任何偏见地去重新评估这名历史人物和他的作品。

雕像重约2.3吨,高4.6米,连同基座总高5.5米,由中国雕塑家吴为山创作

而德国罗莎卢森堡基金会则为了庆祝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于5月3-6日举办了大型国际会议。本次会议有力地回击了当今世界流传的对马克思与社会主义的歪曲与抨击性话语,肯定了马克思为人类最终废除资本主义制度,创造一个更好、更人性化、更合理的未来社会而做出的贡献。

此外,贯穿2018年全年,德国将举办600多场纪念马克思的活动,全面展现马克思的生活及其对后世的影响。

英国 

在马克思的第二故乡英国,人们以不同形式的纪念活动,向这位给人类留下宝贵思想遗产、改变历史进程和劳动人民命运的伟人致敬。
 
5月5日,英国伦敦大学亚非学院举行国际研讨会,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来自中国、古巴、德国和南非等国的马克思主义研究者参加了在马克思纪念图书馆主办的这一活动。

伦敦马克思纪念图书馆一进门的宣传海报

大会上午的主论坛围绕“马克思对政治经济学的贡献及其今天的意义——为什么马克思是对的”这一话题展开,由哈塞瓦·贝恩(Harsev Bain)主持,来自伦敦大学亚非学院的经济学教授Ben Fine、中国社会科学院教授罗文东以及德国卢森堡基金会的安妮-凯瑟琳·克鲁格均发表了精彩演讲。

下午主论坛的主题是:“马克思,哲学和人类发展——马克思主义与思想之争”,由亚力克斯·戈登主持,伦敦大学金史密斯学院政治学理论客座教授大卫·麦克莱伦、古巴理论杂志——《当代马克思》编辑伊莎贝尔·莫纳尔(Isabel Monal)和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副主任李晓晓分别做了精彩发言。在大会的结束环节,以“进入21世纪:马克思主义作为今天变革的力量”为话题对本次大会进行了总结和升华。
 
另外,会议分论坛也是精彩纷呈,主题分别有:

马克思主义和环境
马克思主义和今天的历史
新自由主义、经济紧缩和马克思
马克思主义和文化民粹式民族主义
资本主义和新技术——马克思被超越了吗?
阶级,种族和性别:马克思主义,剥削和压迫

马克思纪念图书馆馆长梅丽安·江普指出,过去几年,英国人民,尤其是青年和学生,对马克思主义的兴趣不断增长。去年,在《资本论》出版一百五十周年讲座上,听众爆满,该馆不得不临时采取了限制入场的措施。


在伦敦大学亚非学院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的活动中,财政部在野党大臣麦克·唐纳尔表达了对马克思主义的坚决拥护,不会允许媒体以自我审查的名义阻止他的发声。他指出,对于工党而言,马克思主义是“予以今天变革的力量”,在一个开放而民主的社会,我们不应惧怕谈论马克思的思想观点。

财政部工党大臣在伦敦的纪念活动上表达了对马克思主义的坚决拥护

发言中他进一步表明马克思主义传统对于改变当今世界作出的贡献,并将之作为杰里米·科尔宾领导下工党方针的重要依据之一。真正有价值的思想在当今社会依然适用并且引人思考。在银行业崩溃的十年之后,英国的资本主义正处于危机四伏之中,无限制的信用扩张只会使得现状变得更糟。我们对马克思主义的兴趣没有下降,反而是大大增加了。

俄罗斯 

在马克思200周年生日这一天,俄罗斯当局选择保持沉默。在这个国家,有四分之一的人在接受采访时不知道马克思是谁。看起来这个国家正在遗忘马克思,虽然这里还有1390条以“马克思”命名的街道,在伏尔加河畔还有个叫“马克思”的小镇。


所喜的是,虽然前苏联的解体使得马克思主义研究教学的环境和条件在俄罗斯发生了巨大变化,但仍有一批中坚力量坚持把马克思主义作为重要的哲学思想进行研究。俄罗斯科学院哲学研究所首席研究员弗拉德连·布罗夫说,马克思主义在俄罗斯“告别了主流意识形态地位”,马克思主义研究也失去了国家层面的支持。但不少学者还是坚持将马克思主义作为世界哲学的重要组成部分来研究。
 
2018年,俄罗斯各地大学和博物馆都在举办会议和展览纪念马克思。喀山联邦大学还用了Ted演讲和说唱freestyle创造了一个“马克思节”。一位学生说,马克思不仅是教科书的一章,更是一位有影响力的思想家,他极大地影响了世界对经济学的理解,而不止是和“政治”有关。
 
俄罗斯历史学家Budraitskis说:“90年代我突然发现自己面对巨大的社会不平等,这促使我研究资本主义和社会正义。” 他说,未来几年,社会不平等将是俄罗斯人的主要关切。根据瑞士信贷最近的一份报告,俄罗斯是世界主要经济体中最不平等的国家,其中10%的富人拥有89%的财富。Budraitskis指出,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以来,马克思有复苏的迹象。他相信未来马克思会再次变得时髦。“这仍是一剂良药”。

比利时 

2018年5月5日晚,比利时工人党主席Peter Mertens在布鲁塞尔举办的“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活动上发表演讲,主题为“转向一个无剥削社会的新范式”。

Mertens在发言中嘲讽吉尔特·诺尔斯(Geert Noels,比利时巨额财富的拥有者),称诺尔斯特为掘墓人。这位掘墓人热切宣称“劳工与资本之间的对立属于过去”,可很快英国超市的工人就开始了第六次罢工。诺尔斯这类老板,有点像那部很棒的电影《年轻的卡尔·马克思》中的英国老板,他对马克思说,“没有我,则没有利润,也没有生意。”马克思机敏地反驳道,“没有工人,则没有财富。”

比利时工人党主席Peter Mertens 发表演讲

财富在今天来自哪里的问题,是历史上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Mertens的演讲,显然切中了这一要害。他强调,财富来源于劳动!马克思展示了劳动是如何带来剩余价值的,以及一小撮人是通过什么机制来占有这个剩余价值的。这是以社区为代价的,显然也不能更加呼应当下。迪特尔·施瓦茨没有通过他自己的劳动来积累370亿欧元,而是通过散布在25个国家、超过300,000名的里德尔工人的劳动。正是通过他们的艰苦劳动,施瓦茨家族变得越来越富裕。他的财富从2010年的100亿欧元增加到今天的370亿欧元,仅用了八年就又增加了270亿欧元,这相当于在8年的时间里,每名雇员可以增加85,000欧元。


这种现象并不是像魔术一样发生的,而是通过种种安排实现的。发展到今天,劳工的处境更加被动,更加恶劣。作为普通工人,他们的每一个动作都被定时。资本家之所以运用最现代的技术,就是为了避免任何“停机时间”——也就是说,为了资本不断增殖,哪怕最轻微的喘息时刻,他们都不愿意给。工作时间越来越紧张,到达无以复加的地步:卸下货盘,填充货架,烘烤面包,清理商店和停车场,在收银台还要辛苦保持微笑。对很多人来说是削减工薪,对资本家来说则是270亿欧元的财富增长。
 
面对这些严峻的问题,这位工人党领袖带听众温习马克思多年前给出的答案:只有组织起来,才能阻止工人阶级内部的竞争。分开时,每个手指都很脆弱;团结起来,它们则形成一个拳头。

比利时工人党团结大会现场

Mertens最后总结,卡尔·马克思,同他的好友恩格斯,创造了理解认识历史的一场范式转变。他们创造的范式到今天仍能给人重要启发。面对主宰社会令人窒息的单一思想,我们需要另一个视野。气候危机,越来越甚嚣尘上的战争意愿,逃离国家的人民,威权主义和社会军事化日益增长的趋势,避税天堂和资本的寄生性质,所有这些都需要全球性的答案。回答这些问题,我们需要重新召唤马克思。

美国 

世界工人党会议:特朗普时代的阶级斗争

近年来,自从特朗普上台,我们看到针对移民和劳工阶级的种族主义攻击的暴增【编者注:大多数受攻击的移民都是打工者。working class以前通用翻译是工人阶级,译者认为翻译成劳工阶级更合适】。我们也看到移民的反抗,看到他们领导组织纪念国际工人斗争的五一游行。


今年五一后,请和世界工人党(Workers World Party)一起参与讨论和庆贺马克思200年。【编者注:本文发表于4月27日】政治理论家马克思出生200年后,他的革命理念指导了全球的革命和斗争,从俄国到中国、古巴、朝鲜、越南、海地、巴勒斯坦、菲律宾、布基纳法索等等。这场生动讨论将延续五一纪念中体现的劳工阶级的国际团结。

尽管今天劳工阶级的特征在发生变化,但是在对资本主义的斗争中,马克思的革命理念依然具有指导意义。今天,新一代的革命者正在努力地抓住马克思的遗产。在资本剥削全球化的今天,在特朗普的白人至上主义、警察谋杀和移民局与海关搜捕不断的今天,劳工阶级的斗争是什么?

在马克思的200年生辰,在新的运动形势下,世界工人党将开启一个迫切需要的讨论,谁是今天的劳工阶级。在过去的四十年里,资本主义经历了迅速的、深远的重整,压低工资、前所未有地侵犯工人权益和生计。同时,世界上劳工阶级的人数也在不断增长,在全球范围内建立劳工团结的机会也是前所未有的。

今天,劳工阶级的斗争越来越多地由这些人来领导:黑人、棕色人、原住民、移民、难民、妇女、非异性恋者、残疾人、青年。他们的斗争是否像有些人说的,偏离了工人的斗争呢,还是与马列关于民族和特殊压迫的分析同源呢?

会上,来自不同背景的新老积极分子和组织者将分享各自的观点,这也是本次会议的一个特点。世界工人党第一书记Larry Holmes将以“马克思关于劳工阶级的革命性观点:工人和受压迫者的团结”的讲话为本次会议拉开序幕。

本次会议的组织者之一Julie Varughese同志将分享为什么马克思对今天劳工阶级的斗争和受压迫人群(identities)和民族的解放具有指导意义:“阶级斗争主导了人类历史,马克思理论则是对人类历史的科学分析,因此它今天仍然有指导意义。马克思在19世纪就通过科学方法预见了今天我们正在目睹的帝国主义战争。”

“一些人认为的’劳工阶级’——依靠双手劳动的白人男性——并不是今天的劳工阶级。作为革命者,我们关注的是受压迫的人群(peoples),因此性劳动者、政治犯、残疾人、移民、被种族化的他者(others)、原住民和更多人都被包括在劳工阶级内。只有和最受压迫的工人团结在一起,我们才能革命性地推翻阶级制度。”Varughese总结道。


匹兹堡展览: 通过艺术认识卡尔·马克思诞辰二百周年纪念

来自世界各地的41名艺术家参与到马克思200年的展览中。这一展览在匹兹堡市中心的SPACE画廊举办,开放时间将持续到6月10日。

这次展览由卡内基梅隆大学的英语系副教授Kathy M. Newman和 Andrew W. Mellon基金会的艺术教授Susanne Slavick组织。它为卡尔·马克思及其思想影响的当代探索提供了一个机会。这次展览恰逢今年5月5日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纪念日,也回应了世界范围内马克思的再次兴起。

在为展览进行的准备研究中, Newman发现,过去10年很多艺术家以重归马克思作为理解2008年全球金融崩溃导致的资本主义危机的方法。


“这次展览中的艺术家既思考马克思,也批判性地思考资本主义——它怎样运行和怎样失效,” Newman说。“有些艺术作品直接联系马克思,例如乌克兰籍艺术家Slinko的巨型钢丝绒胡子意指马克思影响的规模和范围。有些艺术家试图解释2008年的金融崩溃,另外一些艺术家的作品则与货币、价值、劳动、不平等这些观念进行对话。”

卡尔·马克思200年——德州大学历史研究协会主论坛


一个极大的历史讽刺是卡尔·马克思从来没有宣传自己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这个标签在他死后才被用来指代有组织的革命和哲学事业。如果马克思主义和20世纪僵硬的意识形态和国家形式成为同义词,它就妨碍了马克思著作中包括开放性趋势在内的很多维度;同时再造了马克思思想的欧洲中心主义假设。

为了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这一工作坊将反思马克思思想及其多样化遗产、马克思主义与全球其他社会运动之间的联系和张力,以及21世纪马克思或马克思主义的可能指导意义。

加拿大马克思主义冬令营——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

蒙特利尔马克思主义冬令营已经成为加拿大最大的马克思主义盛会,而今年的活动又有所不同。今年冬令营的参加人数达到历史最高纪录,约有230人。参加者来自加拿大的安大略省、魁北克省、亚伯达省、不列颠哥伦比亚省,以及墨西哥、法国、英国和瑞士。值卡尔·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之际,2018年的马克思主义冬令营证明马克思思想正在全面前进。


亚洲篇

20世纪,马克思主义曾在亚洲人民反帝反封建的斗争中做出了巨大贡献;如今,新的矛盾与危机愈演愈烈,未来何去何从还需从马克思主义中寻找答案。


印度

印度共产党(马列主义):马克思在今天非常有指导意义

5月1日,为庆祝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印度共产党(马列主义)新民主举办“马克思主义指导意义”( Relevance of Marxism )座谈会。

为人民生产的社会主义制度。印度共产党(马列主义)中央委员会委员Y. Sambasiva Rao在发言时强调,马克思主义哲学即便在今天也有指导意义,现在我们需要利用他的哲学为社会带来平等。民主治理模式已经失败了,因为现在73%的财富掌握在1%的人口手中,“这种情况并不正常,马克思一直倡导财富的公平分配,避免霸权”,而当前的民主治理模式中,生产直接与利润动机相连,但马克思倡导为人民生产的社会主义制度。

在抨击首席部长N. Chandrababu Naidu时,Rao说:“农业应该最受重视,政府应该关心农民的福祉。但是在安德拉邦(AP),农民的肥沃土地被夺走,用来建造城市和工业”。
 
私有化剥夺。国际贸易组织联盟(IFTU)全国委员会委员P. Prasad批评了政府的私有化政策。他说,“私有化对工人阶级而言是一种威胁,是资本家获利的工具”。
 
在痛斥政府一点也不关心种族后,他希望了解将贝拉迪拉的铁矿石卖给日本公司、再从日本公司高价购买钢铁背后的逻辑,“政府本应该利用森林资源和矿产财富发展部落地区,但是却没有这样做。”

印度共产党领袖:马克思对全人类都很重要

印度共产党领袖D. Pandian说:“马克思在今天仍然非常有指导意义。他一生都是政治难民,但是他对统治者、科学家和全人类都很重要。他告诉我们:如果你想拯救这个世界和人类,就要消灭资本主义,建设社会主义。”
 
为了庆祝马克思诞辰200周年,N. Muthu Mohan出版了20卷泰米尔语版的“马克思恩格斯作品选”。在新书发布会上,D. Pandian说:“学生时期,我被运动吸引不只是因为年轻。在我出生的地方,我看到的只有极端贫困;人们辛苦劳作,但是却不能维生。我们自夸富有、文明和悠久的传统,但是当我们回顾印度历史的时候,我们只能听到反复出现的灾荒和死亡……这是大自然的错吗?”

印度共产党领袖R. Nallakannu说,“全世界都在庆祝马克思诞辰200周年。马克思曾写到印度在英国殖民统治下的情形和印度的过去。”尽管印度有过很多政权和外来侵略,但是他悲伤地看到,影响印度人民生活的基本问题并没有改变。

农民草根运动领袖:农民的游行示威工作艰苦而富有成果

卡尔·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之际,印度Chintha出版商组织了庆祝仪式,全印度农民联盟(All India Kisan Sabha,下面简称AIKS)主席参加了这一庆典。

Ashok Dhawale是今年印度农民在马哈拉施特拉邦(Maharashtra)长期示威游行的先锋,上世纪70年代,作为一名家庭医生的经历促使他走上了农民草根运动的道路,并一度成为他的全世界。
 
“在孟买的医院,我工作的地方,很多来自贫困家庭的儿童常常被诊断为肺结核。他们中的一些人常常在几个月内因病复发又返回医院,尽管我们曾治愈了肺结核这个病。我去过他们的家,发现他们生活凄惨。我意识到仅靠医疗手段是不够的。如果你没有消除根本因素,那么就无法控制这些疾病。”
 
1978年,他参加了印度共产党(马克思主义),与马克思主义学生和组织度过了随后的20年。在马哈拉施特拉邦一些地区担任AIKS职务时,农民团体依然是他关注的中心。直到1983年,他放弃了医疗工作。
 
阿肖克·达沃尔谈到,农民的游行示威工作非常艰苦,但长久的游行示威通过AIKS多年的工作也有了一些结果。马哈拉施特拉邦的AIKS有展开多年斗争的条件,如果没有组织就没有今年这次游行。
 
“很长时间以来,人们喜欢Godavari Parulekar在农民地带工作,尤其是纳西克和塞恩的部落地带。农民在游行中作为一个阶级,超越了宗教和卡斯特的分界。我们希望得到改善的议题包括贷款豁免、有利价格和收成保险。”

女性的角色。大量的女性参与人是长期示威游行中的重点,甚至在游行之后,为了实现她们的进一步需求,AIKS在获得很多荣誉后并没有休息,而于4月2日和5月3日在马哈拉施特拉邦组织了两次大型的后期游行。
 
“这次的策略执行没有达到预期目标,尽管内阁已决定豁免自2001-2017年的所有贷款。我们的下一个计划是1亿卢比的全国署名运动,以推动同一个议题。莫迪政府已经丧失了农民的每一份尊重,中央在贷款豁免上是沉默的,尽管他们有资源。农民甚至没有获得生产成本,而对这个冬季来说,农民的生产成本已经增长了不止1.5倍。”

本土斗争。“9月份,一次Mazdoor-Kisan集会将在新德里举行。本土斗争当然会继续,那是组织的支柱。”


巴基斯坦

即便你忘了马克思,也不能无视资本化和全球化的危机

5月5日,巴基斯坦左翼政党——人民工人党(Awami Workers Party)联合其他左翼组织一起庆祝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在纪念活动上,人民工人党前主席哈森·米图(Abid Hassan Minto)发表讲话,他认为:“我们如何理解、分析巴基斯坦的国情以及我们怎么去改变它是当下最重要的事,基于我们的所见所闻,即便你已经忘了马克思,也不能无视全球化和资本化给我们带来的严重危机。”


马克思主义者大会:建立一个革命性的马克思主义倾向

早在2018年1月20日,国际马克思主义倾向(International Marxist Tendency)巴基斯坦支部“红色敬礼”(Lal Salaam)第二届代表大会,在拉合尔的艾万伊-伊克巴尔中心举行。中央秘书处为此制作了三份文件:世界展望、巴基斯坦展望及组织,并精心设计印刷出版。大会报告全文见链接:
https://www.marxist.com/successful-congress-of-pakistan-marxists-day-2.htm

从前一日清晨开始,参会代表们乘坐公共汽车和火车长途跋涉,从巴基斯坦各地赶来。其中,来自俾路支省的代表用了将近24小时才到达会场,而来自尼泊尔的同志们用了2天时间。遗憾的是,许多学生同志由于紧要考试而无法参加。尽管如此,还有来自拉合尔、卡拉奇、俾路支省、信德省内部、拉瓦尔品第、伊斯兰堡、克什米尔、古吉拉拉、费萨拉巴德、苏库尔、奎达、胡兹达尔、白沙瓦、布内尔、斯瓦特、皮尔巴巴、木尔坦等地区的代表参加此次大会。

绝大多数参会者都很年轻,这反映了当今巴基斯坦支部的人员构成。参会者包括来自巴基斯坦各地的大学生和来自各行各业的工作人员,包括铁路工人,卡拉奇钢铁公司工人,巴基斯坦邮政工人,水电发展署电工,医院的医护人员,小学教师,和律师等。总参会人数约260人,其中约有34名女同志。另外还有来自(国际马克思主义倾向)国际秘书处的国际代表,来自英国支部和瑞典支部的代表,以及来自尼泊尔的同志。

世界形势展望。第一场会议在充满热情和期待的气氛中开幕,国际秘书处的艾伦•伍兹同志做了发言,他用一个小时的时间追溯了2008年经济危机后世界形势的发展,并且指出这场危机仍未解决。艾伦同志解释了经济危机是如何在世界各地造成前所未有的社会和政治不稳定的,特别是在美国和欧洲,同时这场危机也在世界关系、战争和恐怖主义的动荡中显露出来。他指出,中东的灾难、叙利亚和伊拉克的破坏以及美国日益迫近的危机都是同一现象的表现。

艾伦还指出,尽管中国的经济迅速增长(这些数据是有争议的),但中国的债务在10年的时间里从3万亿美元增长到了27万亿美元,这一巨大的债务水平对中国和整个世界经济构成了严重威胁。

此外美国和巴基斯坦之间的关系急剧恶化,这导致最近美国暂停了对巴援助。美国人对巴基斯坦感到愤怒,因为巴基斯坦不履行他们提出的要求,而把目光投向中国。

总之,艾伦强调了这一展望形势的革命性影响,特别是青年的革命意识。“2017年是十月革命的纪念日,”他说。“2018年是法国历史上最伟大的革命大罢工的周年纪念日,也是1968年巴基斯坦工人和青年革命运动的周年纪念日。”历史可以重演,在整个情况下,剧烈而突然的变化是隐含的。我们必须做好准备。”

这次演讲受到了大会的大力赞扬,并高唱“Inqalab Zindabad”(长期的革命)。此外,演讲者中还有来自瑞典支部的Stefan Kangas,他对加泰罗尼亚的斗争进行了干预,这一斗争在最近一段时间呈现出革命性的特点;还有来自英国支部的Josh Holroyd谈及了英国从脱欧到科尔宾现象的政治地震等情况;尼泊尔的Sangharsh同志追溯了共产党选举胜利之前尼泊尔阶级斗争的历史,然而他指出,在当选后,中共中央总书记公开表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

巴基斯坦形势展望。在午饭后的巴基斯坦会议上,来自卡拉奇的Paras Jan发表了一场充满激情的演讲,他谈及了巴基斯坦社会、政治和国家的普遍危机,也提到了最近发生在卡苏尔的一名7岁女孩被强奸和杀害的事件。
 
演讲之后,来自卡拉奇、俾路支省、克什米尔、费萨拉巴德、开伯尔-普赫图赫瓦和拉合尔的同志们进行了提问和讨论,讨论的主题包括国家问题、学生运动、国际关系、中巴经济走廊、宗教极端主义、恐怖主义等。所有的发言人都一致呼吁建立一个革命的马克思主义国际性组织。
 
最后,Paras以振奋人心的方式总结了这次讨论,并指出巴基斯坦同志们肩负的重任:建立一个革命性的马克思主义倾向,能够干预我们将在未来的巴基斯坦能够预见的全球运动。


菲律宾

2018年5月5日,为纪念卡尔·马克思诞辰200周年,菲律宾大学聚集了500多人。工人、农民、妇女、教师和学生们用诗歌、短剧、歌曲和艺术品等形式庆祝了马克思二百周年纪念日。
 
期间,Jose Ma. Sison教授作了主题演讲,探讨了当前世界垄断资本主义制度的危机和无产阶级革命斗争的复兴。此外,Ramon Guillermo博士宣布将《资本论》以及马克思的其他著作翻译成菲律宾文。


越南

越南国家主席:马克思伟大思想与越南革命

值此世界无产阶级、劳动人民的伟大革命家、杰出领袖卡尔•马克思诞辰200年之际,越南国家主席陈大光撰写了一篇文章《马克思伟大思想与越南革命》。其中讲到:
 
今年,全世界纪念无产阶级伟大领袖卡尔·马克思诞辰200周年,铭记马克思和恩格斯建立革命理论体系的巨大功劳,这一体系成为全世界工人阶级及劳动人民革命事业的指南针。
 
对于越南来说,马克思-列宁主义已经成为一种强大的物质力量和珍贵的精神遗产,与越南民族爱国传统密切相关。在寻找救国真理的道路上,年纪轻轻的越南爱国者阮必成(胡志明主席别称)早就吸收了马列宁主义精髓,找到与无产阶级斗争密切相关的民族解放道路。早在1923年阮必成已断言:“只有共产主义才能拯救人类,为不分种族的所有人带来自由、平等、博爱、团结和温饱,为人民带来就业机会、快乐、和平与幸福。”
 
越南共产党自成立以来,和胡志明主席始终以马列主义为思想和行动指南,并灵活、创新地将其运用到越南革命的实际当中,把阶级与民族、民族独立与社会主义相结合,领导人民走向胜利。1945年8月革命诞生了东南亚首个工农国家,在党和胡志明主席的英明领导下,越南人民打败法殖民主义者和美帝国主义者,完成了民族革命的伟大事业,统一国家,并走向社会主义道路。

越南共产党领袖胡志明
 
从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苏联和东欧部分国家的社会主义由于许多客观主观原因而崩溃。在千变万化的世界里,越南党始终坚持工人阶级的革命性质,坚持马列主义、胡志明思想,坚持革新道路并将其视为革命事业的迫切性要求。历史告诉我们,随着时代的发展,必须坚持马列主义,创新不是放弃社会主义目标,而是更加准确地认清社会主义本质。创新不是“远离”社会主义,而是准确地认清并发展马列主义和胡志明思想,把它作为制定及完善革新政策的方法论基础。30多年实施革新政策以来,越南取得了具有历史意义的伟大成就,这证明了越南党的革新道路是正确的,越南的社会主义道路是符合越南现实和历史发展趋势的。越南88年来的革命历史是马列主义伟大价值及强大生命力的最生动、最令人信服的证明。
 
马克思诞辰200周年是我们回顾马克思对越南及世界无产阶级所作出的伟大贡献、再次强调马列主义的宝贵价值及活力的良机,也是我们推动研究、学习、创新运用马列主义并为其贡献力量的大好机会。应积极研究和有选择地吸收世界发展理论和社会科学成果,继续澄清关于社会主义和走向社会主义道路的相关理念,其中包括民族独立与社会主义相结合,在全球化进程中促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经济增长与文化发展,实现社会公平进步,促进和行使民主权利,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等问题。
 
在马列主义、胡志明思想的引导下,越南坚定共产主义理想,坚信社会主义道路,全力以赴推进革新事业发展,充分发挥民族团结力量,抓住机遇、克服挑战,创新、努力、成功地建设社会主义,致力于实现富民、强国、民主、公平和文明等目标。


中国

中国大陆

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

5月4日,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参加大会的有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及其他党政军各部门同志,民主党派、工商联、无党派人士代表,以及研究界代表、基层党员和群众。
 
习近平主席在大会发表了重要讲话,称马克思是全世界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革命导师,是马克思主义的主要创始人,是马克思主义政党的缔造者和国际共产主义的开创者,是近代以来最伟大的思想家。两个世纪过去了,人类社会发生了巨大而深刻的变化,但马克思的名字依然在世界各地受到人们的尊敬,马克思的学说依然闪烁着耀眼的真理光芒!而马克思给我们留下的最有价值、最具影响力的精神财富,就是以他名字命名的科学理论——马克思主义,它不仅改变了世界,也改变了中国。


中国台湾

台湾国立成功大学图书馆纪念马克思200岁诞辰

5月4日,台湾国立成功大学图书馆举办马克思200岁诞辰系列活动:“资本与异化:游荡在现代世界的马克思”。


打出社会主义旗帜,新政党“左翼联盟”成立

民进党修善《劳基法》后,工运组党呼声不断,5月5日由全台各地工会干部、白色恐怖受难者、社运人士组成的新政党“左翼联盟”宣告正式成立,强调将推动左派的社会主义政治理念,团结劳工、农民、学生青年、原住民及其他弱势群体,共同挑战台湾的资本主义体制,并将投入劳权公投连署及年底大选。
 
下午,左翼联盟在台大校友会馆召开成立大会,数十名党员通过党纲与党章,并选出中央委员和监察委员,决定由世新大学社发所所长黄德北担任左翼联盟秘书长,资深工运领袖、劳动党党员颜坤泉出任左翼联盟召集人。
 
目前左翼联盟有一百多名党员,以台湾各大工会团体为成员大宗,包括新海瓦斯企业工会顾问林子文、桃园市产业总工会秘书蒋阔宇、新竹县产总理事长詹素贞、宜兰县产总理事长吕学民等人。此外还包括白色恐怖政治受难者吴俊宏、资深社运工作者蔡建仁、劳动党和人民民主阵线等政党的成员,以及老保钓、社区工作者等等。
 
左翼联盟指出,近年《劳基法》越修越烂,凸显出蓝绿两党的亲资右翼本质,时代力量更在修法过程中“打假球”,提出退步的《劳基法》版本,令人无法期待,因此他们决定站出来组党,投入参政和选举,在社运外另开战场,对抗统治阶级。左联的政党纲领揭示,他们的政治目标在于对台湾的资本主义体制进行根本性的变革,保障劳动阶级的权益,并努力推动建立一个没有剥削和压迫的社会。
 
在生态议题上,左翼联盟认为海陆空的污染已威胁人民的基本生存,未来将透过“社区动员”,对各种污染源进行全天候监测;在两岸议题上,左翼联盟则主张重建良性的两岸关係,促进两岸人民的交流,并提出两岸和平、停战等主张。
 
黄德北表示,左联作为左翼政党,除了重视阶级论述、反对资本主义体制外,也会标举“反帝”诉求,这是左联和其他政党的不同。他透露,5月10日“美台国防论坛”将首度移师高雄举办,届时将有许多美国军火商抵台,左联也将到场外抗议示威,反对美台军事交流。


林深靖:我们对“左翼联盟”的期待

左翼联盟选在这一天举办创党大会,不是偶然。1818年5月5日出生于普鲁士王国莱茵省特里尔市的马克思,今年过两百岁生日。左翼联盟选择的建党日,就是它自己身世的表白:马克思思想血脉的阶级政党。
 
左翼联盟带着任务出世。在台湾,这不容易。一个曾经以恐怖手法肃清社会主义的岛屿,一个冷战时期曾经自愿被整编到最前线的反共基地,一个朝野皆自甘窝处于美国卵翼下取暖的依赖型政体……在这里,马克思是不祥的咒语。
 
对左翼而言,台湾不是一个幸福的出生地。这个新生儿,注定得到的诅咒远远多过于祝福。

然则,对于政治、经济、社会变迁稍微敏感的人都知道,今日的台湾,衰世微兆已现,乱世格局已成,在朝者无德无量,在野者无胆无识,伦理荡然,社会撕裂,政客名嘴尽成烂污之源。值此恶浊世道,只有洞澈败象的新生力量才可能扫除雾霾,对旧势力、旧体制进行整治。台湾要翻身,首先要扫除污浊腐恶的旧势力、旧体制,只有一个适合新时代,一个具有新观点和新意图的新生力量,才能挽狂澜于既倒。
 
真正的左翼,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此时此刻的台湾,左翼联盟正是带著任务出世。什麼样的任务?
 
首先,左翼联盟要能够揭破蓝绿的虚假畛域。不是超越蓝绿,也非不蓝不绿,而是要有能力让台湾人民知道,不管是民进党或国民党,不管是台联党或新党,不管是时代力量或亲民党…….这些既有的政治势力,只有右翼和极右翼的差别。蓝或绿,只是旗帜,不是性质;只是表象,不是实体。他们所服务的都是资本家与强权者,他们所照顾的,都是私有者的利益;他们从来不知道,人世间的资产,其实可以透过公共、集体、互助、分享、团结的方法扩大其价值,而不是样样成为私有者的禁脔,放任贪欲横流,恶化不公不义不平等的社会现象。这个世道,只有左右之分,没有蓝绿之别,把这个道理说清楚,让台湾人民窥见当今朝野政治势力的本质,这是左翼联盟的任务。
 
其次,左翼联盟要有能力告诉台湾人民,民主政治不是只有选举恶斗,不是只有算选票争地盘;民主政治可以不需要那么昂贵,可以不是豪门富户垄断的游戏;民主政治可以不是父传子,师传徒,可以不是派系配股分赃的囊中物。左翼联盟要能够说明,民主可以是人民的民主,政治可以回归为公共的事务。左翼联盟要有能力挑衅大家习以为常的既定体制,要能够对恶质化的代议民主提出药方,果敢诊治。

2018年1月,台北市青岛东路立法院围墙外,左翼联盟几位核心成员在抗争活动现场。左为世新大学社会所所长黄德北。
 
生态是财富之母、劳动是财富之父。左翼联盟要敢于告诉台湾人民,我们所生存的岛屿其实还没有从殖民的体制脱离。来自华盛顿和东京的指令,在台湾畅行无阻,朝野政党一致奉为圭臬。好莱坞的文化,早已在台湾社会生根扩衍,如同空气与水,充斥漫漶以致无所知觉。此外,日据时代神社、官署、楼亭在台湾各地不断被修復、重建;自李登辉开始,中央、地方官员络绎前往日本听命述职,哈日之风从漫画、影视、餐饮到官方文书,天皇在台湾比在东瀛神武,昭和纪元在此间依然一系万世。左翼联盟要能够认识到,台湾人民主体意识的重建,台湾文化尊严的复归,应该远远超过“爱台湾”这三个空疏媚俗的字眼,那将是灵魂之蒐寻,精神之追溯,路途艰辛漫长,但是无可回避。
 
最后,左翼联盟之基本主张,“生态是财富之母、劳动是财富之父”,不能徒托空言。相对于那些基于道德主义的思维,强调个体责任的、神圣化大自然的传统生态主张,左翼联盟对于生态环境的理解,应有政治经济的内涵,必须是解放的哲学,要求的不仅只是“守护大自然”,而应该是将重点放在维系自主性,批判技术对人性的侵夺,让人可以有自主的方向,随时可以介入生产过程,可以沟通社会关係。
 
就像我们对劳动的思考一样,对劳动者而言,最重要的是对于异化劳动的警觉,拒绝把自己作为资本家再生产的工具,要求从异化劳动的束缚中解放出来。异化劳动的劳动过程,使人不再是人,使社会关系恶化,使家庭解体,工人成为现代的奴隶,生产关系变成一条巨大的锁链,工人绑着镣銬为疯狂的资本积累而卖命。工人抗争,因为已经意识到,“除了锁链,我们再也没有什麼可以失去!”
 
同样的,关于生态环境议题,左翼联盟理应回到生态运动的源起,那其实很简单,就是对于生活环境的关注以及力图改变的意愿,因为人为生活环境决定了生活品质与文化品质。左翼联盟在意的,应不仅是消费端,也关注到生产端。也因此,真正的左翼,一定很清楚,“生态”与“劳动”不可二分。
 
左翼联盟要做好准备,在谈论生态的同时,也要对生产模式展开批判,批判资本主义压榨自然资源的生产模式、批判其强化竞争,追求利润、刺激消费的逻辑,批判生产至上主义,批判受薪劳动的异化。最终,就是将生态提升为政治议题,最后还是要质问:我们社会发展的目的何在?一个自治自主的社会是否可能?人的自觉是否可以更为灵敏?生活的境界是否可以扩展?生命的高度是否可以提升,生存的意义是否可以更为丰富?
 
总而言知,左翼联盟无可避免的终极关怀:人的解放,是否可能?

拉美篇

拉美的纪念活动和拉美的抗争运动一样,如火如荼!


委内瑞拉

为了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委内瑞拉组织了一系列的庆祝活动。
 
五月一日,首都卡拉卡斯的革命大道掌声雷动,人们欢聚一堂,为马克思铜像的揭幕喝彩,大家以激动的心情纪念这位科学社会主义之父。


接下来还有重头戏。五月三号到五号,委内瑞拉举办了21世纪的第一届马克思国际大会,会议的名称为:“改变当今世界所面临的挑战及玻利维亚革命的使命“。会议开幕前,信息部长Ernesto Villegas召开记者招待会,称马克思的社会主义理想极大地感染了已故总统查韦斯,激励他在19年前发起玻利瓦尔革命。马克思主义甚至对整个拉丁美洲的当代进步运动都有深远影响。
 
查韦斯在1999年执政后,逐渐引导委内瑞拉走上了激进变革之路,从最初的“和平与民主革命”或“第三条道路”模式,转向激进的“21世纪社会主义”建设;在全面推进委内瑞拉政治、经济和社会变革的进程中,力争实现管理模式的改变。他曾连续四次当选委内瑞拉总统,在执政期间,他通过不断的国有化,强化国家对能源、电力和电讯等行业的控制,牢牢控制着国家的支柱产业,众多的国有企业和合作企业对经济的掌控能力增强。
 
得益于国际市场石油价格的提高,2003年后委内瑞拉经济保持连续高速增长,2004~2008年GDP年均增长率达10.3%,高于拉美平均水平。凭借巨额石油收入不断扩大社会支出,查韦斯政府保证包括农村居民在内的广大中下阶层从政府施政中得到切实利益。
 
据联合国拉美经委会统计,查韦斯执政以来,委内瑞拉贫困水平持续下降,贫困率由1999年的49.4%(拉美平均43.8%)降至2010年的27.8%(拉美平均31.4%);收入分配状况得到改善,基尼系数由1999年的0.498降至2010年的0.397,已低于国际公认的0.4的警戒线,改善程度远远超过巴西、阿根廷、墨西哥、智利等拉美主要国家。
 
在2012年的选举中,查韦斯的竞选纲领强调,将以委内瑞拉的“社会主义计划”为基础,扩大政治民主、参与式民主和经济民主,进一步推进财富公平分配,推进社会融合。[1]


立法委员、革命家María León指出,马克思对拉美的最大贡献在于,在该地区产生了两名工人总统,包括巴西的卢拉和委内瑞拉的马杜罗。León追忆与查韦斯共事的日子,认为查韦斯一直是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和女性主义思想的倡导者,他在1999年通过的玻利瓦尔宪法中宣布:“家务劳动创造价值、财富和社会福利,因此家庭主妇应纳入工人阶级。”
 
本次马克思大会由国家历史研究中心与玻利瓦尔—马克思研究院共同举办,邀请了来自委内瑞拉国内和国际的著名学者,包括副总统利内拉(álvaro García Linera)和思想家Vladimir Acosta。会议所讨论的主题包括:

马克思与国家

马克思主义作为哲学

历史、社会与文化

马克思思想的方法应用
 
与会者认为,在当今国际的动荡局势以及委内瑞拉经济受美国打压的背景下,重新呼吁马克思主义具有重大意义。


阿根廷

布宜诺斯艾利斯著名的塞万提斯国家大剧院在4月7日迎来了5000多名观众,大家通过欣赏戏剧、诗歌以及加入文学、历史和哲学的讨论,一起欢庆“马克思诞辰”的系列活动。这次活动由著名的艺术家、塞万提斯国家大剧院的院长Alejandro Tantanian 发起,并获得德国歌德基金会和卢森堡基金会的赞助。在这个从早到晚持续13小时的活动中,有多个场次的节目门票早就被抢光。尤其令人兴奋的是,这个活动吸引了很多年轻人参加,他们都非常好奇地希望从各方位来多了解这位共产主义理论的创始人。


哲学家Esther Díaz解读了马克思对《堂吉诃德》的分析,以及这本书对“德意志意识形态”构想的影响。历史学家Diego Ceruso也在现场发售他的书《工厂里的左翼运动:产业工人的抗争 1916-1943》(La izquierda en las fábricas)。该书主要分析马克思主义者如何在1920和1930年代介入工人运动,挑战工会自上而下的领导。
 
另外,历史学家Hernán Camarero也向公众分析了《1848年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一书,这本书体现了马克思不是作为一个旁观者在分析世界,而是作为一个行动者来参与政治斗争的评判。另外,Camarero谈到巴黎公社运动对马克思主义传播的重要性。1871年,巴黎公社失败以后,大批革命人士流亡到海外,包括到布宜诺斯艾利斯,把马克思主义传到阿根廷。随后,1896年,阿根廷社会主义工人党(al Partido Socialista Obrero Argentino)成立,当时领导人J.B. 胡斯托(Juan B. Justo)正着手翻译出版西班牙语的《资本论》。
 
最后,活动在乐队“34 Puñaladas”带领大家齐唱“无产阶级之歌”(Tangos proletarios)中落下帷幕。


古巴

五月四日,古巴首都哈瓦那举行了一个题为“何塞·马蒂,卡尔·马克思与社会主义”的研讨会,以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这个工作坊由何塞·马蒂文化协会与马蒂研究中心合办,在古巴高等国际关系学院内进行。
 
在会上,马蒂青年运动组织的负责人奥特加(Yusuam Palacios Ortega)谈到,马蒂和马克思给我们指引了一条共同的道路,就是通过武装斗争来争取社会正义与全民福祉。何塞·马蒂是古巴的民族英雄、杰出的诗人和文学家、卓越的政治家和思想家,为古巴和拉美人民的解放事业做出了不朽的贡献。
 
何塞·马蒂1853 年出生于古巴哈瓦那的一个贫穷家庭,受当时独立解放思想的熏陶,他从15岁起就参加了反抗西班牙殖民统治的革命斗争。19世纪末,又投身于反对美国吞并古巴的帝国主义扩张的斗争,直到1895 年英勇牺牲在反对西班牙殖民主义的战场上。


这次研讨会吸引了许多年轻人的参与,大家一致认为,当前的迫切任务应该是在大学里更广泛、更深入地普及马克思主义的教育,因为目前这方面的教学几乎是蜻蜓点水式。
 
马克思主义不是一个文物,它是鲜活的,是一种科学,它给我们提供方法,让我们可以批判地认清世界的现象与本质,古巴历史学院的希达尔戈(Ibrahim Hidalgo)博士谈到。同样,在学校开设的“古巴历史”课程,如果仅仅是按时间顺序把历史事件罗列出来,却缺乏辩证的分析,缺乏对前因后果的探讨,那样会使学生丧失学习的兴趣。希达尔戈再次强调用马克思主义来分析国家历史的重要性。


墨西哥

五月二日,墨西哥的左翼组织“农民火炬运动”(Antorcha Campesina)在国家大会堂举办了一个大型活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


“农民火炬运动”组织的主要发起人是Aquiles Córdova。Córdova出生在普埃布拉州的贫困地区低米兹特克市(Mixteca Baja),从小就目睹当地的权贵如何压榨农民,导致民不聊生。后来Córdova在国家农校任教,就组织学校的师生以及当地农民,倡议政府办一所平民大学,保证底层人民的孩子能上大学。经过多年的努力,查平戈自治大学终于在1974年成立,这一年也被认为是“农民火炬运动”组织的组建之年。可是,自治大学成立以后,反对派谋得校长的职位,反过来打压该组织,把组织成员驱逐解散。后来,Córdova和其他同志认识到,运动不应该只针对大学生,而应该把重点放在对广大人民的教育当中。之后,“农民火炬运动”积极为底层发声,号召政府要加大对农业、住房和教育的支持。


在这次“农民火炬运动”主办的纪念马克思诞辰的活动中,Córdova重申,马克思的思想是教育群众的一个有效的理论工具,其影响深远:

如果能全面、不带成见地学习马克思主义的话,就能达到教育工人阶级的目的,而工人阶级是国家财富的生产者,并向我们揭示为何会产生贫困、边缘化和各种不足。马克思主义呼吁工人团结起来,积极地解决自身的问题。这正是为什么世界上的当权者要想方设法歪曲马克思主义,压制马克思主义,或者宣布它已经过时。

在Córdova的发言结束以后,接下来进行的是一系列文娱表演,包括诗朗诵海涅的“织工之歌”,舞蹈“织工”,以及合唱“欢乐颂”和“国际歌”。


巴西

巴西圣保罗市的前市长,巴西工党成员海达德(Haddad)在庆祝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的活动上,作了题为“经济与历史”的讲座。他指出马克思主义对巴西各左翼政党的影响:“马克思主义为巴西社会民主党(PSDB)提供了社会民主的理论指导,也是工党(PT)、社会主义自由党(PSOL)、工人事业党(PCO)、社会劳工联盟党(PTSU)的理论源泉。” 海达德赞许道:“没有一个学科不受到马克思主义的影响。”


文末彩蛋——马克思的一生

看完了全球纪念活动,马克思有没有成为你的男神呢?我们特意对其生平做了梳理,送给你啦~

1818年,世界资本主义正在欧洲蔓延之际,卡尔·马克思诞生在德国莱茵河畔小城特里尔的一个律师家庭。 1836年,马克思进入柏林大学学习法学,可是发现没有哲学的帮助就不能把法学吃透。后来,他受到黑格尔客观唯心主义哲学的影响,加入组织“青年黑格尔派”。这一派挑战普鲁士王国为完美政体的观点,指出其中诸多问题,如大学教育不普及、失业率高等。而普通民众看不到这一系列社会问题是因为宗教起了掩盖的作用。当时马克思的其中一个导师Bruno Bauer因为反宗教而被撤职。
 
毕业后,马克思对学术生涯感到灰心,转而投身当到《新莱茵报》当记者。他当时采访了森林私有化以及酿酒工人的贫困,认识到社会问题无法通过法律解决,因为法律是当权者制定的。
 
《新莱茵报》1842年被封,马克思继而转向自学。他阅读了大量关于法国革命的材料,在思考为什么法国大革命所宣扬的“自由、平等、博爱”精神没有得到落实。1843 马克思迁居巴黎,当时巴黎是欧洲关心政治的知识分子汇聚的地方。马克思受法国社会主义的影响,第一次接触工人运动。在这里,他写下来两篇著名的文章,一是《论犹太人问题》,他认为国家的世俗化以及扩大公民的政治权利(rights)并不能改变不平等的状况,因为选举权往往与财产权联系在一起;二是《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在这篇文章里,他清算了费尔巴哈的哲学观点,指出宗教是一种人创造出来的东西,投射人的个性、欲望和理想,所以宗教是人的异化,是“拜物教”。但是人们没有看到真正导致自己异化的原因,他指出,私有财产是导致异化的根本原因。
 
1844年,马克思与恩格斯在巴黎会见,从此开始了他们终生的战斗友谊和共同的理论创作。他们发表在《德法年鉴》的文章和合著的《神圣家族》,触犯了当权者的利益,遭到普鲁士王国边防警察的追捕,从此,他把自己看作是一个政治流亡者。
 
1845年春,由于普鲁士政府的坚决要求,马克思被逐出法国,移居比利时。可是普鲁士政府又要求比利时内阁驱逐他,不得已,马克思只得请求退出普鲁士国籍。在比利时布鲁塞尔,马克思和恩格斯合写了《德意志意识形态》,提出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把人类社会分类为原始共产主义、奴隶制、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社会各个阶段,指出资本主义终将灭亡。1847年1月,马克思和恩格斯加入德国流亡工人组织“正义者同盟”,1847年6月,共产主义者同盟成立。同年12月,受共产主义者同盟的委托,开始写作《共产党宣言》。
 
1848年2月,《共产党宣言》在伦敦第一次出版。这个宣言是共产主义者同盟第二次代表大会委托马克思、恩格斯起草的同盟纲领。《宣言》的公开出版,标志着马克思主义的诞生, 因为《宣言》论述了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学说,揭示了资本主义社会的内在矛盾和发展规律,论证了资本主义灭亡和社会主义胜利的必然性。《宣言》的第一句话“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宣言》不但激励了欧洲的工人斗争,更成为后来许多亚非拉许多国家革命提供纲领性的指导。
 
马克思一直承担共产主义者同盟领导工作。1848—1849年欧洲革命期间,马克思、恩格斯回到德国同人民一起参加了斗争。他们在科伦创办《新莱茵报》声援各国革命斗争。革命失败后于1849年被逐出普鲁士,先到巴黎,后定居伦敦直到逝世。
 
革命失败后,欧洲工人运动转入低潮。马克思认为必须对资本主义制度进行科学的分析,揭示资本主义发展的规律及其隐藏的危机,才能让工人拨开现象看到本质,从而更觉醒和更团结,因此他致力于艰苦的政治经济学研究工作。英国当时是资本主义最发到的国家,马克思根据在英国对工厂的观察和对工人运动的参与,撰写了《资本论》,第一卷于1867年发表。《资本论》一直以来被誉为“工人阶级的圣经”,因为它用科学的方法揭示了是工人是社会财富的创造者,而资本家只是价值的剥夺者。

1871年巴黎公社起义爆发,马克思高度评价了巴黎无产阶级的革命首创精神,盛赞巴黎公社作为真正民主的国家政权所采取的各项措施:公社代表和维护劳动群众的利益,由人民直接行使权力;公社的权力机构和人民代表由选举产生,对选民负责,并可随时撤换;武装力量按民主原则组织;司法机关的官吏由选举出来的法官取代;所有公职人员领取相当于熟练工人的工资,等等。
 
1875年,在马克思恩格斯的调解下,德意志工人联合会和全德工人联合会实现统一,成立了德国社会主义工人党,此后一直到马克思逝世,马克思都是德国社会主义工人党的灵魂。马克思在1875年发表了“哥达纲领批判”(1875),指出了拉萨尔派许多局限性观点,如就对劳动的分配还是停留在资产阶级的法权层次上。马克思认为单单关注劳动者的工资分配忽视了资本家在再生产方面的分配,以及对社会福利的分配等等。
 
在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马克思继续以主要精力撰写《资本论》第二、三卷,同时关心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发展。因为过度劳累,疾病缠身,于1883年去世,终年65岁。马克思虽然大半生在政治流亡,生活在贫困疾苦当中,可是他一直积极参与工人运动,并为后人留下了最宝贵的革命指南。恩格斯在马克思的葬礼上,宣称:“他的名字和他的工作将数百年地继续存在下去。”

注释:

[1] 袁东振.2012.“查韦斯再度连任委内瑞拉总统:挑战与影响”,载《拉丁美洲研究》第6期。

参考文献:

1.德国:德国之声(Deutsche welle)网、新华网、新加坡《联合早报》
链接:http://www.dw.com/en/karl-marx-statue-erected-in-trier-for-200th-birthday-celebrations/a-43372441
http://www.xinhuanet.com/world/2018-05/07/c_129865725.htm
2.英国:
英国卫报,
https://www.theguardian.com/books/2018/feb/03/karl-marx-bicentenary-events-books-exhibitions
光明网,
http://epaper.gmw.cn/gmrb/html/2018-03/14/nw.D110000gmrb_20180314_3-14.htm
中央广电总台国际在线,
http://news.cri.cn/20180502/950ac259-9b1b-2b3d-8626-e4798ef2b7ea.html
3.俄罗斯:
俄罗斯时报
链接:https://themoscowtimes.com/articles/marx-at-soviet-union-godfather-all-but-forgotten-russia-61359
4.比利时:http://ptb.be/articles/200-ans-de-karl-marx-un-changement-de-paradigme-vers-une-societe-sans-exploitation
5.美国:https://www.workers.org/2018/04/27/marx-200-class-struggle-in-trump-age/
https://liberalarts.utexas.edu/slavic/events/46467
6.加拿大:https://liberalarts.utexas.edu/slavic/events/46467
7.印度:
http://www.thehindu.com/news/cities/Visakhapatnam/marxs-philosophy-is-relevant-even-today/article23806728.ece
http://www.thehindu.com/news/national/tamil-nadu/marx-matters-to-all-of-humanity-d-pandian/article23806863.ece 
Tamil translations of his selected works released
http://www.thehindu.com/news/national/kerala/a-doctor-who-protected-farmers-interest/article23806556.ece
8.巴基斯坦
https://www.marxist.com/successful-congress-of-pakistan-marxists.htm
https://www.facebook.com/habbasnaqvi/videos/10211562935134420/
9.菲律宾
Film Weekly
& https://kodao.org/2018/05/07/marx200-celebrated-in-the-philippines/
10.越南:越通社,2018年05月03日。
11.中国,中国政府网
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zbmks200/zfwindex.htm
12.台湾,苦劳网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90723
http://m.lib.ncku.edu.tw/news/news_content.php?news_id=4101
13.委内瑞拉:
http://www.correodelorinoco.gob.ve/congreso-internacional-celebrara-bicentenario-del-natalicio-de-karl-marx/
http://prensa-latina.cu/index.php?o=rn&id=176197&SEO=presidente-de-venezuela-celebra-bicentenario-de-carlos-marx
14.阿根廷:
https://www.infobae.com/cultura/2018/04/09/marx-nace-cinco-mil-personas-asistieron-al-homenaje-en-el-teatro-cervantes-a-doscientos-anos-su-nacimiento/
https://mundo.sputniknews.com/sociedad/201805031078391823-marx-200-marxismo-filosofo/
15.古巴:
http://cubasi.cu/cubasi-noticias-cuba-mundo-ultima-hora/item/76958-a-200-anos-del-natalicio-de-karl-marx-un-debate-necesario
16.墨西哥:
https://oaxaca.quadratin.com.mx/realiza-antorcha-campesina-homenaje-a-carlos-marx/
http://www.antorchacampesina.org.mx/quienessomos.php
17.巴西:
https://www.huffpostbrasil.com/2018/05/05/o-legado-dos-200-anos-de-marx-segundo-haddad_a_23427810/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