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有图有真相,加班狗都来看看人民公社时期的青年是怎么穷游的?

2018-5-4 11:40

原作者: 谢小庆 来自: 文明与本能
导语:

我只想用亲身经历抗拒一些人对历史的扭曲。——谢小庆

作者简介:谢小庆,北京语言大学退休教授,1967年到1978年在内蒙古锡林郭勒盟额仁高比公社额仁高比大队插队落户。十一年的知青经历赋予了他毕生关注乡村的情怀。

50年前,1967年11月16日,我和300多位北京中学生一道,从天安门广场出发,到内蒙古锡林郭勒盟插队落户,我插队的地方是位于中蒙边境的东乌珠穆沁旗(相当于县)额仁高比公社额仁高比大队。1968年12月毛主席才发出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号召,其后,才开始了大规模的上山下乡运动。

1978年我在东乌珠穆沁旗参加了高考,从生产队直接到北京师范大学学习。在插队的11年中,我放羊、放牛、放马、当兽医,从未离开过牧业,11年基本是在蒙古包中度过的。

在生产队中,马倌是技术性较高的工作。在我当马倌的几年中,我的个人收入是全大队男女劳动力中最高的,大约是平均收入的2倍,是最低收入的10倍。我不再当马倌以后,收入就降了下来,基本上只有全大队的平均水平。生产队的分配原则是“各尽所能、按劳分配”。当时的风气是崇尚劳动,以劳动为荣。那时,我的劳动收入,即工分收入,占自己全部收入的100%,“财产性收入”所占比例为零。

上世纪70年代在生产队中参加劳动

在上世纪70年代初,我用自己的劳动所得,用自己在生产队里挣“工分”所得,自费游览了贵阳、昆明、石林、桂林、阳朔、峨眉山、乐山大佛、庐山、九江、南昌、上海、武汉、苏州、杭州、无锡等地。

1970年在峨眉山

1970年在武汉

1973年在南昌(从重庆顺江而下,在九江下船,登庐山,之后到南昌)

1973年在杭州

1973年在上海

1973年在苏州拙政园

1973年在无锡梅园

1973年在南京

1975年在广西阳朔

1975年在云南石林

当然是“穷游”。那时,住小旅馆一晚只要2-3角钱。为了节省这几角钱,我也常常在火车站候车室过夜。
 
(以下内容摘自原文作者回复,有删减。)
 
我们队在东乌旗当时48个大队属于收入比较低的,最低一年只有1毛9,是69年大灾之后。最高一年也只有2毛6。但我有一年做了400多个工,挣了4000多分。因我的放马搭档多次被抽去站岗、基建等,我一人守马群,一天可以挣两个工。当时,呼盟的收入更高,比锡盟高。
 
我只想用亲身经历抗拒一些人对历史的扭曲。一种说法:“为集体干活出工不出力,只有为自己干活才会真正出力”。我自己曾经为集体干活,岂止是“出力”,是“玩命”。另一种说法是:人民公社是大锅饭,平均主义。我经历的公社,完全是“按劳分配”,既没有按资本分配的比例,也没有按土地分配的比例。
 
我曾在1966年10月到1967年8月(15-16岁时)共四次离京外出,足迹所到包括包头,呼和浩特,银川,兰州,西安,成都,重庆,贵阳,桂林,广州,长沙,韶山,武汉,郑州,石家庄,邯郸,保定,大连,天津,济南,泰安(泰山),大庆,齐齐哈尔,海拉尔,哈尔滨,长春,沈阳,锦州。
 
离京时身上钱最多一次有15元人民币,最少一次5元人民币。旅途中身上钱最少的时候只有4分钱(在山东泰安泰山脚下)。为看日出,在泰山顶过夜。一张床4角钱,可以买半张,2角。当时我与自己的同伴2人买了半张床,一人睡前半夜,一人睡后半夜。
 
我保留有1967年的日记:

7月14日:现在必须把每天的生活费压在2角5分之内,即使这样,也只能再维持两天了;

8月2日:我要去看“秦皇岛外打鱼船”,我要去游览一下泰山;

8月12日:早上从太平川出发向大庆进发;

8月14日:上午坐上去齐齐哈尔的火车;

8月15日:下午坐上去海拉尔的385次车;

8月17日:哪里是草原,简直是花原,百花盛开,赤橙黄绿青蓝紫,争妍斗丽;
 
8月20日:到达哈尔滨,住在师院;

9月3日:昨夜11点到达大连;

9月7日:北戴河简直太迷人了,她把身躯隐在绿树丛中,露出一个个红色的屋顶,她大方而不妖艳,朴素而不枯燥,自然而不做作,最美的,还是那美丽的海滩和愠怒的大海;

9月9日:早上乘车到泰安,登泰山。

8月2日日记中想到的两条儿,到9月9日,都实现了。


【文末彩蛋】

读者留言:他是特殊个例,没有普遍性。不说别的,70年代你没有介绍信有钱也买不到车船票,没有全国粮票也买不到吃的。不知道他是如何解决这些问题的?

谢小庆老师回复:肯定是个例。与农区比,牧区就属于特例。在牧区,放马是收入最高的技术工种。生产队开介绍信很方便。我们有带照片的《边境地区居民证》,旅行很方便。1972年9月24日内蒙党委发出文件中写明:“继续执行对边境地区牧民‘凭证不限量’…供应牧区的粮食品种,要尽量照顾牧民的生活习惯,多供应些炒米。”白纸黑字,有案可查。粮票不是问题。

历史已经被掌握话语权的“精粹elites”涂抹得面目全非。

下图为谢小庆老师留存的《边境地区居民证》原件照片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