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人民食物主权宣言

2017-12-26 20:00

来自: 人民食物主权
关于我们

人民食物主权网络形成于2013年8月,由来自大陆、香港、台湾两岸三地等多所高校的师生、NGO工作者、媒体人和民间实践者等发起。

我们认为,食物是人民大众最基本的民生品、公共品。当食物生产异化为商品生产,那么以资为本、以逐利为目的的生产体系、流通体系、营销体系便成为食物不安全问题频发的温床。食物不安全背后的问题是广大普通生产者失去对生产的自主性,消费者失去真正的选择权,国家失去对食物的自主规划、调控和保障能力,这些都是食物主权的丧失。

我们关注食品安全和三农问题,关注食物生产者和消费者,也关注国家的相关政策及其实施。我们主张相互合作的生产者-消费者关系,呼吁保障人民和国家双重主体的权利,支持生态农业等可持续发展方式。

更多资讯请关注 食物主权网站 www.shiwuzq.org


人民食物主权宣言

“人民食物主权”,面向未来的指引

2008年,“食物主权”(food sovereignty)出现在《国际农业知识与科技促进发展评估(全球报告)》(下称“《评估》”)中。这项由联合国粮农组织和世界银行启动、世界各地数百名专家参与、历时几年磋商研讨的评估报告介绍并弘扬了拉美的农民组织“农民之路”在上世纪90年代提出的“人民食物主权”的理念。《评估》认为食物主权是“人民和主权国家以民主方式自行决定农业及粮食政策的权利。”《评估》指出在农民组织和众多公民组织的倡导下,近年来关于粮食安全的讨论已经发生了范式转变。同年,包括中国在内的58个国家和地区的政府认可并签署了该报告。食物主权在《评估》中出现标志着食物主权的新理念已经开始普及。
 
“食物主权”与“粮食安全”或“食品安全”有什么不同呢?
 
在比较食物安全与主权这两个理念时,《评估》指出:“食物安全是指特定区域内所有的人任何时候都能在物质上、经济上获取安全的、有营养的食物,并且所获取的食物能够满足人们的饮食习惯和喜好,使他们能过上积极健康的生活,而食物的获取方式应是社会可以接受的、符合生态的可持续性。”与此不同的是,食物主权强调的不是市场,不是援助国,而是人民和主权国家自主地、民主地决定他们的农业和食品政策,即自主地生产食物、公平地分配食物、前瞻性地建立粮食储存系统、保证粮食供应。这是具有进步性的、面向未来的方针。

“人民食物主权”的概念综合了多种主体和权利

1.人民和国家、地区的自决权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所有的人民、民族、国家、地区有权自行决定自己的食物生产体系和相关政策。如此才能保证每个人能得到优质、足够、买得起、健康和文化上合适的食物。“食物主权”的框架不是取消贸易,而是提倡平等贸易和公平贸易,以取代目前完全由市场和资本主宰的“自由贸易”。

2.生产者的自主权

农民及其他食品生产者应该拥有公平地管理和掌控生产资料的权利。资本在生产、流通领域的霸权应该受到严格限制。这里的生产者包括农、林、牧、渔等领域的农业劳动者和食品加工行业的产业劳动者。同时,妇女应该拥有平等的权利。

3.消费者的人权

消费者应当拥有有保障的健康的食物、合理的膳食结构、免受饥饿、拥有尊严的基本权利。提倡消费者的权利不是为了推崇消费主义,而是对盲目追求肉、奶、蛋、油的美国式消费主义的反思和拒绝。这样的消费主义需求不仅无益于大众的健康,而且造成了惊人的浪费和对农业生产和食物供应的巨大压力。

4.人类和大自然的生态多样性权利

保护农业生态,保障物种、农业文化和传统知识多样性,是人类和自然可持续发展的必然之道。

5.反抗的权利

人民有权反抗资本控制,包括反对跨国资本,保卫生产者、消费者主权。

人民与国家是食物主权的双重主体,一方面是与世界接轨,符合上述以《评估》为表征的关于粮食安全讨论的范式转变;另一方面也符合中国鸦片战争以来的传统。
 
人民是创造历史的主体,是一个集体主体。承认大多数人的共同利益,同时也不否认人民内部的差异性和矛盾。在目前来看,生产者和消费者仿佛是一对矛盾体。消费者期待作为商品的食物物美价廉,并不在意谁来生产和提供。生产者在现有的商品化生产体系下,也无法摆脱化肥、农药的依赖,并以不同的方式生产自用的农产品和作为商品的农产品。然而,事实上,消费者和生产者同时受到资本的宰制,他们的行为也只是在资本-商品逻辑下的“理性”选择。绝大多数民众的消费问题不可能独立于生态、生产、流通、分配这一循环体系而获得解决。因此,消费者所时刻担心的食物安全问题正是当前食物体系的产物,也是在这个体系内无法解决的问题。这是世界大多数地区面临的共同困境。
 
真正长治久安的食物安全,只有在创造一个全新的农业生产、流通、分配和消费体制之后,才可能达到。缔造新中国的经验告诉我们,“人民”的概念正是以对新社会的召唤来重构内部不同群体之间的社会关系。人民食物主权是一种“道”的创新,它呼唤的是一种新型的生态、生产关系、相互合作的生产者-消费者关系以及良性的城乡关系。没有消费者的反思、参与和推动,生产者难以突破现有的体制;没有生产者对现有体制的突破,生态安全和食物安全也无从谈起!
 
食物主权是国家主权的一个组成部分。食物主权不完整,国家主权也会沦丧。食物的生产和消费体系承载着国家安全、粮食安全、生态安全(包括物种安全)、历史、文化、知识和技能的传承和多样性等多重功能和价值。这些都是中国人民所依赖的、不可或缺的历史财富和公共资源。因此食物不能被视为单一的商品,食物生产过程不能被资本完全控制。

我们的立场

民以食为天。在食物的生产、流通、分配方面,我们要保卫国家主权,伸张人民主权,维护生态安全。因此我们需要探寻新道,倡导人民食物主权。食物生产和流通体系必须服务于人民的利益、大众健康和生态可持续性,而不是市场和公司的利润。
 
基于此——

我们反对把农业、农产品及土地、水、种子、畜种等自然要素等全面商品化、资本化;提倡食物生产和流通体系应具有公共性、基础性和社会性。
 
我们反对资本主导食物生产和流通领域;提倡生产者组织起来,走合作化的道路。
 
我们反对破坏健康和生态可持续性的科学技术;提倡科学技术要因地制宜,与民间传统的创新实践相结合。要保障物种安全和生态可持续性。
 
我们反对大量进口转基因食物和对国外市场的依赖,坚决反对农林牧渔领域任何有关转基因技术的研究与推广;独立安全检测要多方参与,公开透明,接受人民的监督;呼吁切断一切支持转基因研究的资金拨付,禁止任何政府机构、企业、基金会、民间组织和个人,尤其是跨国生物技术垄断公司在我国高校、研究机构设立奖学金或者以任何形式为转基因研发提供资金支持。提倡反思消费主义,提倡以健康的、地方性的饮食文化为主,提倡国家有计划地取消转基因食物的进口。
 
我们反对歧视妇女和其他社会弱势群体的价值观;提倡在土地权益和生产过程中落实性别平等和其他一切群体的社会平等。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食物关乎我们每个人、每一天,关乎历史,关乎现在,关乎未来。在食品危机频繁爆发的今天,捍卫人民食物主权,需要人人担当,人人做中流砥柱!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