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一览打尽!2017食物主权年会系列发言

2017-12-19 12:19

原作者: 花果山 来自: 人民食物主权

20171111-12日,“生态农业与合作实践”人民食物主权年会在云南昆明举行,来自全国各地的思考者与行动者们齐聚一堂,分享经验,探索出路。在当前资本主义化工农业的枪林弹雨中,这样的探索与实践显得尤为紧迫。为将“吃饭”的权利紧紧握在人民的手中而不被剥夺做出努力,我们希望提供一个分享与讨论的平台。



食物主权与乡村振兴


严海蓉:中国的粮食安全和食物主权


粮食不能被单一地定位为商品,国家和社会应该把粮食当作有限公共品来管理;同时,应摒弃单一以产量和GDP为计的效率观,采用新的生态能效观、营养效率观,推动生态农业。


邢东田:食品安全只能是撞大运?生态社区是办法!


所谓消费者的选择,不过是“在大毒、中毒、小毒中间撞大运”?中国社科院的邢东田老师认为,解决食品安全问题的出路在于抗衡当前恶性竞争的市场,建立消费者和生产者互助共赢的生态社区。有些人质疑生态社区是“小众”“小圈子”,产品种类太少,解决不了大众吃饭问题。邢老师答曰:集腋成裘,聚沙成塔;在当前严峻形势下,小生产固然不能独善其身,所以我们需要大平台,需要“小众”在本地区联合起来,组成地区性联合体,合作互助,然后联合其他地区的平台,组成全国性生态社区联合体。联合,不仅是自己生存发展的需要,更是为了解决大众的吃饭问题!


启动生产者的力量---链接城乡


云南平寨的生态种植合作故事


云南平寨的壮族姑娘从城市回到自己的村庄,踏上了合作社的探索之路。他们经历过农田的撂荒与农药的滥用,也摸索过生态种植老品种,他们一度濒临散伙,现在却通过每月聚餐、老年协会与城乡交流重新恢复凝聚力与活力。平寨是中国农村的一个缩影。吴月琼及平寨的年轻社员或许代表了中国新一代农村工作者。他们对农村的理解、对农业的关心、对食物的认识或许能为中国农村发展带来新的启发。


从乡村到城市:蒲韩如何构建城市消费网络?

 

今天人们谈到社区支持农业(CSA),往往看到城市支持乡村,而看不到乡村支持城市;容易强调消费带动生产,而不是生产指导消费。2014年以来山西永济蒲韩社区的探索却走出了新路!蒲韩扎根于乡村社区,而不仅仅局限于乡村社区,社会组织化的努力从生产端做起进一步延续到城市社区的消费端。蒲韩在生产端和消费端做文章,又不仅仅局限于生产或者消费,还通过具体丰富多样的方式,建立起值得信赖的城乡信任体系,打破原有的城乡对立的危机。


所以正如郑冰老师对永济、运城团队的辅导员们所说的,“我不是让你们卖面粉的,卖面粉我放到市场放到超市就卖了,还用你们去?我们更要建立城乡之间的信任关系,做到城乡一体化。”


连线田间地头生态农业的理念和技术


隋东:大豆低耗高效绿色种植法的开拓与创新


为人民健康,为国家粮食大计,为保护一片黑土地的美丽富饶,20年多年前,隋东老师从科研所跑去一线,凭一股爱钻研的劲头,研发出不使用化肥的高产绿色大豆种植法。这种方法不仅适用于黑龙江,同样适用于我国其他大豆主产区。当转基因大豆遍布餐桌,国产大豆沦陷的声音不绝于耳的时候;当科学家们向利益低头,竞相投入转基因领域甚至为转基因公司洗白的时候,我们庆幸,还有像隋东老师这样的基层农业科技工作者。让我们向这群默默扎根田间、致力于生态农业技术进步的农民科学家们致敬。

 

当生态农业遇上哲学,前方高能火花碰撞!|袁勇在食物主权年会的发言


袁勇老师讲明了人们最关心的一整套问题:什么样的农业算生态农业?化学农业、有机农业跟生态农业究竟如何区别?人类为啥一定需要生态农业?对付“杂草”和“害虫”,妙招何在?不耕地、不反季、不打药、不除草、不使用机械、设施、转基因投入品乃至杂交种等等的方法,真的可以做成生态农业吗?具体怎么做?没做成的话,又是什么原因?如今的农业发展和地球生态真的积重难返了吗……


以食物深耕社区消费合作的力量


北京“外来人口”的社区互助:冷泉希望社区厨房


这是北京西北五环外一个外来人口聚居区——冷泉希望社区如何自助与互助的故事。他们以社区厨房为抓手,通过流动儿童的服务与教育引导大家只吃食物、拒绝垃圾食品,坚持劳动换取食物、不做不劳而获的白吃,并且以聚餐的形式彼此分享食材、共同制作食物,共同享受食物,从而拉近了冷泉村打工家庭内部的亲子关系,推动建立了冷泉村打工家庭之间、打工家庭与社区之间的互助体系。


谁说打工一族没追求,生活在夹缝中的底层劳动者,他们追求健康食物和生存权利的斗争从未止步!如今,这些最可爱的人又被冠以低端人口的标签正在遭遇前所未有的驱散,冷泉村也未能幸免。


希望社区厨房的经历告诉我们: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全靠我们抱团取暖、自助互助。


苦尽甘来:安阳同心非转基因公社的生态农业之路


周总理曾说任何新生事物在开始时都不过是一株幼苗,一切新生事物之可贵,就因为在这新生的幼苗中,有无限的活力在成长,成长为巨人,成长为力量。安阳同心非转基因公社从成立之初寻找土地、建造设施,再到后来社员冲突和生产滞销,甚至面临散社的危险。就如所有新生事物,经历了重重坎坷。重建后的同心公社重新迸发出活力,继续成长并鼓舞着人心。


今年7月,这个新生的公社遇到困难的时候,社员的齐心努力与全国关心人士的帮助使它转危为安。如今,新生的同心非转基因公社继续在生态农业与食品安全的道路上探索着。


草根互助,吃上特供:成长在黄河边上的生态社区


在化工农业的包围中,市场上看上去好像有琳琅满目的食物,但其中可放心食用的却很少,就连很多米面肉菜也都有农药、激素等残留。在这种状况下,普通民众想要吃得安心就没有办法了吗?


非也,就在河南焦作修武县,一些普通人为了吃得健康也开始联合起来搞生态农业,并于去年成立了黄河共富公社。虽然公社还在起步阶段,但他们的目标却超越了一般的自救:一方面是生态农业不能以赚钱为目的,重要的是吃得安全又健康;另一方面是要搞城乡对接双向扶贫,往集体经济的方向发展,实现共同富裕。


总结发言


胡跃高:生态文明建设的经验与台阶


胡老师在这次发言中指出,农业是文明的基础,生态文明建设依赖农业的发展,但农业发展最重要的是处理好城乡关系。我们从蒲韩、宝华等建设生态社区的经验可以得知,和谐的城乡关系得益于城乡互助和集体经济。而只有搞好人心建设,才能发展好生态农业与集体经济,才能真正让群众满意。

城乡互助的生态合作农业之路,是一条源自中国传统农业的道路,也是一条与众不同的发展道路


为什么生态农业一定要讲合作?

 

古老师在这次发言中指出,当今资本主义世界最凸显的问题是人与人之间、人和自然之间的不和。资本为了利益极大化,把人当成商品和机器,尽情剥削和压榨;人类为了获利,之间互相竞争甚至践踏;人类为了自身的利益,也对自然剥夺,造成了各种环境危机。食物主权就是要通过生态农业和合作经济打造,创造一种新的“人与人”和“人与自然”的关系。生态农业需合作,食物主权更需靠大家。


周边纪录


满满干货快拿走!来看参会者爆料食物主权2017年会


一位多年奔走在乡村一线的建设者——叟民大哥,作为一名返乡青年,他对本届年会主题“生态农业与合作实践”深有感触,做了很多笔记,提出了自己对平寨、种子网络和宝华村等几个案例的进一步思考,为我们接下来的讨论与实践打开了些空间。


云南平寨:一个90后返乡女孩的社区组织之路


澎湃记者朱凡手记。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