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胡跃高:生态文明建设的经验与台阶 | 2017食物主权年会回顾

2017-12-2 14:56

原作者: 胡跃高 来自: 人民食物主权
摘要:

今天推送的是中国农业大学胡跃高教授的闭幕总结发言。胡老师在这次发言中指出,农业是文明的基础,生态文明建设依赖农业的发展,但农业发展最重要的是处理好城乡关系。我们从蒲韩、宝华等建设生态社区的经验可以得知,和谐的城乡关系得益于城乡互助和集体经济。而只有搞好人心建设,才能发展好生态农业与集体经济,才能真正让群众满意。

城乡互助的生态合作农业之路,是一条源自中国传统农业的道路,也是一条与众不同的发展道路。

2017年11月11-12日,人民食物主权年会“生态农业与合作实践”在云南昆明顺利召开,来自全国各地的思考者与行动者们齐聚一堂,分享经验,探索出路。在当前资本主义化工农业的枪林弹雨中,这样的探索与实践显得尤为紧迫。为将“吃饭”的权利紧紧握在人民的手中而不被剥夺,人民食物主权希望提供一个分享与讨论的平台。接下来,人民食物主权将陆续推出本次年会的精彩发言,敬请期待!

讲者简介:中国农业大学农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长期关注三农问题,提出“3O有机农业”理论,及有机农业包含农业生产过程、农业地理资源环境、从事农事活动的人三项内容,有机农业建设自然包括有机农业生产、有机社区、有机社会建设三项任务,是中国有机农业研究领域的先行者。

这次的报告非常紧凑,6个主题15个发言人,晚上还有两场活动。每一个人都收获了很多,刚才了解的几个也都让我收获良多,我想先用点时间回顾一下。

点评:实践与理论的结合

严老师的报告里提到了我们国家粮食安全问题还是很严峻的。在座的几位在做基层工作,但是宏观上的问题我们也要关心。我们粮食的国际市场依赖度已经超过了15%,还在上涨,看样子可能会再高一点。这个问题我们还没有找到对策,也不能把它放下。
 
邢东田老师提到的是生态社区建设,建设中要考虑把它建成一个生态文明建设的根据地。慢慢形成从生产到消费统一的社区都是生态社区。我觉得这是一个全新的概念,我们这里边也强调来做。

邢东田老师在年会现场
 
彭海红老师提到了乡村振兴过程中有五个方面的关系要处理好,城乡关系原来是一种对立的关系。蒲韩的经营精神里面,城乡关系可以搞成一种和谐的关系。城市消费合作社部分的能力可以向和谐的方向转化,我们国家有转化的能力,它会使我们的社会主义建设跟其它的建设不一样,有我们的特色了。

彭海红老师在年会现场

何平老师提到了一定要组织起来,今天我们大会的主题是组织起来。合作跟组织,这个方向是正确的。人民食物主权抓这样一个主题是正确的,还应当继续抓下去。

吴月琼介绍了绿耕及云南平寨建设的工作。我觉得他们完成了一次凤凰涅磐,是成功的转型。这个转型是应该的,体现了时代的精神,让合作社从根上能够站起来了。其实转型也教育了平寨的合作社社员,他们在未来会更加坚定信念的。
 
永济的卢莎介绍了城乡互动过程中消费合作社建设的过程,看有多么细致的工作。每一个工作都是小动作,用3年的时间一点一点做到,每一个人可以做到200户、300户,真的就做起来了。当然这与蒲韩合作社20年的耕耘有关系,条件不具备的地方还不急于去尝试,条件具备的地方可以尝试怎么做。但是我们用心跟消费者进行交流是一个正确的途径,这条途径是走得通的。
 
隋东老师介绍了东北地区的一件大事,这个大事跟我们国家8000万吨大豆的进口有直接的关系。我们是自己把自己打倒了,而不是别人把我们打倒的。自己把自己打倒了是自己信心不足,如果是我们自己再站起来必须依靠信心才能站起来。我们不可能用经济的方式站起来,只有用信心的方式,用自信的方式我们才能够站起来。事实上我们中国是能够实现粮食安全跟粮食自给的,从全人类发展的利益角度来讲,我们也必须走向粮食自给,我们能够自给。中华民族历史上从来没有依靠别人成长到今天,最近20年发生的事情是一个短暂的插曲,这是要教育我们中国人在新的时代如何发展自己。隋东老师做的工作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基础,他的精神是可贵的,技术是可靠的,我们应该进一步宣传、推广、实践,把技术导入到我们自己的生产中,来推进相应的工作。
 
我接下来跳得多一点,到了宝华村的实践,杨书记的实践是成功的经验。四川省是全中国进行城市化建设的一个核心区域,也是城乡建设的实验示范点,是国家示范区。在这样一个示范区,宝华村的意识处在一个城市化最激烈的区域里边。我相信成都市周围类似于宝华村的村庄,大概有500到1000个,宝华村是500到1000个村庄里突出的一个。全中国城市化过程的村庄非常多,我想能够超过10,000个村庄到100,000个村庄,宝华村也是100,000个村庄里突出的代表。所以严老师把她称为我们新时代的穆桂英是真的,她可不容易。这一点成功的经验我们要汲取,我们在城中村建设中可以走出跟一般的城市化不一样的道路来。城市化过程中把城中村消灭是一种错误的、粗暴的做法。这个做法大家做了,但是我们仍然有别的路径走出去。我希望搞新闻的同志,搞研究的同志要研究宝华的经验,披露给整个社会。因为二、三线城市的城市化还在进行,我们要制约这个错误的做法,找到新路。只有找到那条新路后,我们大家才能够感觉到松一口气,在此之前我们不能松一口气的。做的工作非常细微,但是多么激烈,一浪接着一浪,一步接着一步,风险一步一步冲击。到现在为止,我们仍然要建设超大型的城市,国家还在建设全世界最大的城市群,这个建设过程中是好是坏不知道。我们喜欢大,建超大型的城市也是受了观念的支配。这个观念的支配,不是以事实和经验为依据的,是不可信的,我们仍然要怀疑,仍然要提出质疑,提出质疑是应该的。

四川成都宝华村副书记杨怀洪在会上发言

我们到了南街村,到了段书记这里来。南街村书记(王宏斌书记)1977年就上任了,到现在为止整整40年了。40年中,南街村给我们国家树立了一个典型,中央的好多同志都去参观过,都肯定过他们的做法。到现在为止,他们做的有自己的成绩,22个亿,一万多个工作人员,周边五个村庄的人基本上都在这就业了。光销售队伍就700多人,都是子弟兵,管理有一套自己的方法。这个经验我们需要汲取,因为南街村很可能要提前进入社会主义的高级阶段,生态文明的下一个阶段。所以我们今天上午跟段书记谈的时候,我说你南街村如何在新的时代再上一个台阶,来做我们进入生态文明过程的典型,仍然有新的任务。我们全国是一盘棋的,走在前面的大哥应该拉后面的兄弟,周边的应该拉周边兄弟村庄的一把手。
 
大概的情况我觉得是这样,今天(11月12日)讲得非常精彩,今天介绍的情况里面谈到了什么呢?袁勇谈到了关于生态技术的道与术。他把传统文化跟生态农业结合起来讲,在他看来已经是有道了,传统文化的根基也比较深。但是传统文化跟现代技术之间有一个接口要结合起来,我们现在大部分都是接受了现代文化的教育成长起来的,那种语言跟传统文化之间如何对接有一个过程,我们不要急忙立即对接,要在揣摩中来对接。我们有幸,我们自己理论上是传统文化的承接者,又接受了现代教育,有社会主义的根基又接受了市场经济的考验,我们四、五个方面的知识汇集着。理论上讲我们应该闯荡出新的文明形态。这个文明形态应该叫做生态文明,所以这个闯荡过程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是一个群众的过程,是一个广泛的过程,我们不要着急,一步一步踏踏实实。即便是正确的思想,如果不是正确的方法,也会走到错误的路上去,也会糟蹋了一个好的思想。所以我们要有点耐心,一步一步往下做。
 
接下来是三个方面的实践者。杜春英老师的介绍非常感人,团中央已经对他们的工作有了肯定的答复。这个过程中我们既要从理论上探索,实际上我们也应该把它推起来。我们相关的部门能够伸一把手伸一把手,不能伸一把手,我们喊一句口号支持它。这样是一个健康的发展过程。
 
接下来河南的两位合作社的带头人介绍了他们的故事,也是非常感人的。任何一个向着健康方向发展的事物都必然要经受冲击的。我们应该有信心、有准备接受这样的冲击,以后还有新的挑战。但是大家应该联合起来考虑怎样做。

关注乡村发展:关键是人心

我写了几条意见。第一条就是从今天的会议上我们看到了现在国家的非常积极的力量。这两天的会议我们感觉到国家已经进入了乡村健康力量茁壮成长、欣欣向荣的时代。我们的年轻人,我们各方面的人都在关注农村,关注合作社,关注乡村、村庄发展。来参加会议的人不仅仅是村里的,城里的,多数是这个前沿的探索者。进入这样一个时代了,我们个人的行为、合作社的行为、村庄的行为,还有海外侨胞和台胞的关心。有40年经验的集成,集体经济的实践者,有新的集体经济的实践者,地方县委的党校,还有志愿者,还有公务员中的积极分子,还有海外留学生,我们是这样一个群体聚集在一块的会议。这个会议,这样一个活动里面我们汇聚起来的是一股正能量。我们国家走向美好乡村建设,不仅是美丽了,美好,方方面面都好。城乡和谐,过去城乡是对立的,城市压迫乡村。我们进入新时代了,这个跟中央习主席讲的我们进入新时代是一致的。

年会现场

第二个是,我们今天的这样一个行为是改革开放40年的一个结果,是建国68年以来的一个结果,也是1840年以来一百六、七十年的结果,还是近代中外交流的一个结果。国际的成分有了,我们变得更自信了。我们在讨论全世界最前沿的事情,在进行世界别的地方难以执行的事情。
 
第三个就是,十九大报告里面提出了一系列的战略,这一系列的上层战略事实上使我们感觉到了是阳光灿烂的发展过程,应该感觉到上下之间是同心的。
 
第四个,农业是文明的基础,生态文明的建设有赖于农业的建设,它一定是农业要建设的非常好才行的。从这个意义上讲国家建设的重心已经从城市转向乡村了,从工业转向农业了,我们建设的重点就是国民经济建设的重点,所以我们要自信,我们要认真的把好关。
 
第五个就是,南街村、平寨、还有蒲韩的经验,证明做工作的第一步要把人心得到。不要着急,在没有得到人心之前不要迈大步。第一步先把群众的认识搞清楚,把三观先摆正,然后再谈其它的。没有摆正以前迈不开步子的,一定会发生好多事情的。  

南街村村副书记段林川在会上发言

第六个是集体经济建设、生态建设。我们今天不一样了,今天合作社建设是生态有机的合作社,村庄的建设是生态的有机的村庄的建设,这两点一定要结合起来了,一体两面。
 
第七个方面就是要建立广泛的联系。信息经济时代要求一定要联系的。我们是现代文明的承接者,是工业化时代培育出来的社会成员,这个社会成员的特点是5000多门学科,我们每一个人只知道一点知识。面对乡村那么大的面积,那么多问题的时候,面对动物、植物、微生物,还有人的时候,面对每一个家庭、每一个村庄的时候,面对消费者、生产者的时候,你这个知识根本不够用。怎么办啊?上网,网络一定要联系起来,要建立紧密联系的网络。联系就能解决问题,一个人解决不了问题,但是我们团结起来可以解决问题。

2017年食物主权年会全体参会者留影

第八个方面就是要认真对待建设中的细节,不要着急。农业建设跟工业建设不一样,工业是简单系统,农业是复杂系统,复杂系统要求你不要着急。复杂系统的效应是蝴蝶效应,你做小动作就有大结果,你不要说我一定要大动作才有大结果,可不是的。要坚信你不断的做小动作就会有大结果。大家看看蒲韩介绍的经验里是不是?那么多小动作,最后驱动的是城乡和谐。每一个人做工作都要做人心的工作,做心理的工作。你只要服务他,对人进行服务,他就会干活去的。干活是他的事,服务是你的事。
 
第九就是给我们几个组织的一个建议。第一,因为工业文明转向生态文明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我们一定要耐下心来,我们希望人民食物主权为这样一个长期的过程,耐心的提供一个稳定的平台,在整个发展过程中都是你的平台。所以我们不急于对没有得出结论的一些观念进行讨论、争论。我们让他争论去,我们提供这个平台让大家争论。争论在事实面前,在实践面前会达成共识的。第二个是建立起一个使大家能够获取知识的网络。第三个就是每一位参与者都要热心的对提出问题的人给予答复,如果不能答复,要给他一个结果,找谁去,想办法帮忙。因为你今天帮他的忙,他明天就会帮你的忙。

生态文明建设的台阶:要让群众满意

我们整个中国完成生态文明建设需要五个台阶。第一个台阶是生产技术,我们一定要过技术关的。生产技术我们要过关,加工技术要过关,烹调技术也要过关。第二个台阶就是你这个技术的产品在城市和村庄里边能够消费掉,有人要。第三个台阶是,要把它经营起来,就需要我们一个一个的组织者。第四个台阶是,群众要满意,老百姓要满意,消费者要满意,要过群众关。第五个台阶是过老天爷的关,就是生态系统对于我们建设的这个系统它接纳吗?如果接纳我们就是最终的成功者。
 
我们希望我们这样一个群体在生态文明建设中能够做出自己的贡献,做出自己的模式,做出自己的技术,做出自己的理论。
 
谢谢大家!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