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是谁隐瞒了草甘膦致癌真相?

2017-10-12 16:31

原作者: 李婧詝 编译 来自: 欧洲时报
食物主权按:在关于转基因的争论中,配合转基因作物使用的除草剂草甘膦是否安全一直是关键问题之一。挺转方往往使用美国环境保护局(EPA),欧洲食品安全局(EFSA)和欧洲化学品管理局(ECHA)所谓的官方结论作为草甘膦安全的依据。法国《世界报》披露,这些机构的结论都是大量摘引孟山都提供的数据的结果,而评估结论往往是预定的、符合需要的结果。事实上,美国官方和科研机构40年前就知道草甘膦的致癌性,因为孟山都售卖科学家和公务员,这一真相才一直被掩藏 。直到2015年联合国国际癌症研究中心才通过独立数据再次证明,草甘膦具有遗传毒性、对动物致癌,并且对人类“可能致癌”。


法国《世界报》10月5日披露,美国官方和科研机构40年前就知道草甘膦的致癌性,但后来逐渐倒戈致力于为其“洗白”。做出“贡献”的科学家和公务员后来都在孟山都相关产业中担任高管、继续牟利。 
 
四十年以来,官方承认的科学结论从未改变过:草甘膦不具致癌性。负责评估该产品安全性的专业机构,在其投放市场之前和之后说法一致:美国环境保护局(EPA),欧洲食品安全局(EFSA)和欧洲化学品管理局(ECHA)都为该产品“洗白”。 
 
直到2015年3月,联合国国际癌症研究中心(CIRC)才得出相反的结论。它宣布,孟山都公司的基础产品、世界上应用最广泛的除草剂草甘膦具有遗传毒性、对动物致癌,并且对人类“可能致癌”。

草甘膦,中文商品名称为年年春(Roundup)、农达、好过春、治草春、日产春、好伯春等,是一种广效型的有机磷除草剂,在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130多个国家畅销。(图片来源:法新社)

分歧如何产生?许多观察人员提到一个重要原因:为了得到“需要的”结论,其他科研机构大量摘引孟山都提供的数据,而CIRC并没有使用这些数据。也就是说,有利于草甘膦的科研成果均基于孟山都公司自己的研究结果。 
 
《世界报》曾在9月曝光,为了让孟山都产品顺利进入欧盟市场,欧洲科学家在鉴定草甘膦安全性时,大量抄袭由孟山都主持的、目的在于给自己“洗白”的《草甘膦工作组文件》(Glyphosate Task Force),这也是欧洲二十余家公司用于销售孟山都产品的文件。欧盟报告与其雷同部分多达几十乃至数百页。 
 
令人震惊的不止于此,记者Stéphane Foucart和Stéphane Horel于10月5日继续揭露被孟山都操控的科学和真相。 

40年前的研究结果

草甘膦系孟山都在1974年以“强力除草剂”用途投入市场,到2014年,其全球年使用量从3200吨飙升到825000吨。大幅度增加是由于与转基因种子配合使用--草甘膦可以去除一切杂草,而孟山都研制的种子不受其影响。 
 
关于草甘膦致癌可能性的研究在1983年就开始了。美国环境保护局(EPA)要求孟山都提供相关数据,即一个毒性研究所对400只小鼠持续两年的实验。根据研究所专家的结论,草甘膦具“致癌性”:与草甘膦接触的小鼠肾脏中形成了管状腺瘤,这在当年是一种罕见的肿瘤形态。孟山都方面全力辩解,称是“实验错误”。但EPA专家认为孟山都的论据不成立,并记载入1985年2月的备忘录。他们的结论是“草甘膦是可疑物质”,将其归类为“C类致癌物”--也就是“可能对人类致癌”。 
 
孟山都决定重新研究存放400只小鼠肾小管的载玻片,向EPA重新提供数据。然而这次是由孟山都选择专家,由孟山都付费。“Marvin Kuschner博士将审查肾脏样本,并向EPA提交他的评估,目的是证明给EPA--肿瘤与草甘膦无关”,孟山都公司一位高管在内部通信中写道。从他的言辞中可以看出,这次的实验结果似乎是预定结论。 
 
几天以后,Marvin Kuschner博士收到了422个小鼠的肾切片样本。1985年10月,Kuschner在报告中指出,他在未接触草甘膦的小鼠样本里也发现一个肿瘤,而且此前没有被注意到。有了这个结论,孟山都与EPA就“自发性慢性肾脏疾病”进行争论,这个理论可以解释所有小鼠的肾脏肿瘤,并推翻先前的结论。也就是说,草甘膦与肿瘤无关。这与20年后出炉的“Kumar, 2001 ”报告如出一辙。 
 
法国科学家在2012年公布秘密研究成果。他们用美国孟山都公司的转基因玉米喂养200只小老鼠,13个月后乳腺、肝、肾肿瘤发病率比正常喂食老鼠高2-5倍,到将近24个月时50-80%的母老鼠发生肿瘤病变。其中母老鼠的肿瘤病变多为乳腺癌,肿瘤有一个乒乓球大,可达身重1/4。媒体称这个研究机构之所以秘密研究是不希望强大的美国跨国种子公司染指。 
 
“致癌性”1991年消失

如果未接触草甘膦的小鼠样本中,这个“唯一的”肿瘤是真实的,为什么在之前的实验中没有被发现?以商业保密为由,Kuschner之后就没有独立科学家可以检验切片。 

2017年,美国疑因接触草甘膦致癌的3500名起诉人的律师提出核查1985年切片。与此同时,他们指出EPA出尔反尔,在实际操作中对草甘膦的归类越来越宽容。 
 
自家雇佣科学家做“洗白”研究没有被质疑;EPA的毒理学家对草甘膦意见一致,日渐“宽容”。1986年2月,为EPA服务的专家组和合作研究所将草甘膦的毒害性重新归类--降到“D类致癌物”--也就是“不能归类为对人类致癌”。1989年,相关机构甚至停止向孟山都索要新数据。1991年,草甘膦被进一步降级到“E类”--也就是“被证明系非致癌物”。总之,草甘膦的危险性从待审批的材料中消失了。 
 
1986年在EPA工作,将草甘膦危害性降级的几名公务人员后来都有不菲的职业履历。研究小组负责人 John Moore成了受石油大鳄、银行和零售连锁企业资助的“健康风险研究所”主席。在EPA继任其工作的Linda Fischer在1993年离职后成了孟山都副总裁。Moore当年的副手James Lamb在1988年加入为孟山都服务的一家律师事务所--六位从EPA离职的公务人员都跳槽到这家事务所。EPA相关科研人员离职后继续从事草甘膦研究,或毒理研究--孟山都会照顾他们的买卖。 

替代IBT研究

为什么孟山都要在1983年接受EPA审查?草甘膦当时已经进入市场将近10年了。1985年一封信透露,这项研究是“替代IBT毒理学研究计划”的一部分。 
 
IBT?认出这个名字的人都会毛骨悚然。它曾经是美国最大的化工检测实验室。1976年,联邦卫生检查员发现,他们选择的这家外包实验室有严重的欺诈行为,他们甚至用死老鼠伪造实验结果。公务人员估计,IBT提供的检测数据中,有80%是凭空捏造或篡改的。 
 
IBT的丑闻给美国环保署和通过它鉴定“安全”的化工企业带来巨大的危机。在IBT技术人员曝光的笔记中,大量出现“严重腐烂”,这意味着可以分析出任何结论。IBT很少得出负面结论,研究结果通常是它自行发明的预定结果。 
 
孟山都有数百种化学产品,包括200种除草剂,Aroclor(一种多氯联苯类液体,常用于绝缘和润滑)都在IBT测试的基础上获得北美地区销售权。现今应用最广泛的“农达”系列草甘膦除草剂也在其列吗?孟山都承诺“草甘膦除草剂没有使用IBT的研究数据作为销售支持。” 
 
草甘膦除草剂是否致癌?联合国国际癌症研究中心2015年的结论其实就是40年前美国环境保护局的试验结果吗?孟山都内部通信表明,某些毒理学家早就担心自己伪造数据的行为曝光于世。2014年9月,为孟山都工作的一位科学家写给同事的信中说:“我们长期以来担心的事情就要发生了,CIRC要在2015年3月公布对草甘膦的分析结果。” 
 
10月23日,欧盟国家将投票表决是否同意对草甘膦发放的十年期“通行证”。

原标题:金钱决定科研结果?草甘膦致癌真相被埋40年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