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为什么西红柿越来越难吃?工业化农业改变我们的食物体系

2017-10-10 16:25

原作者: 石嫣 来自: 分享收获农场
食物主权按:

西红柿炒蛋作为中华经典名菜长盛不衰,可见西红柿在日常饮食中的地位。可为何现在的西红柿越来越难吃,缺少西红柿特有的口感和本真的香味?这是因为现代西红柿栽培品种是根据果实大小、坚实度等性质进行选择的结果,这一方面迎合了消费者喜爱大番茄的倾向,另一方面是为了便于运输。但在选择的过程中,西红柿的风味品质却被忽略了。加上那些大规模密植的西红柿,从苗就开始注入调节剂(激素)促进生长,后期再催熟,大大缩短了植物的整个生长和果实的成熟期。这种方式种出来的西红柿怎么会有味?

可怕的是,工业化农业不仅改变了我们的食物体系,而且充满了剥削和奴役。以西红柿为例,为我们采摘食物的工人却不能喂养自己,他们无医保、无病假,还得每日把自己暴露在有毒的化学品中。诚然,消费者想要甜香的西红柿,采摘者想要农业的社会公正,但只有将二者团结起来,才有可能改变现有的农业生产方式!


《西红柿土地》作者Barry刚从超市里买回来的西红柿放在桌子上,不小心碰到地上,却毫发无损。他和妻子有兴致的将这西红柿抛接,西红柿在地上滚来滚去最终停了下来,仍然完好!

这引发了他的思考:我们的西红柿怎么了?
 
一路调查下去,他发现了美国佛罗里达州西红柿产业的奴隶制生产的问题、大量使用农药导致出生缺陷的问题,进而提出了这样的思考 “我们每消费一个这样的西红柿,都是在默认这个社会的不公正”。

西红柿的变迁

西红柿的起源中心是美洲的安第斯山地带,在秘鲁、厄瓜多尔、玻利维亚等地,至今还有大量的野生种分布,为茄科一年生草本植物。番茄属分普通番茄和秘鲁番茄两个复合体种群。普通番茄为栽培种;秘鲁番茄为野生种。 早在15世纪末,印第安人就开始种植番茄,18世纪初传入欧洲,西班牙殖民美洲大陆的时候开始作为食物从墨西哥传遍了全球。据美国农业部USDA的研究显示,现在每100g的鲜西红柿比1960年代的西红柿,维生素C少30%,B1少30%,B2少19%,Ca少62%,但Na(钠)却是13倍。
 
尽管我们现在在农夫市集上看到很多多样的西红柿,但实际上这只是西红柿基因组中很少的一部分,这些基因可以控制颜色、形状和大小。现在我们所种植的西红柿品种只是西红柿基因池的5%都不到。


西红柿的口感不像香蕉等影响口感的基因那么简单,影响西红柿的口感基因组非常复杂。

美国西红柿的工业化

佛罗里达州占美国鲜食西红柿份额的三分之一强,从10月到6月,几乎所有的鲜食西红柿来自于佛罗里达,大约10亿磅的总量,同时还会运输到加拿大。

这些西红柿育种的时候就选择的硬果品种,还是青的时候采摘,在仓库里用乙烯催熟。


这些西红柿从挂果到拉秧一般只采收三次,青果采摘大大减少了采收次数,也就意味着降低了劳动力成本。这让我想到当我们西红柿成熟之后,因为是在秧上逐渐变红的,所以几乎要每天采摘,连续近两个月时间。


大部分做西红柿酱的西红柿是在加州种植的,全部等到变红后,喷洒除草剂,待秧全部变黄后,用拖拉机将西红柿采收。
 
佛罗里达西红柿委员会制定西红柿上市的标准,那些老品种不符合外形、颜色标准的西红柿是不允许出口的。快餐行业要求放到沙拉里的西红柿可以有几周的货架期。“人们只是想要一些能放到沙拉里的红色的东西。”
 
西红柿采收完的卡车就停在仓库里,还要用氯溶液消毒。1990年代至少有12次大的食物中毒事件,西红柿占食源性疾病的贡献率17%。1998-2006,佛罗里达州产品导致1400位消费者生病,沙门杆菌是其中一个重要关注点。

西红柿的奴隶制生产

这里的奴隶不是虚的奴隶制,不是接近奴隶制或者类似奴隶的情况,而就是奴隶。过去的15年,佛罗里达释放过超过1000人,这些人被强制或者囚禁在农田,但这只是冰山一角。
 
虽然都在农田里工作,却可以分成三种不同角色,公司拥有西红柿种植园,他们叫Grower,采收西红柿的人叫Picker。


一个墨西哥采摘者一天可以采收5000磅西红柿,收入是17美元。每个工人一年的收入大约1-1.2万美元,他们平均寿命是49岁,无带薪假日、无病假、无医保。
 
工作温度90华氏度,站在松散的沙土里,还要背着一个32磅的箱子。
 
他们一般住在一个区域附近,住宿的房子类似房车一样,一个30多平米的空间,可以住十个人,厕所就像飞机上的厕所大小。而这样一个空间的月租金就要2000美元。


采摘者在工作的时候会有一个工头监督进度,甚至会有抽打工人的情况,有些人晚上还会被关在房子里没有自由。有的种植者说,“过去的奴隶是我拥有(own)这个人,现在只不过是我们租借(rent)他们。”

有人可能会问,这种奴隶制怎么会存在,法律不能保护他们吗?
 
这些墨西哥移民很多最初都是被哄骗过来打工,认为自己可以挣到很多钱后寄回墨西哥,但中间会被转手卖几次,多数没有合法身份,而且工作时间不好计算,有时候天气不好,有很多等候时间都不好计算,这些人甚至多数最初连语言都不懂,就已经签署了工作合约。一些关于农药使用注意的视频,他们也根本听不懂。

这些地区多是酗酒、欠债、犯罪高发地区。

在西红柿大地上的最大输家是这些采摘者,每一天他们进入这些有毒的土地中,把自己暴露在有毒的化学品中。
 
“我们就像动物一样被买卖。”

西红柿的环境影响

在佛罗里达,土壤基本都是沙化,没有多少营养,夏季气候炎热潮湿,工人(在这样的农场工人的称呼更合适,我觉得他们工作的地方不是农场而是工厂)在干活的时候出汗会浸透衣服,而此时喷洒农药,会随着风媒飘洒到人身上,与此同时,在采摘的时候会碰触植物叶片上的药液,进而会沾到衣服和皮肤上。


西红柿种植使用110多种农药,美国农业部发现超市35种农药残留。
 
溴化甲烷熏蒸土地注射到塑料地膜起的垄,溴化甲烷的毒性非常大,但是在草莓、茄子、辣椒、西红柿上仍然在使用。大概两周时间,土壤中所有生命体都会死亡。溴化甲烷不仅毒害人和野生动物,也是最主要的破坏臭氧层的凶手,吸收紫外线诱发皮肤癌。
 
佛罗里达的西红柿地大概每英亩每季要使用2000美元的农药和化肥。农药行动网络(Pesticide Action Network)里很多“差评”农药,这些农药会损害脑、神经系统、生育系统的出生缺陷,甚至可以直接杀死人。种植者为了保持叶片健康,会用31种杀菌药,其中11种被PAN给予差评,可能会用60种杀虫剂,其中17种被给予差评。
 
农药造成出生缺陷。尽管要求戴护眼用品和手套,但是孕妇说她们没有被提醒过,Herrera说她工作时候经常感觉眼睛和鼻子有刺激感,而且还会嗓子疼。如果放弃工作,也就不能住在那个屋子里了。怀孕后,她仍在洗他丈夫的被药泡过的衣服。

在佛罗里达州的出生缺陷几率是3%,但是在阿波普卡地区13%的工人的孩子有缺陷。
 
83%的这里的工人的健康状况都是“很差”。

农业的社会公正

采摘工人们发起了一个工人联合会(Coalition of Immokalee Workers),在美国的劳动法说明,工人应该可以合法的组织工会,但在罗斯福新政推动时期,最开始是覆盖所有人的,但是最后的版本却排除了农业工人,为了得到南方的议员对这一政策支持,所以在劳动法中的工人排除了农业工人。
 
工人联合会组织起来的第一件事,是向购买这些西红柿的快餐业和提供服务的餐饮、超市端发起倡议,每一磅西红柿多付采摘者1美分。这一倡议的数年的推动最终获得了包括麦当劳、汉堡王的同意,同时一些大学的食堂服务公司也经由联合会与学生们的合作有效的推动。


2010年初,工会建立了佛罗里达当代奴隶博物馆。这个博物馆就是一辆盒子卡车,旅行展览。


《Food Justice》一书的作者罗伯特·格力博教授(Robert Gottleb)认为:“任何一个在冬季吃西红柿的美国人,无论是在超市购买的,还是在快餐沙拉里吃到的,都在吃经由奴隶之手的水果。” 消费者应该坚持吃那些可以满足我们标准的食物,而不是公司化农业的食物。消费者的力量是很大的,市场会因消费者偏好而改变,进而改变种养方式,甚至影响前端种子、肥料、药品、疫苗、饲料等的生产方式。我们每消费一元钱,都是在为想要的世界投票。

原标题:为什么你的西红柿越来越难吃?工业化农业改变我们食物体系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