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调查报告:棕榈油产业背后的剥削与压迫

2017-8-5 11:24

原作者: 四月 编译 来自: 《印尼棕榈油的代价》
食物主权按:我们身边到处都有棕榈油的身影,据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超市里一半的包装产品,从洗发水到冷冻披萨,都含有棕榈油成分。为了满足国际消费对棕榈油的巨大需求,热带雨林被破坏,全球气候负担加重,珍稀野生动物生存状况堪忧。而近日农药行动网络亚太分部(PANAP)发表的一份初步调查报告显示,印尼棕榈油种植场女工的劳工权益和人权正遭受严重侵害,为棕榈油产业蒙上又一层阴影。产业不断增收却要背负如此沉重的代价,政府、种植园、跨国公司何时又将承担此责? 

(GETTY IMAGES)

PANAP简介:农药行动网络亚太分部(PANAP)致力于消除亚太地区因农药导致的对人类和环境的伤害,并着力推广可持续生态农业。PANAP聚焦人民赋能,尤其面向女性、农业从业人员和农民。PANAP官网:http://panap.net


导言

印尼是世界棕榈油生产大国。2014年,全球共5900万吨棕榈油中有52%产自印尼,这一产业已然是印尼收入的主要来源,占其出口利润的12%。棕榈种植园占地1430万公顷,从业人员达1040多万,其中七成为零工。在政府鼓励外国投资棕榈种植园的新政策下,棕榈油产业仍将持续扩大。
 
2016年,农药行动网络亚太分部联合一家当地组织,就苏门答腊北部两家经RSPO[1]认证的棕榈油种植园进行了初步调查,观察并访谈了27名劳工,其中女性15名。初步调查结果显示,女工在健康、安全、薪资、信息获取等方面都面临着剥削。以下为报告的关键发现。

关键发现

1. 女工暴露在高危农药环境中

棕榈种植园的女工主要从事维护工作(喷洒农药、化肥),日常工作要求她们长时间暴露在农药之中。调查人员在其中一处种植园发现了高危农药的使用,尤其是除草剂克无踪和农达。许多国家都禁止了这两种农药的使用,而印尼只是对其流通加以限制。克无踪是先正达的产品,其中的活跃成分是百草枯,该成分在大量文献中被证明会致人中毒,导致一系列健康问题,严重情况下会致死。农达由孟山都生产,其中活跃成分为草甘膦,相关研究发现有致癌作用。
 
除此之外,种植园A还会使用Glisat、Glinat和Tiara三种农药。前两种为液体,用于控制杂草的生长,Tiara是一种白色粉末状物质,作用是让农药可以粘在叶片上。使用的农药还包括Bravo,用于喷洒在植株上控制虫蚁的数量。

(两处种植园所用农药化肥列表)

2. 缺少足够的工作用具、防护用品、清洁和医疗设施

糟糕的工作条件会更进一步增加女工所面临的危险。两处种植园都没有为所有女工提供足够的用具和防护用品。事实上,种植园B参与调查的所有七名女工均没有任何工具或安全设备,于是她们用围巾包裹面部,来抵挡刺鼻的气味。女工花在购买自己的工作和防护用具的花销在17美元至48美元不等。如果买不起,一些女工只得在没有适当用具的条件下继续工作。

用水方面,两处种植园所提供的条件略有不同,一处种植园提供清洁洗浴自流水和杀菌肥皂,而另一处的女工则必须自带水来饮用和洗脸。医疗设施在两处种植园都被无法满足女工的需求,她们更愿意去寻求外部的医疗支持。

3. 缺乏培训和信息获取渠道

女工对她们使用的农药及其危害知之甚少。种植园A的女工仅能凭借产品上的标签得知农药化肥的名称,而标签上的文字都是英语且字号极小。工头和现场助理每3-6个月会为她们提供一个小时的农药喷洒安全知识培训,但都是理论知识。而在种植园B,农药都由工头们提前混合好装在油桶中,女工无从得知其中装的是什么农药。据女工们反映,假如农药不小心溅到身上,她们若觉得不是什么大事就会置之不理,如果觉得痒,就到河里洗一洗,然后穿着湿衣继续工作。

4.暴露在农药中导致的健康隐患

受访的15名女工中有13名都有类似的症状,如头晕、头痛、视力模糊、盗汗、双手颤抖、恶心、皮肤发红、缩瞳等。头晕、头痛等症状出现在农药喷洒之后不久,而女工们确信盗汗和视力模糊都是暴露在农药中所产生的副作用。调查结果也显示,种植园A有两位受访者表示没有健康影响,而在防护措施更差的种植园B,症状会更为常见。
 
种植园B中有以上症状的工人并不会通知上级,认为这么做是“无用功”,因为当她们将暴露或中毒情况反映给工头时,回复时间相当漫长。而种植园中的诊所并不会提供足够的医疗帮助,不管什么症状都开头痛药。于是她们都选择自费去外面就医。
 
调查记录了两例急性中毒事件。一例事件中,装有克无踪的农药桶发生泄漏,农药洒满了一名女工的全身,她跳进池塘中洗了洗又继续工作。其后公司为她做的医疗检查发现有血液中毒,但并未告知她由什么导致,对她的健康将造成怎样的短期和长期影响。自那以后,公司不再让她从事喷洒工作,而转去除草岗位。尽管访谈时她并没有任何健康问题,但她很希望能做一次血液分析,了解究竟对她有什么影响。另一处种植园中,一名受访者分享了她两位同工遭遇的急性中毒事件。其中一名的双手开始溃烂,另一名出现咳血症状,长达一周。两人均在外就医,而公司没有提供任何补助。

(一名喷洒女工正在用附近水沟的水混合克无踪、除虫威)

5. 零工制,薪资过低,工作过劳

参与调查的所有女工都是零工,每月工作天数少于21天,这是种植园为了避免将维护女工升至全职岗位所采用的策略,因为根据印尼人力法规定,全职工人每月需要至少工作25天。这些女工每月工作12-18天,清晨6点开始工作,下班时间约在下午2点。她们也没有签署任何劳动合同或合约。

另外,女工常常工作过劳但拿不到应得的薪资。喷洒工人每天必须喷洒完7-8桶农药,覆盖1.5公顷农田,根据土地是否被灌木覆盖而略有不同。施肥工人每天的任务要施至多1吨肥料。而她们收到的薪水远低于当地最低工资。种植园所有零工都不享有社保福利,如健康保险、意外保险、死亡恤金、养老金等。

(女工的工作时间表)

结论和建议

以上揭露的两处种植园拙劣的工作条件触犯了数条印尼有关劳工的法律,以及国际上对人权保障的相关规定。这些非法行为揭示了政府、种植园公司、农业化工公司(先正达和孟山都)在保障劳工权益方面的失败。

《联合国工商业与人权指导原则》规定了三大核心原则:

1)政府有义务通过有效并适当的政策和规范,保护人权不受侵害;
2)企业要有足够的努力和透明度,承担其活动和产品可能带来的风险;
3)保证人权受害者拥有获得司法或非司法补偿的渠道。
 
PANAP及其伙伴机构呼吁所有棕榈种植园完全遵守国内国际各大关于薪资、就业状况、有害化学品使用以及人权标准的规定和守则,并提出了以下几点具体建议:

1)公司必须为出现健康问题的女工提供足够的医疗支持和补偿;
2)女工必须获得其应得的劳工权益;
3)女工必须接受关于农药的充分培训,包括其正确的使用方法、危害,以及降低暴露风险的措施;
4)当地政府必须严密监控,确保公司的行为符合劳工法及关于有害农药政策的相关规定;
5)当地政府必须禁止高危农药的交易、分销和使用;
6)棕榈种植园必须在短期内减少使用,并在长期内停止使用有害农药。

注释

[1] RSPO:棕榈油可持续发展圆桌会议,旨在推动棕榈油的可持续利用及该行业的可持续发展。官网:http://www.rspo.org/certification

文章来源:农药行动网络亚太分部(PANAP)2017年4月发布的报告《印尼棕榈油的代价》
链接:http://library.ipamglobal.org/jspui/bitstream/ipamlibrary/927/1/The-Price-of-Indonesias-Palm-Oil.pdf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