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大户经营就能减少农业污染吗?漳州平和蜜柚种植污染调查

2017-6-16 12:14

原作者: 苏禹成 戴江海 来自: 海峡都市报
食物主权按:

福建省平和县因其出产的“琯溪蜜柚”蜚声中外。近三十年的蜜柚种植,改变了这个贫困县的面貌,也为当地民众带来了财富。但追求产出、市场效益的生产模式,使得在蜜柚种植过程中,化肥、农药的使用量越来越大。而环保厅的一纸报告,则是捅破了这一化学农业生产模式表面上的光鲜。
 
事实上,平和事件并非个案。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分田到户之后建立的小农生产开始被吸纳进市场经济之中。农民的生产不再是为了自给自足,而是为了市场。在市场逻辑的影响下,高附加值的蜜柚代替稻田和传统蕉林,小农极力增加产出,以获得更大的交换价值。在土地有限的情况下,产出的增加只能是依靠化肥、农药。久而久之,化学农业带来的环境问题就会凸显出来。
 
面对农业生产污染的难题,我们的出路何在呢?难道是文中所言的减少散户、打造“市场化的大户(规模)经营”?显然不是的,市场化的大户(规模)经营对于化学农业污染问题的解决只能是治标不治本,美国农业就是最好的例子,它不能从根本上扭转这种带来污染的农业生产模式。真正的出路只能是建立在生态基础上的、集体化的农业生产模式,也即“生态社会主义农业”。

琯溪蜜柚

不算震惊的水源超标报告

2016年6月16日,福建省环保厅发布报告,平和自来水水源地铊超标。而经过检测,处理后的自来水符合国家标准。初步排查,当地环保官员倾向于铊来自果园里施用的化肥。众多对铊有专项研究的国内学者也分析称,含铊的钾肥过度施用,或是罪魁祸首。
 
其实,这则消息在当地很多人看来,也不算震惊。关于蜜柚种植带来的环境压力,很多人已经意识到了。
 
6月16日,福建省环保厅公布的5月全省设区市、县在用的集中式生活饮用水水源地水质状况的报告。报告称,平和县位于花山溪的自来水水源地,重金属铊超标20%。根据我国有关标准,集中式生活饮用水地表水源地铊的标准限值为0.0001mg/L,这次检测出的结果为0.00012mg/L。
 
今年54岁的蔡山,家住平和县城小溪镇坑里村,两个孩子都在外地,一个在读大学,一个在广东工作。
 
“就是那天晚上,我大儿子发微信给我,告诉我这个消息”,蔡山回忆,收到微信后,他觉得倒也不算特别震惊。因为担心自来水安全,他们家早在三年前便已安装了净水器。
 
那个时候,平和县委宣传部和平和县自来水厂已经迅速展开了行动。
 
一方面,平和当地的电视在转播中插入了自来水的检测报告,平和官方运营的微信公众号也发出文章,明确省环保厅的报告中所指取水口的地表水水源存在超标,是未经自来水厂处理的,经过处理后,居民家中放出来的自来水水质是达标的,请广大市民不必恐慌,放心饮用。
 
6月25日,平和各有关部门根据此前会议的部署分工,将铊超标重点锁定在农业面源,并对全县的农药、化肥等进行拉网式排查。
 
在平和小溪镇,大家还是如往常一样,在花花绿绿的农药、化肥广告牌下穿梭。一家销售桶装矿泉水的老板称,平和县城大大小小销售桶装水的店有10多家,生意还不错。在他的店里,产自邻县的18L的山泉水,一桶售价是10元,“像我家三口,泡茶、煮饭、烧菜一周至少需要2桶,一个月需要80元,很多人不舍得花这笔钱”。
 
蔡山就是不舍得花这笔钱的村民。6月25日傍晚6点,他从蜜柚园回到家里,打开水龙头洗了一把脸,这时屋内传来妻子的声音,“快去载水,没水煮饭了”,说着妻子从屋里提出来两个白色的水桶。蔡山接过后,熟练地绑在摩托车后,他载水的地点是县城北侧的望山湖,距离他家约4公里。
 
“这里地势比较高,山上比较少种蜜柚,而且地下水是当地一家企业挖井抽起来的,经过化验合格,免费供大家使用。”蔡山说。
 
从县城来载水的人不少,一辆辆摩托车载着白色的水桶停下,他们排着队装水。蔡山遇到了一个也常来这里载水的熟人老赖,说他更辛苦,是从山格镇来打水的。山格镇与平和县城紧挨着,距离取水点约6公里。
 
大家一边装水,一边谈起饮水安全的问题,蔡山突然大声说起,“都是我们平和人自己害了自己啊”,说着大家谁也不吭声了,各自装着自己的水。

蜜柚遍布带来的环境之殇

尽管平和县各有关部门的铊来源排查行动已持续半个多月,具体结果尚未出炉,但熟知当地各项监测数据的环保、农业等部门深知,主要还是在农业面源。监测数据显示,大规模的蜜柚种植,让平和环境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其中,自来水水源地的硝酸盐氮多月超标,50.5%的果园处于磷素环境高风险状态,土壤酸化……平和蜜柚种植始于上世纪80年代末,二十多年来,青山良田均转变为蜜柚园。随之而来的是,农药、化肥的滥用,饮用水安全也受到影响。

漫山开垦出来的蜜柚林

坑里村位于平和县城东部,美丽的花山溪环村而过。随着县城城区扩大,这个村跟县城已连成一片,该村总人口约5000人,全村耕地面积1380亩,山地面积4659亩。如今,无论耕地还是山地,放眼望去,村子已被蜜柚树团团包围,哪怕是村道边上仅有的空地。
 
蔡阿生今年52岁,是村里蜜柚种植大户,家中有近6000棵蜜柚,是村里最早种植蜜柚的村民之一,当时他也没想到自己这一辈子都会与蜜柚打交道。
 
“我小时候,这里就种香蕉和水稻两种,祖祖辈辈都这样。”蔡阿生指着村口一片蜜柚林说,那里原先是水稻田,村里最早种植蜜柚,始于上个世纪80年代末。

“到90年代,因为种香蕉收益不好,以及政府推广种植蜜柚,村民纷纷砍了数辈人维持生计的香蕉树。”
 
一位不愿具名的退休干部称,当时农业管理部门发动干部带头种植蜜柚,鼓励开发荒山,不仅香蕉林转为蜜柚林,连水稻田也改种蜜柚。
 
蔡阿生记得,起初还主要靠锄头,速度不快,更集中的种植是在90年代中期后,“当时一把火把山烧了,然后铲车开到山上,一个山头不用个把月便种满蜜柚”。
 
蔡阿生的说法与平和县统计年鉴的数据不谋而合。统计数据显示,从1949年至1986年,平和县水果产量增速缓慢,仅从0.05万吨增加至0.75万吨。1987年至1995年,则明显增加,从1.57万吨增加至17.4万吨。而速度加快是在1995年之后,几乎每年以近10万吨的速度在增长,截至2012年,水果产量达131.46万吨。2010年,平和水果种植面积达82.62万亩,比龙岩全市69.78万亩还要多。
 
从坑里村环绕而过的花山溪,又名琯溪,上游流经平和霞寨镇、国强乡、坂仔镇,与南胜溪汇合后,向东北方向流向小溪镇,最终与邻县的南靖荆江汇合入九龙江西溪。

这是一条优美温润的河流。明末清初,一艘艘满载克拉克瓷的小舟顺流而下,从月港出发,将瓷器远销全世界。就算到了近代,她也不失姿色。著名作家林语堂在《我的家乡》中回忆到,他正是坐船从花山溪顺流而下直达鼓浪屿上学,最终从这里走向世界。
 
而随着平和“琯溪蜜柚”名扬天下,也彻底改变了这条九龙江支流的面貌,花山溪流经的乡镇无论山头还是田间,蜜柚遍布。
 
2005年10月,首届平和琯溪蜜柚节开幕,政府打造的“琯溪蜜柚”品牌逐步推向高潮,平和一跃成为全国最大的柚类生产基地和出口基地县。随着平和蜜柚产业的不断扩大,围绕着蜜柚的上下游产业链条也逐步形成,如今每个乡镇街道上,与蜜柚相关联的农药、化肥店最为密集。
 
“花山溪沿岸的乡镇几乎家家户户都种植了蜜柚”,在坂仔镇经营一家化肥店的卢老板称,坂仔原先也是以种植香蕉为主,后来大家纷纷砍了种植蜜柚。
 
蜜柚犹如当地村民的摇钱树,卢老板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棵成年蜜柚的产量150~200斤,如果收购价按1元/斤算的话,扣除化肥、农药成本约30元,一棵蜜柚可收入约150元,如果种一千棵,一年收入有15万元,而大户都是以百万计,”他开玩笑说,“富不富,看蜜柚,嫁人都得先问对方家里种了多少蜜柚树。”
 
蜜柚深深影响着平和这座山城,山旧线沿着花山溪直通到上游几个乡镇,路边立着当地房地产的大广告牌是类似“柚子换房子”这样的广告语。
 
路上一座“军营桥”横亘在花山溪上,军营桥是平和自来水水源地上游保护范围标志建筑,军营桥下游6000米都是二级保护范围。
 
桥另外一头就是坂仔镇山边村,正在蜜柚园劳作的村民赖水声,说起自来水水源铊超标的事情,直摇头,“农药、化肥用那么多,下雨一冲就跑溪里去了,但是不打农药、不施化肥,蜜柚无法收成,没有办法”。据其介绍,一棵蜜柚树一年就需要施肥约15斤,农药是根据实际情况而定,有时一个月就要打药一次。
 
“果农过度施用农药、化肥的问题,确实严重影响了平和的生态”,刚上任三个月的平和县农业局局长杨和国,曾担任过平和县环保局局长、水利局局长,深谙其中的问题。“坡度大于25度,就不适合种植蜜柚,容易造成水土流失,但这些都是历史的教训,”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环保官员称,“如果当初水田禁止用于种植蜜柚,至少可以起缓冲的作用,但是过去大家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过度种植蜜柚带来的环境污染问题,在一些学术研究和花山溪监测数据也显露端倪。去年8月,由省热带作物科学研究所牵头,对平和蜜柚果园土壤磷环境风险展开研究。研究结果显示,平和全县50.5%的果园处于磷素高风险状态,12.2%的果园处于中风险状态。“过度开发和果农盲目性施肥,水体富营养化极其严重。”论文中称。
 
不仅是磷素处于高风险状态,去年以来,平和自来水水源地及出厂水日常监测数据显示,多个月份硝酸盐氮也超标。“排除上游养殖、工业不多,一般跟大量氮素化肥的施用有关系。”湖南工学院副教授庞朝晖称。

禁毁林种柚 平和寻求转型

正视平和蜜柚种植带来的环境污染问题,在当地已成为共识,如何转变才是出路?
 
无论是政府还是当地果农,都面临着一些两难问题。而在专家看来,生产分散经营是现代平和蜜柚业生产发展的最大障碍。如何改变当下点多面广、分散经营的现状,是未来蜜柚产业转型升级的关键。在平和县在“十三五”规划中,重视生态保护、发展文化旅游产业已成为主基调。当然,当务之急还是要严控蜜柚的种植规模,所幸去年年底,平和已出台相关文件,持续20多年的蜜柚种植快速扩张,终于踩下刹车。
 
不仅是环境污染,平和县农业局高级农经师朱友添调查发现,果园长期施用化肥会造成土壤严重酸化。根据全县测土配方施肥土壤调查报告,全县山地果园取样4003个土样酸碱度化验报告分析,土壤PH<4.5达强酸性占取样总数的80.8%。并且,由于长期大量施用化肥和农药,不重视施用有机肥,蜜柚果实品质呈下降趋势,果肉渣质较多,瓣内可食部分有的未采摘已经木质化;而土壤酸化、板结,蜜柚根系生长受阻,吸收养分缓慢,也导致产量下降。
 
坑里村的蔡阿生早在几年前就意识到朱友添说的情况,因此他也是村里较早使用有机肥的果农之一。“我的有机肥是云霄买来的,一吨300元,比化肥没有高多少,但人工成本则高得多”,蔡阿生说,大部分果农不用有机肥,主要还是因为有机肥购买渠道少、人工成本增加,特别是散户,都不舍得花这本钱。
 
其实,2014年,平和县财政曾拿出400万元补贴果农施用有机肥,并确定正规有机肥供应商。“蜜柚种植面积有65万亩,仅补贴8.77%,补贴面少,示范带动作用比较有限”,朱友添这样介绍财政补贴的效果。
 
平和农业局局长杨和国也坦承,平和产业比较单一,主要靠蜜柚,免征农业税,政府财政收入微薄,典型“百姓富、财政穷”。
 
不过,就算是部分种植大户使用有机肥,朱友添也发现一些问题:部分果农从全国各地收购动物粪便,最远的有新疆和内蒙古的羊粪,动物粪便未经发酵腐熟处理,直接施入蜜柚果园,动物粪便携带的生物种子,也落入果园生根发芽,如近几年出现野苦瓜藤、野地瓜藤等,生长速度极快,一天可长10~20cm,月内可缠绕包围果树。
 
当了8年的平和县环保局局长卢建东则对农药瓶回收问题纠结许久,“我们早就想做这个项目,其实回收农药瓶简单,但是目前全省都没有一家公司有这么方面的资质,因此回收起来后怎么处理?”
 
时至今日,平和县经济作物站高级农艺师张金桃认为,现代平和琯溪蜜柚柚业生产发展的最大障碍是生产分散经营。据其不完全统计,平和全县种5000株以上大户近千户,10000株以上的近百户,剩下大部分都是散户。
 
生产分散经营,点多面广,给农技推广及市场监督管理都带来挑战。
 
平和农业局局长杨和国称,散户种植,涉及千家万户,“比如我们自己种的蜜柚,一棵一年只需要12斤的化肥,而很多果农则施肥15~20斤,这多余的化肥全县加起来就可怕了,尽管也去宣传了,但毕竟包产到户,大家还是各种各的”。

铊超标事件发生后,平和县农业局负责对农药展开100%排查。5月底即在花山溪上游的国强乡查处一起假农药案,该乡供销社红建农资门市部销售的一款农药含有非标明成分乙螨唑3.5%。
 
平和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则牵头对全县化肥流通领域的监管排查。半个多月的时间抽样送检了54批次的化肥,覆盖到每一个乡镇。“以前从来没有这么大规模抽样,更多是抽检,以专项行动等形式进行监管”,该局市场监督管理大队欧大队长称。
 
一位不愿具名的执法人员透露,当前物流发达,果农购买化肥、农药的渠道很多,点多面广,依照部门专项行动,并非长效之策。
 
平和县经济作物站高级农艺师张金桃调研了平和的蜜柚专业合作社,截至2014年,平和县全县蜜柚专业合作社60多家,多是为出口蜜柚商检报备或为相关政策而成立的,但规范性建设,可真正发挥合作化经营发展作用的没几家。他建议政府出台扶持政策和加强合作化经济组织与规模经营户规范管理措施,加强对现有蜜柚专业合作社的建设指导、管理,扶持合作社逐步走入正轨。
 
正视平和蜜柚种植带来的环境污染问题,在当地已成为共识。去年年底,平和县举行“十三五”规划项目策划大赛,其中最高奖项项目达50万元,以吸引各方对平和的转型发展建言献策。
 
“当地政府对未来发展转型重视可见一斑。从最终获奖的结果看,主要是与平和环境生态保护、文化旅游发展有关的项目,比如一等奖就是平和县城区安全生态水系项目”,廖静雅称。她研究生毕业于厦门大学环境与生态学院,目前供职于厦门一家环保NGO,常年关注九龙江流域的保护。在她看来,如今平和县重视生态保护、发展文化旅游,整个转型思路是正确的。
 
张金桃则从专业角度出发,认为首先平和应该有效控制蜜柚适度发展规模,禁止再度开山种果,保障平和县整个产地的生态安全和促进多样性生物的再生。
 
6月26日午后,乌云从西边卷来,暴雨降至。乌云下方,一块硕大的广告牌立在207省道边上,上面醒目写着“严禁在林地上新种植蜜柚等果树;杜绝挖掘机等大型机械擅自上山开垦林地新种蜜柚”等大字,出自去年年底,平和县出台的严禁毁林种柚红头文件。该县持续20多年的蜜柚种植快速扩张,终于踩下了刹车。

文章来源:海峡都市报;海都记者 苏禹成 摄影 戴江海。原载于“九龙江卫士”公众号。原标题“【重磅深度】漳州平和蜜柚种植污染调查”。篇幅所限,有删减。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