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转基因在拉美:20年的伤痛,20条必须禁绝转基因大豆的理由

2017-6-12 21:26

原作者: taotao 译 来自: 人民食物主权
食物主权按:转基因在诞生之初就争议不断,然而在巨大利润的诱惑下,商业公司却不顾人类与地球生态的长远利益,将其贸然推广。现在,在拉美“南锥体”地区,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已经种植了20年,20年的种植经验见证了转基因大豆比常规品种高产这一谎言的破灭,也见证了转基因大豆对农民、对国家政治经济、对生态环境的危害。越来越清醒的人民群众总结了转基因大豆必须被永久禁止的20条理由。

拉美南椎体共同市场:也叫“南方共同市场(MERCOSUR)” ,建立于1991年,是拉美地区举足轻重的区域性经济合作组织,由阿根廷、巴西、巴拉圭、乌拉圭、委内瑞拉和玻利维亚6个成员国以及智利、秘鲁、哥伦比亚、厄瓜多尔、苏里南、圭亚那6个联系国组成。


文章来源:Grain,原文标题: 20 years of GM soy in the Southern Cone of Latin America, 20 reasons for a definitive ban;
链接:https://www.grain.org/article/entries/5722-20-years-of-gm-soy-in-the-southern-cone-of-latin-america-20-reasons-for-a-definitive-ban
翻译:taotao,校对:阿废

国际农业生物技术应用服务组织(以下简称“ISAAA”)近期公布了年度报告。报告中确认,拉美南锥体共同市场(以下简称“南锥体”)已成为全世界转基因作物产量最高的地区,其中单一作物的耕种面积全球最大,转基因大豆在巴西、阿根廷、巴拉圭、乌拉圭和玻利维亚南部的种植面积累计超过5,400万公顷。
 
今年是转基因农业模式在南美地区运作的第20个年头。ISAAA作为大型生物科技企业的宣传门户,其报告并没有讨论这一种植模式对该地区乃至全世界带来的影响。
 
在工业化农业大背景下的转基因模式尚未付诸实践之时,国际非营利组织GRAIN与其他数百家机构一起,已经开始持续对转基因农业的社会环境后果进行跟踪和报道。
 
在南锥体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第20年收割(约1.75亿吨)之际,我们准备阐述一下永久禁止这类作物的20条理由。

1.  在阿根廷,转基因技术是被一家充斥着化工企业代表的机构——国家农业生物科技顾问委员会(简称“CONABIA”)——非法批准的。在进入巴西和巴拉圭的过程中,这一作物也未经民主辩论,就被非法地大规模推广种植。
 
2.  这一作物的强行推广导致了绵延超过5,400万公顷的绿色沙漠,跨国企业将其命名为“大豆联合共和国”。

巴拉圭的大豆田,单一种植破坏了多样的生态系统,使其成为“绿色沙漠”

3.  随着转基因大豆的引入,该地区草甘膦(近期被世界卫生组织重新归为“可能致癌物”)的使用量飙升至每年5.5亿升,对当地居民的健康带来了严重后果。
 
4.  数以百万计的当地农民被排挤出农业,同时大量农民因为当地食用性作物无法与转基因大豆共存而被迫放弃种植传统作物。截止2007年,仅在巴拉圭,转基因大豆的推广就已造成14.3万个农民家庭被迫离开土地;在阿根廷,转基因大豆推广造成超过20万农民和农村劳动力背井离乡。
 
5.  在反抗转基因大豆占领农田的斗争中,数百位农民被判有罪、遭到迫害甚至谋杀。巴拉圭警察在2013-2015年间,由于土地纠纷相关问题驱逐了4,105人;在巴西,2016年由于参与推动农业改革和保护传统自有土地而被谋杀的人数达到60人(比2016年增加20%),是2003年(71人)以来的新高。【编注:无地农民展开的抗争也十分有力。在巴西,无地工人运动(MST)组织起占地运动,在不少营地和定居点组织起生态农业的集体生产,与化学毒农业和资本对抗。】

巴西无地工人运动(MST)的成员在高速路上抗议

6.  在整个南锥体,数百万公顷原始森林被砍伐后转为耕地,用于种植转基因大豆。在巴拉圭大冲积平原,过去10年中每年有65万公顷森林被砍伐。在阿根廷,2007–2014年的7年中,2,107,208公顷森林被砍伐。


7.  孟山都推动了(且仍在持续推动)对种子相关法律的修改,使其可以掌控和垄断种子资源。在阿根廷,孟山都支持了一项历时15年的游说活动,旨在允许孟山都对每位为节省成本而将种子用于再次耕种的农民收取特许经营费。
 
8.  该地区农业有毒物质的使用增加已带来当地疾病和死亡的蔓延,受波及群体因而发出抗议。在阿根廷圣达菲省南部,罗萨里奥国立大学医学院开展的健康研究发现,当地2013年癌症发病率(每10万居民中397.4人)接近全国平均水平(每10万居民中217人)的两倍。在巴西,2007 – 2014年间共发生34,147例农业有毒物质中毒的病例报告。
 
9.  试图主导转基因大豆和其他转基因作物的推广的挺转联盟进行政治干预,甚至操纵政府。巴拉圭就是这种政治干预的典型例子。2012年,在造成17人死亡的库鲁瓜提土地冲突期间,曾对农业经济实施限制令(撤销对转基因玉米的批准,并限制喷洒农业有毒物质)、并因此受到企业抨击的巴拉圭总统卢戈,在一次议会发动的非法政变中被罢免。
 
10.  这种攫取性农业模式给土地带来了大量损耗和毁坏,造成前所未有的肥力流失。在阿根廷,大豆单一作物正在造成土地加速损耗。由于不恰当的作物管理、在陡坡上耕作以及气候变化等原因,全国有19–30吨土壤流失。以2004–2005年种植季节为例,大豆排出的“虚拟水分”即达到425亿立方米。
 
11.  土地所有权变得高度集中。还是以巴拉圭为例,该国0.4%的土地所有者拥有56%的土地。阿根廷2010年50%的大豆生产控制在仅占总数3%的拥有超过5,000公顷土地的种植者手中。同一年在巴拉圭,1%的种植者拥有或控制着35%的大豆种植面积。
 
12.  畜牧业之前与农业在同一片土地上交替进行,但现在(由于受到挤压)被转移到了更脆弱的生态系统中(亚马逊河流域、巴拉圭大冲积平原、湿地,等等),给这些区域带来了破坏。在巴拉圭,大冲积平原原住民所居住的古老土地上,牲畜大大增加了。在2,300万公顷的土地上,已有超过1,000万头牛。
 
13.  推广转基因大豆的企业团体和大众媒体的联盟已完成整合,使得对这种农业模式产生的后果的辩论或公开报道少之又少。
 
14.  抗除草剂作物已被证明是失败的农业尝试,大量杂草已经对草甘膦产生抵抗力,迫使草甘膦和其他除草剂的喷洒量达到历史新高。在2010–2011年的种植季节,阿根廷使用了2.56亿升草甘膦,5年期间增长了12倍。


15.  由于方法论过于机械,且对复杂基因系统过度简单化,支撑转基因作物推广的科学理论受到了大量质疑。
 
16.  目前为止,所有相关的比较性研究都发现,转基因大豆品种比传统品种的生产率更差。美国针对超过8,200种大豆品种的实验结果显示,孟山都的转基因抗农达(Roundup Ready)大豆与非转基因大豆相比,产出率低6 – 10%。 在南部圆锥体尚欠缺相关研究。
 
17.  转基因大豆的食物安全性从未被证实。企业进行大量有偏向性的学术研究,压制质疑的声音。然而转基因大豆和非转基因大豆的“实质等同”谬论每一天都在更接近崩溃。
 
18.  转基因大豆的大量生产进一步助力工业化肉类生产的大规模扩张,对全球环境、健康和气候带来了严重影响。阿根廷至少一半的肉类生产于各类养殖场。

阿根廷养牛场

19.  未经消费者允许,转基因大豆被混杂进食品加工中,全世界不计其数的消费者不知不觉被迫食用了转基因大豆。
 
20.  全球转基因大豆种植链造成温室气体排放量大幅上升,加剧了全球气候危机。一份2016年阿根廷环境状况报告显示,44%的温室气体排放源于森林砍伐和单一种植农作物。

延伸阅读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