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时事调查:安徽阜南县王化镇农村土地强征事件

2016-3-19 00:00

原作者: 白言 来自: 人民食物主权
食物主权按:今年年初,安徽阜南县王化镇张集村张寨暴力征地的事件引起了人们的注意。为了了解事件的真实情况和背后原因,本文作者前往事件发生地,收集了征地开展光伏项目的信息,并采访了张寨村的村民。政府项目、强征、暴力、拘留、噤声,很短的时间内张寨的村民经历了一系列超出他们控制范围的外力强制,并一直生活在无奈、恐惧的氛围中。张寨村民面临的问题并不是改变政府工作方式或者增加补偿金便能解决的,而是市场和资本占霸权地位的发展方式将土地资源商品化必然导致的结果。

正文

新年伊始,一段政府强征农民耕地的视频引起了人们的关注【视频地址: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Q3NTIzNDgyNA==.html】,视频画面中,身穿执法人员服装的人群黑压压一片,不时地与零散的村民有一些推推搡搡的身体冲突,一位村民甚至当场下跪了,这样的场景不可谓不震惊,到底怎么样的纠葛,竟导致官民间如此紧张对立?根据视频中的字幕信息,笔者找到了事件的发生地:安徽阜南县王化镇张集村张寨。
 
在通往张寨仅有的一条水泥路旁,竖立着一块高大的光伏项目介绍牌,上面写着:“阜南光伏扶贫PPP项目”,笔者查阅了当地媒体报道获悉,这是安徽省首个光伏扶贫PPP项目,中国知名的光伏企业协鑫公司2015年与当地政府达成合作。虽然是首个光伏扶贫项目,却不是唯一的。“光伏扶贫”一直是安徽省扶贫的重点工作,根据安徽省扶贫办的信息,2015年全省已经累计建成户用光伏扶贫电站31350座、9.4万千瓦,其后安徽省还将继续在31个重点县,862个贫困村建设村级光伏电站,累计发电量可达20.172万千瓦。由此可见,安徽省有意将“光伏扶贫”打造成其精准扶贫工作的重点。
 
而位于张寨的光伏扶贫项目更是重中之重,根据2015年7月份发布的《安徽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实施光伏扶贫的指导意见》,阜南县是5个试点县之一,可以说张寨的光伏扶贫项目已经成了政治上的样板工程,介绍牌上的一段话展示了当地政府对于该项目的无比乐观预期:“项目建成后,预计每年可创产值1.2亿元,实现受益贫困户家庭年均增收4000元,受益贫困村集体年均增收7万元。”穷乡僻壤,来了一个亿万级的大项目,按其初衷,也是造福百姓的扶贫项目,看上去这本是一件大好事儿,但最后却成了张寨村民的“大坏事儿”:土地被强征强用。


据张寨的村民介绍,政府发动的光伏扶贫项目共需要一千多亩地,征用张寨近150亩耕地,被征用的土地数量虽然不大,但张寨自身的耕地资源很紧张,整个村组60多户人,却只有360多亩,一个光伏扶贫项目就占了整个村三分之一强的耕地量,这显然会对村民的生活造成不小的影响。笔者了解到张寨有一半多的人口还在村里种地为生,以小麦和高粱种植为主,收入微薄,青壮年劳动力都外出打工以补贴家用。一个如此关乎百姓民生的决策,当地政府并没有向村民解释太多,一位村民告诉笔者,“去年快秋收的时候,突然向我们提出来要用地,做光伏项目,具体干啥用,我们也闹不清。”一位比较熟悉情况的村民告诉笔者,在今年一月份的时候,阜南县政府工作人员到村里来开会,也没有挨家挨户地把这事儿给讲清楚,“工作做得很不到位,最后那天就闹起来了。”


实际上,张寨村民对本村土地问题早有不满,此次被征用的耕地中有144亩已经被租用了很长一段时间,据称十二年前,一位外村的丁姓皮革厂老板,以220元/亩的租价向村民租用了12年,当作林地使用,在这期间,租金一直没变,村民对此颇有不满,“租的时间太长了,小麦都翻了几番,当年定的租金都没变。”2015年,十二年的租期到约,老百姓巴望着把田拿回家,政府又出面要拿走地做光伏项目,哪想这次给出的租地条件更让村民接受不了。

根据村民的介绍,这次土地征用形式有两种,一种是以38200元/亩的价格征收25年,另一种是租用25年,每年的租金为767元/亩。在不少村民看来,土地租金和租用时间都不能接受,一位村民给笔者算了一笔账,“一亩地我们老两口种,刨去种子农药化肥的费用,一年最少有1200元,它租金只给七百多,太少了。”笔者随后查阅了安徽省2015年2月份发布的《关于调整安徽省征地补偿标准的通知》,其中对张寨所在的王化镇统一年产值预估标准为1820元/亩,不仅高于村民的预估,也远远高于每亩七百多的年租金。不仅租金的价格不合理,25年的租期对于很多村民来说也很过分,这种长期的租用实质上和永久征收土地也并没有多大的区别,年老的村民开玩笑道,“我今年65岁,还能活25年吗?太长了!”

地价贱,租期长,自家的耕地就这样以苛刻条件被征用了,张寨的老百姓自然很不满,不过即使这样,不少村民也已经签署了合同,同意租让自己的土地,其中的酸楚只有亲眼看到农民脸上的无奈才会明白,笔者就采访到一位签过合同的村民,而他甚至根本不知道合同的内容,“我又不识字,他们让签我就签了,不签咋办呢?人都被抓了。”经历了那场正面冲突后,沉默和恐惧掩盖了村民的不满。笔者在张寨村走访时,村民提及此事,要么缄口不言,要么一句“不知道”。而那位最早将视频上传网络的年轻人也被当地警察拘留了三天,阜南县为此还特别召开的一场政府新闻发布会,声称他歪曲编造“县政府、镇政府领导带人打老百姓”的不实信息,并最终以“散布谣言扰乱公共秩序”的罪名,将其行政拘留3日。


村民的耕地被强行征用,村民的不满被强行压制,张寨村陷入一片的肃杀的悲哀中,村民为了自保戒备心很重,甚至一度怀疑笔者是政府的“探子”,笔者也因此不得不提前结束了这次调查。
 
类似张寨的暴力征地事件并不少见。2014年10月14日晚,一组云南昆明市晋宁村民与开发商大规模械斗的现场照片在网络流出,未眠的网友们看到了卡车装着成群穿着黑衣制服的人,街头有人被村民捆绑手脚,有人戴着警用头盔,手持警用盾牌,木棍,石砖,有人点燃了汽油。截至15日,事件已致8死18伤(新浪网,2014年10月16日)。其中企业施工方6人,村民2人。网传多名男子被烧死的照片实确为现场图片。2015年7月24日下午,山东省日照市莒县店子集镇刘店村发生大规模持械斗殴事件,场面血腥惨烈。当地村民称,事发因征地问题。当地派出所证实称,冲突双方各有约50人,为刘店村村民和该村村干部及亲属,冲突因土地问题而起。(中国青年网7月29日)
 
在媒体报道农村暴力征地的新闻时,往往从村干部的工作方式、征地补偿机制总结暴力产生的原因,幻想换一种工作方式和增加补偿金额就能就能避免暴力征地的发生。然而,土地不仅是农民的命根子,也是工业化、城市化和现代化发展必不可少的资源。市场和资本占霸权地位的发展方式必然要求将所有可以利用的资源商品化,将它们纳入积累和盈利的链条当中,以农民的切身利益为代价为开放商提升利润率,为政府创造税收和政绩。原子化的农民在面对政府和资本的双重压力时,即便奋力反抗,也会终于难逃被剥夺的命运。农村征地越来越普遍,伴随着征地引发的各类矛盾也日益突出,并不是改变征地方式就能解决的。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