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蒋高明:生态农业是相信自然、相信物种的力量

2016-1-1 00:00

原作者: 蒋高明
食物主权按:
今天是2016年的第一天,人民食物主权论坛预祝各位新年新气象,也希望中国的农业、农村和农民在新的一年里有一个新的开始。今日推送的蒋高明老师的这篇谈话式文章,正正给我们的农业和农民展示了一种新的可能。不同于以往化工农业无限剥削生态环境、农民和市民的健康和多种权利,蒋老师的生态农业相信物种自己的力量,试图重建自然生态系统;在这个农场系统里,自然物种、农民以及消费者和谐共处。

尽管当下生态农业的实践并非一帆风顺,不过依然值得我们坚持下去并不断探索。在这个对未来缺乏想象的时代,我们必须寻找新的可能新的力量,为我们的土地,为尚未争取到食物主权的我们每一个人!新的一年,与诸君共勉!


今天我们讲博物学,实际上大家知道,我是搞生态的,学了三十多年,什么叫生态?我认为生态是生物生存的智慧,蚂蚁在洞里面,人就要在地面上,鱼就是在水里面。我们现在有很多产业的发展是围绕食物生产来的,如果我们换一种思路,不用这么多化肥,我们用生态学的智慧。我们创立的生态农场、同时也作为我们的科研基地作为一个案例,证明不用那么多农药,除草剂,依然可以高产,这是我想和大家分享的。

三十多年来我们走过了先污染后治理的黑色经济模式,我们经济一直是以两位数速度在发展,GDP今年可能下降了,降到6.5左右,对经济不是好事,但实际上对我们生态是好事。我们付出了巨大的环境代价:像原始森林都已经找不到了,可能在青藏高原和东南地区有一点,但是非常稀少。大量水土的损失,大家想沙尘暴带走的是什么,我们东北黑土层消失的养分,如果地表系统没有土了,这个退化系统相当严重,恢复起来相当慢。

现代化工农业也是雾霾污染推手

如今的雾霾的问题到底是什么?实际上是伦敦烟雾事件和美国光化烟雾事件的混合体,我们既有以硫为污染物的排放,还有氮氧化物,是这两个的混合体。像蕾切尔·卡森在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就发出这个呼声,关心环境问题,她当年所提出的环境问题在今天的中国重演,伦敦当年的环境污染导致1万多人丧生,主要是煤炭燃烧,释放了大量的硫化物。其次是汽车尾气的氮氧化物。洛杉矶的光化学物污染事件主要就是由于汽车排放尾气造成的。

二者混合而成了今天的北京的雾霾。

其实,现代农业对雾霾也有“贡献”,大家知道生产化肥的时候,燃烧煤炭也会释放大量氮氧化物,这些氮氧化物都是雾霾的前身。而且生产出来的化肥等化学药剂,并没有被庄稼吸收,庄稼吸收很小的量,不到30%,百分之六七十都在污染环境。还有一个问题,当年秸秆是作为能源或者饲料利用的,由于经济发展,由于电越来越便宜,使得秸秆失去了它的用途,造纸大家也不愿意用秸秆做纸浆,所以秸秆的焚烧也造成了环境污染。

所有的河流湖泊都成了下水道

除了雾霾,看看我们的水,中国的水尤其北方面临两个问题,一个是总量上的减少,一个是质量上的污染。总量上的减少,这里不展开。就说质量上的污染。

如今污水排放量已经远远超过水环境承载能力,当时我们很小的时候水捧起来就喝,现在这样的水已经很难找到了。农业面临着工业污染和生活污染。

大家可以看长江,因为有沿江五大钢铁基地,七大炼油厂,全国两万多家化工企业的一万家分布在长江流域,大家想想为什么要这么布局,这布局从经济学角度是非常合算的,把产品让长江来运输,同时把污染物交给长江,长江把它运到海里去,厂区是安全的,但自然生态承受不了。还有一些企业是非常的短视,或者是资本的血腥性暴露出来了,为了躲避罚款,为了躲避媒体指责,他竟然一次性投入,各展神通,甚至把排污口设在厂区四十公里以外,还有向地下排的,还有向河流排的,各种各样的方式排污。甚至有一些工厂,本来有排污设施,但是它不用,就是为了省钱,应付检查。这样的国家应该严格打击,尤其是向地下水的注入污水,是很难清理的,实际上是在犯一种投毒罪。

太湖,江南最发达的地区,涉及两个省,浙江省,江苏省,这个流域贡献了全国GDP的1/4以上,可是它的水怎么样呢?大自然会有一个答案,有人说太湖水五十年代淘米洗菜,六十年代洗衣灌溉,七十年代水质变坏,八十年代鱼虾绝代,九十年代怪病多癌。尤其2007年爆发了蓝藻污染,引起了中央的重视,最终有专家出主意说怎么治,有人说拿化学药品杀死蓝藻,不行,杀死了蓝藻,化学物质进去了,最后出了一个比较简单的办法,就是以邻为壑,引长江水冲太湖水,这个也不是科学的治理方法。太湖可能暂时变清了,太湖蓝藻问题并没有解决,目前我还发现有一些媒体报道,太湖蓝藻还有卷土重来的时候,这样就把污染转嫁到近海,陆地上的蓝颜色到海洋里变成赤潮,我们近海有200多个海水监测点中,发现有2.9万平方公里的海水面临赤潮污染问题,赤潮可能对它的养殖业,对沿海旅游业产生比较大的影响,这个是我们水的情况。

发展牺牲森林和草原生态系统

再看我们森林,自然生态系统很大的以林为主的,有六大类型,热带雨林,温带森林,亚热带森林等等,这些有林的地方,退化也相当严重,除了西南、东北、天山山脉还有少数原始森林,其他原始森林全部退化,当然我们国家也非常努力,这几年年年植树造林,我们增加了一些森林,但是增加的是以森林灌木林,人工林为主,林的质量下降,我们知道真正的森林系统,不需要浇水,不需要打药,不需要施化肥,但是人工林就不行,很多人把经营森林变成经营作物一样经营。更有甚至,对森林资源进行赤裸裸的掠夺。譬如大树进城,很多高档小区,将乡村的几十年的大树,通过偷盗、购买等方式,运进城里。城市繁荣过程中是牺牲乡村生态的,把农民的树木搬进城市,到现在农民没混上户口,但是他们家的树木早就进城了。我们知道国家绿化委员会已经在十几年前下达禁令,不准大树进城,但是这个产业链依然没有斩断,他们有一个行话,从山上偷下来的树较山货,自己培育的叫大苗,这是天然的红松,从沂蒙山区移到青岛。大家看新规划的城市里面,大树很多是进城的,所以我们考察一个城市是否成熟,如果有很多大树进城,说明这个城市非常浮躁。

还有我们草原牧区,内蒙古、西藏、青海、新疆等13个省区200多个牧区出现退化,这种退化造成生产力下降,水土流失,沙尘暴,这些区域人口很少,只占全国人口的3.4%,但是它占国土面积是41.6%,现在咱们多强调草原的生产功能,但是它的牛羊肉产量越来越少,整个草原地区占全国不足20%,为了这么点牛羊肉,使我们生态治理的压力相当大。这些年为了羊绒产业,牧区大量养殖山羊,山羊对草原破坏非常大,尤其当时牧民觉得山羊经济效益高,淘汰了绵羊,发展山羊。草原退化以后,造成虫鼠害,祸不单行。草原是个健康的,虫鼠害就不严重。

我国荒漠化土地98.5%来自新疆、内蒙古、西藏、甘肃、青海、陕西、宁夏、河北。我们这个课题组十五年前是治沙尘暴,最近我们在做农业,为什么面临这样的转变呢?因为沙尘暴自己在减轻,当然这不是多少令人高兴的,这几年由于气候变暖,确实出现暖冬,西伯利亚的风不怎么刮了,冷风少了,污染物排放不出去,造成雾霾越来越严重。

“把物种请回来”:
生态农场重建自然生态系统的尝试

我们的生态农场,正是这样做的,我们的标准是“六不用”,即不用化肥、不用农药、不用农膜、不用除草剂、不用人工合成激素以及不用转基因。我们的农场,相当于做了一个生态学试验,这个试验已经监测了十年,把这些物种请回来。我们这个模式注重的是对生物多样性的管理和保护,目前整套模式的执行链条是募集资金,用资金支持和带动农民,农民管理物种,物种与物种之间相辅共生:链条上的每一个环节都产生了增值效应。

咱们主流农学家以为要学美国,要和它拼,拼价格,美国的农产品便宜,规模化经营,一家种一万到十万亩地,可是我们中国没有这么多地,我们只能拼质量,高的投入高产出可能是更可行的做法。

农田里有这么多害虫,但是这些害虫完全可以用更方便的办法,用物理的方法做处理,使它的量下降而不是升高,我们用物理方法抓害虫,教农民怎么用诱虫灯,围绕这个技术我们已经有十二个专利,都比较成熟。而不是依赖使用大量农药。

最关键的是这样的话能否得到高产,非常高兴的告诉各位,我们已经得到高产,把低产田变成高产田,如果用这样的模式推广下来,中国有6亿亩耕地就可以满足中国的口粮。这里面的一些效益也增加了很多,还有果园也做了一些试验,我们做试验做成功以后,把三个村的烧秸秆问题解决了,就不会排放雾霾。

我认识一位村民,他种植果园的时候,他放二十多种农药,打二十多遍农药,但是我们接管过来以后一遍不打,我用生态的办法。我问你当时打那么多药你不难受,他说忍忍就过去了。然而这种自欺欺人的说法最终也没有让他“忍过去”,老人后来患癌症去世了。他怎么去世的?他自己打的农药,渗透到地下水,他是喝地下井水的,结果农药残积在体内,最后就得癌症了。

其实,农业之所以大量人才流失,非常重要的是农产品价格卖不上去,今年山东芹菜五分钱一斤,农民索性就不要了。我们农场当地的一个村民,叫蒋高玉,他跟着我在家学养鸡,现在也不出来打工了,每年收入十几万,超过打工的收入。我有一个蒙古女孩研究生乌云塔娜,我们在这儿卖我们高级的产品,我们的小麦别人卖1块,我这儿卖10块,生态农产品价格高,但大家想想我们健康怎么保证,没有好的食物,病是慢性病,慢慢生长起来的,你的收入10%买安全的食物,就把农业带动起来了,她毕业以后有一个外企把她聘过去。这样我们学生态学的就不用做坏事了。当然还有一个副产品,我们这种生态技术能把温室气体逆转,从碳的释放变成碳的吸收,一公顷一年11.5吨的二氧化碳量。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